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61

Chapter 61

        chapter                08                燎(二)



        两人话刚说完,                沈寂手上的电话早已拨通。



        响了没两声,那头接起来。



        行过军的铁血男儿,大都性情豪爽耿直,                大家伙入伍后同吃炊事班,                同住军营,朝夕相处,                建立下的情谊自然非同一般。



        蛟龙当年那一辈的队员,共同执行过多项重大任务,出生入死数十回,                关系都好得像亲兄弟。



        沈寂脸色很沉,拿着手机摁下公放键。



        边儿上的温舒唯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两只手无意识地绞握在一起,                指节泛起青白色,                暗自祈祷。

        丁琦也是眉头紧皱屏息凝神。



        不多时,                一阵轻微的电流杂音后,                听筒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嗓门儿,万年不改的客气含笑,                语气听着似乎很是诧异惊喜:“寂哥?怎么忽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啊?”



        听见何伟的声音,温舒唯和丁琦紧绷着的神经这才稍稍一松,                同时长呼出一口气。



        “你这会儿在什么地方。”沈寂低声问,                语速稍有些快。



        “老家,                馆子刚打烊,正和我媳妇一块儿收拾呢。”何伟到底是个退役军人,多年的特种兵生涯赋予了他极高的敏锐度和感知力,                只一瞬,                他便从沈寂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了些异常。



        电话那头顿了约两秒钟,又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隔得有些远,不甚清晰,隐隐问了句:“老公,谁给你打的电话呀?”



        又听见何伟把手机拿远,随口笑回了句:“老战友,打个电话来叙叙旧,没别的事儿。”



        电话那头的女人显然性子温柔,闻声笑笑,说:“那你出去聊吧,我先把地扫了。”



        “你大着肚子就好好休息,放着,待会儿我回来扫。”



        随后便是一阵脚步声。



        周围环境变得嘈杂几分,何伟似乎走出了自家面馆,到了外头,依稀有车轮碾过泊油路的声音和汽车鸣笛从听筒里传出。



        又是阵打火机点烟的声音。



        何伟静了静,再开口时语气明显微低,问:“寂哥,出什么事儿了?”



        沈寂没有语气地说:“超子让人给炸进了医院,我刚从病房出来。”



        “什么?”何伟大惊,“那现在超子情况怎么样?”



        “那小子机警,察觉不对劲儿立马就跳窗逃了出来,背上受了些伤,没有生命危险。”



        “那就好。”何伟又是愤怒又是疑惑,追问道:“是意外?还是?”



        沈寂静默半秒,答:“人为。”



        “……前些日子,云城的爆炸案上了微博热搜,我还专门浏览了这条新闻。”何伟说着一顿,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这两件事儿不会有什么关联吧?你没事儿吧?”



        “案子还在查,已经有点儿眉目了。”沈寂语气微寒,道,“这段日子不太平,有些老朋友想回来找咱兄弟几个叙旧,你自己多注意。”



        何伟当年是队里的狙击手,枪法头脑都是一流,几秒不到,他便已将对方别有深意的暗语自动消化解读,沉声道:“好,我明白了。”稍一停,又道,“好几年没见,这些老朋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记性差,怕打了照面也认不出。”



        沈寂说:“这个朋友做水路生意,左眼有点儿毛病。”



        何伟暗暗咬了咬牙,回:“知道了。寂哥,你们也多保重。”



        “马上就是要当爹的人。老何,照顾好你媳妇。”



        “……”听见这话,电话线那头的何伟明显一怔。听筒里静了足足数秒,才笑了下,语气温和下来,“知道,谢谢哥。”



        “挂了。”



        电话挂断。



        夜色冷风中,沈寂唇微抿着,脸色寒冽,情绪不明。他在原地站了会儿,又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拿在手里倒过来,抖出两根,一根往嘴里一塞,一根随手给旁边的丁琦丢过去。



        丁琦把烟点着,抽了口,忽然失笑出声,凉悠悠道:“何伟那小子居然都快当爹了,唉,看来咱哥俩是真老了。”



        沈寂抽着烟,白色烟雾背后的眼睛被熏得眯了下,目光穿过浓黑夜色落在未知的远方,没有出声。不知在想什么。



        温舒唯扭头,视线在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之间扫视一圈儿,皱起眉毛,“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我再让那个姓易的催催于小蝶的通缉令。”丁琦叹气,“事态远比我们最初以为的严重。这个侏儒女,行踪诡秘,而且还有一帮杀手同伙。都是群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想要抓住她,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这时,沈寂忽然开口,寒声道:“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丁琦一个白眼直接翻到了天上,“沈队长,沈大佬,沈爸爸!老子是个国安警察,你真以为我是好莱坞的碟中谍007、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啊?现在离咱们今晚碰头还不到四个钟头,你就让我摸清楚于小蝶这些年的行踪去向,老子上哪儿给你查去!”



        沈寂冷眼瞅着丁琦,两秒后,随手把兜里还剩十几根的烟连着烟盒全给他丢了过去。



        丁琦抬手一把接住烟盒,抛着一掂,挑挑眉,“呵呵,一盒中华就想收买全中国最顶尖的国安警?”



        温舒唯:“?”



        沈寂冷淡得很,面无表情道:“再加一瓶飞天茅台。”



        温舒唯:“???”



        “好,”丁琦闻言,眼睛噌的冒起两束光,一拍手,朝沈寂竖起根大拇指,“这可是你说的,大佬豪气!”



        温舒唯:“……”



        那头,丁琦边说边把那盒中华给收进了衣兜里,而后笑眯着眼,很满意地拍拍兜,曼声道:“要不怎么说咱俩是军警界的合作楷模最佳拍档呢,要说这世上谁最了解特工小丁的业务能力,还得是寂哥您哪。”而后稍微一停,扬起一侧眉尾,“就这四个钟头,我还真摸出了点儿名堂。”



        温舒唯额头滑下一滴豆大的冷汗,急得跺脚,“你这时候可就别装逼卖关子了,快说呀!查到了什么?”



        丁琦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下,而后才轻哼一声,两手抱肩往后头的白墙一靠,说:“我动用了一点儿地下关系,查到,樊正天死后,于小蝶辗转到了淮市,被当地的福利机构发现,又当做儿童给送进了当地的一家福利院。”



        “福利院?”温舒唯诧异,脱口而出道,“难不成又被人给收养了?”



        “还真被嫂子你说中了。”丁琦扬眉,“这个于小蝶,极其善于伪装,她在福利院表现得天真无邪乖巧听话,加上模样长得还不错,进去的第三个月就被一对三十几岁的青年夫妇给收养走了。但,非常离奇的是,收养于小蝶的第二年,这对青年夫妇家里忽然电线短路起了一场大火,两个人双双葬身火海,于小蝶再次沦为孤儿,回到了福利院。”



        一番话听得温舒唯毛骨悚然。她抿抿唇,道,“这个于小蝶,第一任养父坠山身亡,第二任养父是个涉黑的恋|童癖,也死了,第三任父母又离奇葬身火海……真是够邪门儿的。”



        沈寂掸掸烟灰,眼也不抬地淡声说,“继续。”



        “这对夫妇被火烧死后,于小蝶在福利院就被其它孩子给孤立,连福利院的院长和老师都觉得她是个灾星,很晦气。”丁琦接着道,“之后再有人想来□□,他们也就不推荐于小蝶了。”



        温舒唯皱眉,“那之后她就一直待在福利院?”



        “不。”丁琦摇头,“2017年年初,一个男人从福利院接走了她。”



        “又是收养她当女儿?”



        “这个男人自称是于小蝶的舅舅。”丁琦道,“并且还向福利院出具了许多的证明资料。”



        沈寂:“这个‘舅舅’是什么人。”



        “根据这人提供给福利院的资料,他叫刘飞扬,淮市人,职业是某艺术院校的辅导员,已婚,没有子女。”丁琦回话,“但很显然,这些信息全系伪造。”



        “知不知道他真实身份。”



        “……”丁琦闻声,一口烟深深吸进肺里,叼着烟眯着眼,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对折好几次的彩色打印纸,递给沈寂,含混道:“喏,来不及拿照片纸打了,凑合着看看。”



        他接过那张彩色纸张,展开,低眸,借着走廊灯光眯眼审度。



        边儿上的温舒唯按捺不住好奇心,也悄悄上前看那张纸。



        彩打纸上的男人看着挺年轻,年龄应该还没超过三十三岁,黑短发,五官立体,长得是真的可以,眉宇间有种消沉颓废的俊气,乍一瞧,竟有种民国时期世家公子哥儿的况味。



        “百里洲。”丁琦说,“樊正天倒台归西前,他表面上是正天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实际上是樊正天手下的头马,帮樊正天看场子,包揽所有见不得人的灰色勾当。樊正天与警方的那场生死枪战后,这个人和于小蝶一样,人间蒸发。”



        “我知道了!”温舒唯一拍脑门儿,“于小蝶跟这个什么洲都是樊正天手下的人,以前肯定就认识。他应该就是于小蝶的同伙!”



        沈寂一根烟抽完,掐了烟头随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没吭声。



        温舒唯又看向丁琦,连声道:“那,不如你把这个人的照片也给易警官发过去,和于小蝶一起通缉?”



        话音落地,一阵秋风扫落叶的声音。



        沈寂侧过头,直勾勾盯着身旁的姑娘,抬抬手里的彩色纸,微抬眉,“你见过他杀人放火?”



        “……”温舒唯被问得一愣,摇摇头。



        “你见过他做别的坏事儿?”



        “……”她依然摇头。



        “你见过他?”



        “……没。”



        沈寂抬胳膊,大掌在姑娘的后脑勺上轻轻撸了把,调子低柔宠溺又好笑,“这位小姑娘,长点儿心,警察抓人要讲证据,知道什么叫‘空口无凭’不?”



        “真复杂。”温舒唯颓然地叹了口气,小肩膀一垮,摊摊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不说话了,你们继续。”



        丁琦目光重新看向沈寂,道:“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百里洲,于小蝶,吉拉尼……”沈寂微闭上眼,食指关节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扣眉心。



        其余两人都不说话,周围安静无声。



        片刻,沈寂撩起眼皮,沉吟道,“吉拉尼是全球通缉犯,要入境中国,难比登天,背后一定有不小的势力暗中相助。一个百里洲一个于小蝶,只怕不够格。”



        丁琦用力皱眉,隐约明白点什么,“你的意思是……”



        沈寂勾了勾嘴角,毫无笑意地笑了,视线移向丁琦,“你不是一直想查梅凤年的老底么?机会来了。”



        *



        夜风忽凛,空地的枯黄树叶被吹起来,打着旋儿四处翻飞起舞,落到几人脚边。天上云层渐浓,俨然一副快下大雨的架势。



        “真是。本来平时工作压力就大,每回一见你沈队长,我这头发就得多掉几把。都快秃了我。”丁琦从沈寂手里把那张彩打纸接了过来,重新叠好放回上衣口袋,嘀咕道,“这些破事儿,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唉。”



        丁琦用三十岁的脸叹了口八十岁的气,摇摇头,收好了彩打照片回转身,正要继续跟自家大佬哥们儿说些什么,却刚好瞧见如下一幕:



        风凉飕飕地吹着。



        小姑娘似乎穿得有些薄,让风一吹,一张脸顿时冻得微红,两只手下意识掬起来,对嘴呵了口热气儿。他家大佬哥们儿见状,皱起眉,一伸手就把姑娘娇小的身子整个儿给勾进了怀里,敞开外套,将人裹住。



        两个人霎时贴得严丝合缝,跟一对连体婴似的。



        不光如此,他哥们儿还把人姑娘的一双小手给捏住,放在掌心里,面无表情地搓搓揉揉,跟搓面团似的。姑娘脸蛋儿瞬间红透,不好意思地想把手往回抽。



        一个想躲,一个拽着不放,无声地打情骂俏,卿卿我我。



        丁琦:“……”



        又是一把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特工小丁哑声,悻悻把滚到嘴边的几句话给硬生生咽回来,默默裹紧了自己的小外套。在意识到自己十分之多余后,他心里酸溜溜的,轻哼一声,撂下句“先走了”便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背影毅然决然,十分的萧瑟孤独。



        温舒唯瞧见了,赶紧扯着嗓门儿冲那背影大声喊:“再见啊丁琦同志!路上小心。”

        丁琦没回头,抬起只右手很潇洒地挥了挥。



        两人一道驱车回住处。



        之前家里欠费停电,出来一趟正好也就把电给充上了。两人前脚刚踏进家门,外头便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下起了瓢泼大雨。



        温舒唯摁亮开关,在玄关处边换鞋边庆幸道:“还好我们动作快,不然都得成落汤鸡了。”



        沈寂没说话,盯着她的背影看几秒后,一伸手,撩起她一缕乌黑的长发捻了捻。



        温舒唯有点奇怪,转过头来,“怎么?”



        “这么大个姑娘,降了温出门也不多穿点。”沈寂嗤了声,直勾勾瞧着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轻轻一晃,“是不是故意想让我心疼。”



        “……谁故意。”温舒唯脸发热,心生窘迫,伸手把自己的头发从他掌心里抽回来,往后挪几步,小声嘀咕道,“这不是情况紧急么。”



        “躲什么。”沈寂挑眉,伸手环住她腰,一把将人捞回来,微眯眼,嗓音刻意压低,“怕我吃了你?”



        “……”温舒唯动了动唇正要说什么,却忽的脚下一轻,被对方一把打横给抱了起来。



        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抬起双手抱住他脖子。



        沈寂脸上没什么表情,抱着怀里的姑娘自顾自往卧室走。



        温舒唯瞪着头顶那副棱角分明的漂亮下颔骨,胸腔里砰砰乱跳,紧张得手脚都开始发麻――来了来了,这一刻终于还是在今晚来了么?



        她脑子里一通胡七八糟思绪乱飞。



        进了屋。



        沈寂弯腰把温舒唯放在了床上。



        温舒唯羞窘得满脸通红耳根滚烫,下意识就缩着往后躲,不敢看他,两只手忐忑地绞着被子,眼神左右乱飞东张西望,有点儿结巴,“……那什么,你今天心情是不是不太好……不然,我们下次吧?听说男生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啥,比较粗暴,我觉得不太妥。”



        边儿上响起拉抽屉的声音,然后关上,最后是逐渐逼近的沉稳脚步声。



        “……”她更紧张,胃部抽抽都快吐了,脑袋几乎埋进胸口。半秒后,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吐出来,似乎下了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