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60

Chapter 60

        chapter                08                燎(一)

        温舒唯一听这话,                当即变了脸色,裹着被子跳下床,以最快的速度从行李箱里随便找出件白色卫衣和牛仔裤穿在身上,                又从箱子底部拿出一双从家里带来的运动鞋,                边换边焦急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又发生爆炸案?”

        “现在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沈寂语气很低,                唇紧抿,脸色不善。他说完顿了下,又拉开衣柜中部的第一个抽屉,                从里头拿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收进夹克内兜。

        温舒唯动作很麻利,两分钟就把衣服鞋子穿戴完。接着扭头看沈寂,                说:“我收拾好了,                现在就能出发。”

        沈寂视线落在温舒唯身上,                打量一番,                又弯腰从开着的行李箱里找出一件灰色风衣外套披在她肩头,说:“夜里风大,                多穿点,别着凉。”

        温舒唯朝他露出个笑,                点点头。

        沈寂没再出声,                牵起她转身大步离去。

        十一月已是深秋,                云城地处南方,晚间雾重风寒。刚出单元楼,一股刺骨凉风便从东北方扑面袭来,                温舒唯头发还是湿的,                让这阵夜风一吹,不由“啊”的一声打了个喷嚏。

        她裹了裹风衣外套,                下意识把两只手放在一起对搓取暖。

        沈寂察觉,握住她两只手捂了捂,温热暖流霎时从他掌心淌进她四肢百骸。他看一眼她披在肩头的湿发,眉头微微拧成一个结,沉了嗓子:“洗了头发怎么也不吹干?”

        “……”

        温舒唯被这句话问得硬生生呛了呛,静默半秒,脸再次不争气地红了,眼一瞪,望着他小声斥道:“你好意思问我?还不是怪你太饥|渴。”

        刚洗完澡,她连身上的水都还没来得及擦干,就被他二话不说地给摁着啃了顿,请问哪儿来的时间吹头发?

        闻言,沈寂静默几秒钟,不说话了。怕她湿着发会受寒,索性胳膊一收将她揽进怀里,自己身体挡住风,护着她一路往停在车位上的黑色越野走。

        上了车,温舒唯正扣着安全带,余光里看见沈寂绕到了汽车后侧的后备箱前。

        她有点狐疑,伸长了脖子往后打望,只见他拉开后备箱,拎起隔层,从里头的一个方形盒子里取出个什么东西,又啪地合上后备箱门,折返回来。

        “给。”沈寂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围上。”

        温舒唯接过来一看,见是一方宽大厚实的羊毛围巾,浅灰色,粗线织,摸着光滑柔软,质量挺好,干干净净的,看着像是很多年前的男款。

        她抬头看他,“这是你的围巾?怎么放在车上。”

        “这围巾是我爸的。”沈寂从驾驶室那一侧上了车,边系安全带边回她,冷静淡漠,语气里没有多余情绪,“他有一年来我姑姑家串门儿,把围巾给落下了,姑姑洗过之后一直没机会还给我爸。她搬家之前清理东西,把我爸的所有东西都放在一个盒子里,让我转交。”

        温舒唯听完一怔,脱口而出道:“所以你就把那盒子放在车上,都不让叔叔的东西进你家门?”

        沈寂目光直视着前视窗外,自顾自发动引擎,没有说话。

        温舒唯垂眸,看着手里的围巾低低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似的说,“真不明白。你和沈叔叔明明是父子,却闹得像一对仇人,明明彼此都很关心对方。”

        沈寂还是没吭声。

        温舒唯见他不想谈这个话题,也识趣,不再继续,只是把围巾叠好放在了一边儿。

        沈寂侧目瞧见了,皱眉,“捂上。”

        “谁秋天就往脖子上围这么厚的围巾。”温舒唯好气又好笑,“出门招人笑话么?”

        沈寂说:“我让你捂脑袋。”

        温舒唯摇头不肯。沈寂眯眼,腾出只手拿起围巾,抖开,三两下就把姑娘一颗脑袋给缠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睁得圆溜溜的大眼睛在外头,十分无语地瞪着他。

        “一直捂着,一会儿受了凉感冒的可不是我。”沈寂说,“不许摘,敢摘看我回去收拾你。”

        这位大佬向来是个敢说敢做的真把式,迫于其淫威,温舒唯敢怒不敢言,只好乖乖待着不动了。

        车里一阵安静。

        数秒后,她想起什么,脸色凝重几分,两手把围巾扒拉开一道缝隙露出嘴巴,问:“你刚才说,这次爆炸的伤者是你战友?”

        “嗯。”沈寂点了下头,脸色沉而冷,“是我带出来的兵,已经退役两年了。”

        “他也是云城人?”温舒唯问。

        “不是。”沈寂说着顿了下,续道,“外地的。早些时候帮兄弟出头,让人把腿给打折了,前几个月刚到云城这边的医院来做康复。”

        闻听此言,温舒唯不由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惊道:“你战友不是特种兵么?就凭你战友的身手,居然还有人能伤得了他?”

        沈寂侧头看了她一眼,“当过兵的同志,会对老百姓动手?”

        温舒唯怔住,一时没有答话,皱着眉,陷入沉思。

        沈寂收回视线,不再出声。

        车里再次安静。

        随后的一路便不再有人说话。

        数分钟后,黑色越野开进了云城市一家公立医院的大门。门卫大爷过来打了个手势,指挥着沈寂把车停到挂号大厅外的空车位上。

        熄了火,两人前后下车。

        出来得急,温舒唯包都没背,手上就抓了一个手机。她脑袋上朝着围巾,行色匆匆,跟在沈寂身旁箭步往挂号大厅走,刚要踏进大厅门口,沈寂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温舒唯侧目看了他一眼。

        沈寂接起电话,沉着脸道:“到挂号大厅了。”说完便挂断。

        数秒后,一道黑色的高大身影大步流星从住院部那头走过来,径直朝两人而去。温舒唯听见脚步声后抬头一看,是丁琦。

        “你可算来了。”丁琦的表情瞧着不太好看,余光看见沈寂身旁的温舒唯,微愣了下,点头打招呼,“嫂子也来了啊。”

        “现在特殊时期,留她一个人我不放心。”沈寂说,“周超情况怎么样?”

        “已经脱离危险了。”丁琦说,“这会儿人已经醒了,正在挂水,跟我来。”

        三人遂一道沿着走廊往住院部病房去。

        走到半道上,丁琦又感叹似的道,“说来,周超这小子真不愧是你们蛟龙退下来的人,机警得很。当时他正在诊所输液,爆炸发生之前半分钟,他察觉到不对劲儿,立马就拔了针往外头冲,撞了玻璃从诊所里跳了出去,只是后背被严重烧伤,否则那么多的□□,只怕命都没了。”

        沈寂唇紧紧抿成一条线,步子顿都不顿,没有出声。

        对比起其它疾病,烧伤科的病患所承受的痛楚显然要大许多,一走进烧伤科住院部,整个楼道上便都是伤员的痛苦呻|吟声。一阵接一阵,此起彼伏,宛若正在施刑的炼狱,听着教人心头发紧。

        不多时,三人在尽头处的一个病房门前站定。

        哐哐。丁琦抬手敲门。

        三人一道进了屋。

        病房是三人间,一张病床空着,只有两张病床住了人。除周超外,另一张病床的病患是一个几岁大的小男孩儿,在家中玩耍时不甚赚翻了煮沸的开水壶,造成大面积烫伤。

        此时,小男孩儿正撕心裂肺地哭着,男孩儿的父母围在床边心急如焚,又是心疼又是自责,难受得跟孩子一起掉眼泪。

        孩子的哭声,和满楼道伤患的呻|吟声,令温舒唯整颗心都揪起来。跟在沈寂和丁琦身后继续往前走,终于,在病房最里侧的病床上看见一个男青年。

        青年身形十分高大,有一米八几,由于烧伤大面积集中在背部,因此他是正面朝下趴在病床上,没穿上衣,背部抹了药,被一层薄薄的医用隔尘布盖着。从露在隔尘布外的背部肌群看,青年的身材还不错,肤色古铜,肌肉结实漂亮,两条胳膊屈起,垫在脑袋下。

        和整体大环境的呻|吟哭闹相比,青年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他非常安静,眼皮子垂着,正在闭目养神。仿佛背上的严重烧伤于他而言,根本无关痛痒。

        想必这就是沈寂和丁琦口中的退役军人,周超。温舒唯猜测着。

        沈寂在病床旁站定,沉声喊了句:“周超。”

        病床上的男青年并未睡着,听见这两个字的瞬间,他便睁开了眼睛。青年的目光很清明,并没有一般重伤患的浑浊痛苦。

        周超抬起头,看见站在床侧的沈寂,明显一愣,“寂哥?”似有些激动又有些难以置信,他竟动身想从病床上下来,这一系列动作牵扯到背上烧伤,疼得“嘶”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重的伤,好好趴着。”沈寂勾勾嘴角,笑了下,语气似故作轻松,“还以为自己好人一个?”

        看见自己军旅时代的老队长,这个二十六七的大老爷们儿竟腼腆地笑了下,像是瞬间又回到了十八岁刚当兵时候的大男孩儿,挠挠头,道:“真是的……受个伤还惊动寂哥和丁哥你们来看我,我还怪难为情……”又小声嘀咕,“幸好刚才把裤子穿上了,否则光个腚,我特么还不得被你们笑死。”

        这老战友性格有趣,温舒唯沉重的心情也不由缓和几分,噗嗤一声笑出来。

        周超听见小声,转过脑袋,这才注意到自家老大身边还多了个身形娇小、脑袋上还包着一个大围巾的小姑娘。

        周超一愣,“寂哥,这姑娘是……”

        沈寂伸手从后方托住温舒唯的腰,往前轻轻一带,淡笑着道,“温舒唯,你嫂子。”

        温舒唯也连忙动手把缠住脑袋的围巾给摘下来,朝病床上的大男孩战友笑眯眯地说:“周超同志你好,我叫温舒唯,很高兴认识你。”

        看见温舒唯的真容,周超眸光一闪显然怔了下,而后回过神,赶紧堆着笑脸道:“嫂子好,嫂子好……真对不住,我不太方便,只能这么跟你问好了。”

        “别客气。”温舒唯摆手,“你快好好休息。”

        几人又寒暄了两句。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进了病房。

        病房内的几人闻声转过头。

        温舒唯不由诧异地出声,道:“易警官?小崔警官?你们也负责这起案子么?”

        “短时间内接连发生两桩类似案件,我们怀疑这两件事是同一伙人所为。”着便装的老易和小崔也有些吃惊,目光在几人脸上来来回回扫视一圈儿,“还真是巧,你们和这起爆炸案的伤员认识?”

        温舒唯点头,“嗯,周先生是我男朋友的老战友。”

        “老战友?”老易低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心下琢磨着,面上若有所思。

        “易警官。”丁琦脸色微沉,道,“我发给你们的照片你们收到了么?”

        老易点头,“嗯,已经在走程序了,通缉令最晚明早就能下来。”他说着,伸出胳膊跟丁琦握手,笑了下,说:“这次的侦破工作,丁琦同志你帮了大忙,我代表丛云区刑侦大队全体成员向你表示感谢。”

        丁琦说,“谢什么,我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

        老易狐疑:“我不明白。”

        “我初步判断,你手上的案子和我手上的案子应该有些关联。”丁琦说着,余光一扫看了眼旁边的沈寂,挑挑眉,“更说不定,咱仨手上的案子都有关联?”

        沈寂眉目冷静,没有出声。

        老易和小崔警官相视一眼,都是一头雾水。

        几秒后,一道女声忽然从病房门口传进来,颇为不满地说:“你们这间病房在开茶话会啊,挤这么多人?”

        一行人闻声散开,一个胖胖的女护士推着液体车走了进来,环顾一圈,皱眉摆手说:“都出去都出去,病人要休息,人越多细菌越多,伤口感染的可能性越大,还想不想病人痊愈了?”

        老易从兜里摸出警官证,展示给她,道:“护士小姐,我们是公安局的,来办案,最多耽误病人十五分钟,麻烦你通融通融。”

        胖护士看了眼那张警官证,琢磨两秒,只能点头,说:“除了警察,其它人都赶紧离开。”

        “那我们先出去吧。”温舒唯笑笑,“就不耽误易警官他们办案了。”

        “对,我没什么事儿。”病床上的周超绽开一张笑脸,朝沈寂几人摆手,道:“寂哥嫂子,丁哥,你们都别担心,我命硬的很,阎罗王都不敢收。你们都回去吧!”

        沈寂动身两步走到周超跟前,弯下腰,在他肩膀上很轻地拍了下,“好好将养着,明儿我和你嫂子再来看你。”

        “好嘞!”

        丁琦又跟周超闲聊了两句。

        几人随后便退出病房。

        *

        住院部楼下的花园走廊上,路灯光线暗淡,四下无人,只有凉风静静地吹着。

        温舒唯被沈寂牵着手,走在他身旁,忽然道:“你刚才往周超枕头底下放什么了?”

        沈寂侧目看她一眼,语气淡淡的,“什么。”

        边儿上的丁琦嗤了声,笃悠悠道:“还能是什么?票子呗。”

        温舒唯诧异,望向丁琦,“你也瞧见了?”

        “嫂子,咱寂哥身手好动作快,小丁我的眼力见儿也不差啊。”丁琦两手环胸踱着步子往前走,又叹了口气,“周超这小子最讲义气,之前为兄弟出头,被人废了腿,这些年生活一直挺拮据的。不容易啊。”

        沈寂由着两人说,微眯着眼,在想事,从始至终没吭声。

        温舒唯又道,“真是太奇怪了。这件事会是谁干的?难道又是那个侏儒女?”

        “八成儿是。”

        “为什么?”温舒唯想不通,扭头望向沈寂,“你说她对我动手,是想警告你,那对周超动手呢?你和周超虽然是老战友的关系,过命交情,但为什么偏偏选中周超?这关系也太远了吧。”

        丁琦也皱起眉毛,摸着下巴百思不解,道:“是啊,我也觉着古怪,最先遇袭的是老沈,再是嫂子你,现在又加个周超,你们三个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共同点。”

        就在这时,始终一言不发的沈寂却冷不定开口,沉声说:“谁说没有。”

        温舒唯和丁琦同时转头看向沈寂,眼神里带着疑惑。

        沈寂撩起眼皮,盯着丁琦,缓慢道出三个字:“吉拉尼。”

        话音落地,周围似连风都有一瞬死寂。

        “……”丁琦着实震惊了,反应两秒,低声道:“难道是因为四年前你废了吉拉尼一只眼睛?当时执行这项任务的人是蛟龙突击队的前一批队员,你,宋成峰宋哥,小超子周超,还有何伟跟陈浩浩。”

        “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沈寂嗓音如冰,眸色冷进骨子里,“吉拉尼的一系列报复行动,已经开始了。”

        “吉拉尼入境了?”

        “极有可能。”

        “妈的。”丁琦两手叉腰一脚踹在墙壁上,低咒出声,“这个狗杂种在国际上臭名昭著,伤天害理无恶不作,让老子抓到他,非把他千刀万剐。”

        温舒唯听两人说着,沉吟须臾,忽然自言自语道:“这已经是第多少次了,会不会还有下一次?”

        沈寂和丁琦同时看向她。

        “如果真如你们推测的那样,那个坏人,还有下一步报复行动。”她沉声,“那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肯定是当年执行任务的其它队员。”丁琦接话,边思索边道,“陈浩浩还在役,老何今年刚退,前几个月刚结婚……”

        滴答滴答,两秒钟过去。

        温舒唯和丁琦猛然抬头相视一眼,异口同声地惊道:“何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