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57

Chapter 57

        chapter        07        溺(六)

        温舒唯怀疑这厮的语文八成儿是体育老师给教的。

        有时候,        她真想送这位解放军同志一面锦旗,上头提两行字——国家栋梁,骚得出神入化;军中榜样,浪得日月无光。

        好在,        在说完“就地正法”这一成语之后,        沈大爷那头就把捏她下巴的手给收回去了。稍坐正身子,一手把方向盘,        目视前方路况,        脸色寡淡漫不经心,        嘴角若有似无还挑着一丝笑,看上去心情十分不错。

        副驾驶室里,        温舒唯让他撩小脸儿绯红,        瞪着沈寂的侧颜想怼回去,嘴唇动了动,转念一想,        又忍住。

        算了。

        毕竟一大老爷们儿,血气方刚身强力壮,单身二十九年,这么饥渴,        也能理解。更重要的是,这位大佬的脸皮厚到出神入化,        指不定还会冒出什么更加惊世骇俗的言论。和他打嘴皮子仗,温舒唯觉得自己胜算不大。

        如是思索着,她清了清嗓子,准备将话题从马赛克成|人频道切换回绿色频道。忽的想起什么,        呀了声,急急忙忙道:“快把车往回开!快快快!”

        沈寂看她一眼,        眉微蹙,“怎么了?”

        温舒唯懊恼得抓抓头发,回答:“我早上把行李从家里拿出来了,就放在我们写字楼一层的前台,刚才走得急,忘了去拿行李!”

        “就那黑色行李箱?”

        “对呀。”温舒唯应完一愣,“你怎么知道?”

        沈寂继续开车,语气很随意,“我替你取了。”

        “啊?”温舒唯诧异地眨眼,“你怎么知道我行李放在那儿?”

        “你早上去上班的时候不是跟我发微信语音了么,当时你随口提了一句。”

        “我随口提了一句,你就记住了?”

        “嗯。”

        “……前台每天要寄放那么多东西,你怎么知道我箱子长什么样?”

        沈寂淡声道,“上回去姥姥家,看见过一次。”

        温舒唯闻言,瞠目结舌,不由自主便朝他比划出一根大拇指,由衷称赞道:“沈寂同志,你这记忆力,牛逼,佩服。”

        沈寂睨她一眼:“少拍马屁。”

        “……”

        前方路口正好红灯。沈寂停了车。

        “这么大一姑娘,还跟个小屁孩儿似的。”他侧过脑袋直勾勾盯着她看,一侧眉梢微扬,语气里几分无奈好笑几分宠溺。又伸手,揪着那翘嘟嘟的小鼻尖儿轻轻一掐,柔声低道:“小迷糊蛋儿一个,看你哪天离了我,指不定让人卖山沟里去。”

        温舒唯两颊一下起火,有点心虚又有点窘迫,默了默,底气不足地回了句:“我今天太忙,所以才忘了。我平时还是很细心的,不会丢三落四。”

        沈寂明显不信,不咸不淡地嗤了声,“是么。”

        姑娘闻言,两边儿腮帮子鼓起来,像只不甘示弱的小金鱼,正色说:“当然是。你看我以前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也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么。”

        “那不行。”

        温舒唯:?

        温舒唯茫然:“什么不行?”

        “疼媳妇宠媳妇照顾媳妇,都是我的任务。”沈寂手指一勾,轻刮她鼻子,“你都能把自己什么都料理好了,我多没存在感。”

        温舒唯:“……”

        温舒唯被这番听上去稀奇古怪莫名其妙、但又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的言论给震住了。她足足沉默了差不多三秒钟,才眨眨眼,有些迷茫地问:“你的任务是照顾我,那我的任务是什么?”

        沈寂看着她,“你的任务,就是让自己平平安安,开开心心。”

        温舒唯突的一怔,没有说话。

        “其实,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沈寂说着,忽然很淡地勾了勾嘴角,贴过去,唇印在她额头上,“看见你开心平安,我心里就觉得很满足,踏实。”

        温舒唯听他说完,鼻头没由来一酸,也笑,抬起胳膊,小手握住他瘦削冷白的手腕,捏捏,又抬得更高去捏他脸,低声说:“你就会说些好听话来哄我。”

        “你是我小媳妇儿,”沈寂咬她脸蛋儿,“我不哄你哄谁。”

        温舒唯噗嗤一声笑出来,耳根发热,两边嘴角的弧度却止不住往上翘,故意瞪大了眼睛,佯嗔道:“这位先生,你说起甜言蜜语来这么得心应手信手拈来,我真的是你谈的第一个对象么?”

        沈寂盯着她眼睛,“是。”

        “真的?”

        “真的。”

        她心里甜得要溢出蜜来,面上却不表现。漂亮的杏仁儿眼眯起来,摸摸下巴,“我怎么觉得有点儿不信呢。那你告诉我,自己这手撩妹神功是打哪儿学来的?”

        “这还用学?”

        “?”这回换温舒唯呆掉,“不用么?”

        沈寂嗤,让这傻里傻气的小狐狸气得低笑出声,手指捏住她的脸蛋儿轻轻一掐,嗓音出口,语气低柔得要命:“男人只要一遇上自己喜欢的姑娘,有些事就无师自通。”

        温舒唯好奇,“除了说好听话,还有其它的么?”

        “还有……”沈寂挑挑眉,眸色微深,目光凝在她脸蛋儿上打量两秒,而后大掌扣住她后脑勺,往自己摁过来点儿,唇贴近她耳垂,音量极低极低地道:“疼你。”

        温舒唯:“……”

        “那种疼。”

        她:“…………”

        两人正脸贴脸说悄悄话,就在这时,前方路口的红灯跳成绿色。沈寂目光从姑娘红成番茄色的脸颊上收回来,素来冷黑的眸子里带着丝柔和浅笑。

        黑色越野继续在马路上行驶。

        温舒唯脸上红云未褪,心跳砰砰,坐在副驾驶室里,心中莫名一阵忐忑,甚至连手掌心里都沁出一层细密薄汗。

        看看窗外,天已经暗下来,夜幕低垂,周围霓虹闪烁灯光斑斓。

        就在她脑子里迷迷糊糊神思乱飞时,汽车一阵减速,靠边停了下来。

        温舒唯抬起脑袋左右环顾,只见沈寂停车的位置,马路牙子上正好是一家便利店。灯火通明,门口收银台处站着一个年轻的店员小姐姐,正在百无聊赖地拨弄关东煮。

        她正狐疑,便听见边儿上传来道嗓音,没什么语气地说:“待着,我去买个东西。”

        沈寂说完,又倾身过来、习惯性在她粉嘟嘟的唇瓣儿上咬一口,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温舒唯目送那道高大笔挺的背影走进便利店。

        她咬了咬唇,捏手机的十根手指无意识地收紧,将机身攥得紧紧的。忍不住伸长了脖子、探出脑袋往车窗外观望——

        数米远外,沈寂在收银台前站定,背对着她,似乎正在跟店员小姑娘说要买什么东西。

        店员小姐姐本来都无聊得快打瞌睡了,见忽然进来这么一个大帅哥,瞬间精神一振。同时有点儿羞涩,边按照他说的去拿东西,边悄悄拿余光,不住地往沈寂脸上偷瞄。

        见此情形,温舒唯不由挑了挑眉毛,再次生出感叹:长着这么一张脸,本可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却偏偏过成了一个和尚。

        啧,可怜。

        不过,他去便利店是准备买什么呢?

        烟?打火机?温舒唯琢磨着,眼光一扫,瞧见男人落在置物盒里的那包还剩大半的软云跟绿色塑料打火机,摇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

        那会是什么?

        两人现在是驱车往他家的方向回,大晚上的,月黑风高,孤男寡女。再加上,那位饥|渴的大佬刚刚还有过把她“就地正法”巴拉巴拉的可怖念头……这么想着,温舒唯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一系列颜色小说的和谐片段。

        她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心跳越来越急促,脸蛋儿也越来越烫。

        好在,在温舒唯自己把自己烤熟的前一秒,咔哒一声,门开了,沈寂去而复返回到了车上。

        “……”温舒唯回神,干巴巴地咽了口唾沫,清清嗓子,故作镇定地在座椅上调整了一下坐姿。视线却东张西望东瞟西瞧,去看沈寂手上拎着的从便利店拿出来的透明塑料袋。

        唔?袋子居然不是透明的?

        里头装的什么啊……

        她有点急躁地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一只修长漂亮肤色冷白的大手忽然进入温舒唯视野。她一怔,只见那只大手从塑料袋里取出了盒什么东西,捏在手里,又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地递到了她眼皮底下。抬了抬,示意她接。

        那是个深蓝色的盒子,正方形,扁扁的。

        这种独特的包装,辨识度实在是高,温舒唯虽从未购买过,但逛超市的时候经常在收银台附近瞧见。

        看见这物件,姑娘眸光一跳,脸上噌一下便烧起两团熊熊烈火,没敢看第二眼,连忙侧过脑袋望向别处,不好意思极了,面红耳赤地低声道:“这种东西,你给我干什么?你自己拿着就行了。”

        沈寂:?

        沈寂盯着她看,短短半秒已明白过来。随后,他轻轻抬了下眉,故意沉着嗓,尾音微微拉长道:“你真不要?”

        “……”温舒唯脸红得要滴血,连连摆手。

        沈寂这回没说话,只是看着她,而后两手微动,慢条斯理地当着她的面,把那盒东西的外包装给拆了。

        温舒唯瞧见这一幕,惊得眼睛都瞪直了,不可思议道:“你干什么?你现在把这个拆了干什么……”她说着话,紧张得手指发抖,都开始结巴了,“我告诉你,这里大庭广众来来往往全是人,你不要乱来,你要是……”

        话音未落,包装纸完全拆开,露出一个铁质小盒子。

        温舒唯:?

        沈寂扭了扭脖子,自顾自从小盒子里倒出一颗浅蓝色的颗粒,随手丢进了嘴里。直勾勾瞧着她,腮帮蠕动,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咀嚼着。

        温舒唯:“……”

        温舒唯一下愣住,“这是?”

        沈寂说:“口香糖。”

        “……”

        “不然?”沈寂把口香糖盒子往置物架上一放,随手挑起她下巴,勾过来,低声道,“你觉得是什么?”

        温舒唯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

        沈寂:“以为是套子?”

        温舒唯尴尬欲绝,脑袋越埋越低,恨不得找个坑跳进去,嗫嚅了好一会儿才干巴巴笑笑,挤出句话:“不好意思,实在是长得太像了。”

        沈寂瞧着她,低嗤一声,须臾,拿起那盒口香糖慢悠悠地说,“乖乖听好了,小丫头,哥哥来给你扫个盲。”

        温舒唯不解,“扫盲什么?”

        “通常情况,这种小盒包装的套套,里头最多就装三个。”沈寂淡淡地说。

        “?”

        温舒唯还是没明白,一双大眼睛眨巴两下,“啊,只能装3个,所以呢?你想表达的是?”

        沈寂眯眼,“你觉得我一晚上最多只能搞三回?”

        温舒唯:“…………”

        坦白讲,这神奇的逻辑链,着实是教人目瞪口呆拍案叫绝。

        此时此刻,温舒唯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国家发放的大帅比特种兵大佬男友,他没准儿脑子被门夹过——正常人遇上这种事,会这么联想?

        我搞你个大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