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54

Chapter 54

        chapter                07                溺(四)

        温舒唯对顾文松这个弟弟的情感其实有些复杂。虽是亲姐弟,                但同母异父,自幼又没生活在一起,关系要说有多亲近也不太可能。但,自从上次在顾文松的生日会上,                这个弟弟破天荒般将她叫到一边儿闲聊几句后,                也不知怎么的,她内心深处便对顾文松大大改观。

        就好像,                这个少年桀骜不逊冷淡疏离的外表下,                还藏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打心眼儿里说,                现在的温舒唯,甚至是有些喜欢这个弟弟的。

        此时,                见顾文松还穿着校服背着书包,                她皱了下眉,连忙把门关上,转过身小步追上去,                说:“今天又不是周末,你不在学校里乖乖上课,跑过来凑什么热闹?”

        那头的顾小爷听见这话,扭过脑袋看身后的姐姐一眼,                还是那副高冷的二流子状貌,一哂,                “怎么,你家男人是大罗金仙不食人间烟火,我这凡夫俗子没资格见啊?”

        温舒唯默。若不是和少年是亲姐弟,自幼便领教过这小子的“欠扁毒舌神功”,                她真想抄起拖鞋好好教一教顾文松什么叫做人。

        静默了差不多两秒钟后,温舒唯闭上眼,                深吸一口气又沉沉吐出来,再睁开眸子看顾文松时,她换上了一个十分和蔼可亲的笑容,关切且认真地问道:“你平时在你们三中,是不是一天要被打八次?”

        顾小爷瞥她一眼,一嗤,右边眉毛高高挑起来,抬手指自己,惊讶得笑出一声,“我?被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不好意思。”温舒唯四两拨千斤,风轻云淡地说,“我听你老人家嘴巴这么毒,还以为你在学校里过得很苦。”

        顾文松:“……”

        “哦,不对。”温舒唯又眨了眨眼睛,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捂了捂嘴:“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好像是你们三中的校霸,失敬失敬。主要是看你言行举止太有青春气息,一时没想起来你那么狂霸酷炫的身份。”

        顾文松:“……”

        顾文松不咸不淡地瞧着她,“言行举止太有青春气息?这话我听着咋一点儿不像夸呢。”

        “怎么不是。”温舒唯正色,竖起大拇指,“我在夸你幼稚,特别幼稚。”

        顾文松:“……”

        向来孤高傲慢不可一世的三中校霸,就这么被噎在原地沉默了足足三秒钟。下一刻,校霸少年眯了眯眼睛,侧过头吐出一口气,心里想:老子堂堂一个校霸,在三中翻手是云覆手是雨、手底下上百号兄弟的大人物,没必要跟你个黄毛丫头见识,算了算了。

        如是思索着,顾文松不由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唉,他不仅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美貌,还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也罢,谁让自己是个稳重大气有担当的爷们儿呢?

        一番面无表情地思想活动后,成熟的校霸顾小爷决定原谅眼前这个无知的女人。他脸上的神色依旧冷冷淡淡吊儿郎当,径直斜拎着书包从厨房门口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行至沙发前,弯腰落座,随手把书包往边儿上一扔,一只二郎腿大剌剌地翘起来,身子往后懒洋洋地靠在了沙发上,“那哥们儿呢?怎么,胆子有点儿小,只敢见女眷,不敢见男丁?”

        温舒唯:“……”

        也没多长时间不见,请问你这欠扁的毒舌功力为何能开挂一般日进千里?

        她眯眯眼,脑子都没过,鬼使神差般就脱口而出地怼过去,叉腰义正言辞地说:“顾文松同学,请你把态度放端正点儿,你姐夫他是我的心肝儿,是我的宝贝儿,是我的最贴心的亲亲小棉袄,是你这混小子能瞎开玩笑的么?”

        谁知,话刚说完,背后便冷不丁响起道嗓音,低沉沉冷清清,音色磁性悦耳,组合成一个简单利落的双音节词,语气漫不经心的,“是么。”

        “……”温舒唯脸色的表情突的一僵,愣住了,脖子机器人似的一顿一卡,转向身后。

        沈寂踏着步子从厨房里走出来,宽肩窄腰,高大挺拔,黑色衬衣的左右袖口都挽起,露出两截肌理分明瘦削修劲的冷白色手腕。他两只手还是湿的,顺手抽了张餐桌上的纸巾擦手上的水,完了把用过的纸巾拧成一团丢进垃圾桶,侧过头,视线精准无误落在温舒唯脸上。

        他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睛里蕴着一丝寡淡兴味儿,朝她走近,曼声问:“我是你心肝?”

        温舒唯无言以对,沉默着,后退半步。

        “是你宝贝儿?”他继续往她走,目光锁住她,瞬也不离。

        “……”温舒唯还是沉默,继续后退。

        “是你最贴心的亲亲小棉袄?”

        “……”咔噔一声,温舒唯的卡通拖鞋脚后跟踢到了沙发脚,整个人被逼到了客厅里单人沙发的后方,后背紧紧贴着沙发靠背。

        退无可退。

        沈寂弯腰俯身,两只胳膊抬起来撑住沙发靠背边沿,将她圈进自己的臂弯间,低头,慢条斯理地贴近她些许,一侧眉峰挑起来,淡声低问:“这都谁教你的。”

        背后说人被听见,还是这么一番胡七八糟的话,温舒唯脸蛋涨得通红,简直恨不得就地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沉浸在窘迫尴尬中,没听清楚他的话,狐疑地抬眸,很谨慎:“你说什么?”

        “小嘴儿这么甜,这么会招我喜欢招我心疼。”沈寂用只有她能听见的音量,食指指尖若有似无勾了下她同样通红的小耳垂,“都谁教你的?”

        “……”温舒唯被他撩得脖子都红了,明显察觉到四周空气在暧昧升温。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的在客厅里响起,冷冰冰的,语气压抑,几乎从后槽牙里咬牙切齿挫出来一个音儿:“喂。”

        刹那间,温舒唯当头棒喝如梦初醒,瞪大了眼睛“唰”一下扭过头,这才想起这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而沈寂脸上没什么表情,微侧目,视线冷淡移向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顾文松。

        “这么个大活人跟这儿坐着呢,你俩瞧不见?”全程被当做背景墙、并且被无视得彻彻底底的校霸少年,出离愤怒的同时,眼底深处又流露出了一丝迷茫。他望向温舒唯,“我这个弟弟就这么没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