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52

Chapter 52

        chapter        07        溺(二)

        沈寂随手把迷彩外套脱了撂一旁,        越吻越深,越吻越狠,温舒唯脑子也越来越晕沉,原本瞪得圆圆的眼睛逐渐微闭起,        被他禁锢在怀里,        没有抗拒的力气,也不想抗拒。

        他一手握住她的后颈耳侧,        另一只手环着她的腰身,        紧紧的,        极用力,几乎要将她囫囵个儿勒进自己的身体里,        与他骨血交融。

        温舒唯迷迷糊糊的,        脸红得要滴出血,大脑空白。察觉到对方微侧身,将她从他腿上放了下来,        而后摁在了沙发上。

        沈寂闭着眼,唇从姑娘微肿的唇瓣上离开,缓慢游移,浅浅啄了啄她的挺翘的小鼻尖儿,        又亲亲她红彤彤的脸蛋。

        胡茬扎在细腻光滑的脸颊上,温舒唯又是害羞,        又是怕痒,缩着脖子往后躲。

        他控住她,唇一路追过去,沿着她的额头眉心一路往下,        逐一亲吻她柔美的面部轮廓线,像个朝拜布达拉宫的虔诚信徒。

        空气里一片暧|昧旖|旎。

        不知过了多久。

        沈寂在最后一刻前拾回理智,        唰一下睁开眼,眸色漆黑浑浊,从上往下俯视怀里的姑娘。眼神直勾勾的,里头翻滚的情|潮犹如漫天海啸。

        温舒唯连耳朵根都红透了,头发乱蓬蓬的,也睁开眼,一双晶莹大眼蒙上一层雾,有些茫然又有些迷离地望着他。

        这副模样娇媚柔弱得要命,轻而易举便勾出沈寂心底深处,压抑已久的欲|念。

        他盯着她,不言不语,也没有任何动作。那目光就像锁定猎物的狼,仿佛下一瞬便要展露利爪獠牙,将她骨头都不剩地拆吞入腹。

        温舒唯心跳砰砰,也看着他,须臾,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的,竟鬼使神差般很认真地问出一句:“你是不是想?”

        沈寂没料到这姑娘会忽然有此一问,静了静,微微挑了下眉,“你说呢。”

        温舒唯:“……”

        “小温同志。”他微俯身,高挺鼻梁亲昵地蹭蹭她鼻头,唇随之贴近她右耳耳垂,低哑道:“我想上你,想把你变成我的,想要你从心到身完完全全属于我。想要你只想着我,只念着我,连眼睛里都只能看到我一个。想得要发狂。”

        温舒唯闻言,眸光一跳,震惊和羞窘相交织,整个人都快冒烟了。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白色的天花板安静几秒钟。

        下一瞬,深深吸了口气又吐出,咬咬唇瓣儿,像是下定巨大决心、鼓起莫大勇气一般,抬起双手,轻轻抱住了眼前这个男人。

        她说:“沈寂,虽然我平时看着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但事实上,我是一个很较真的人。”

        姑娘声线轻柔软糯,音量并不大,也是十分平和的语气,但每个字的字音却非常清晰有力,响起在沈寂耳畔。

        话音落地,沈寂眼底极快地略过一丝诧异,身子稍撤开,垂下眸,视线直勾勾地盯着她。不语。

        那眼神沉沉的,会压人,锋芒锐利,带着一种似能轻而易举看透人心的力量。

        温舒唯和他对视,目光没有丝毫躲闪,继续道:“我的原生家庭不幸福,我父母离异,从小到大,我对所谓的‘爱情’其实不抱任何幻想。我一直觉得,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女,因为一些机缘巧合相遇、相识,产生羁绊,这样的‘感情’就像海市蜃楼,太过虚幻。当新鲜感和激|情消失,一切就会被打回原形。”

        沈寂安静地听着,没有打断。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内心深处,排斥恋爱。所以……”温舒唯说着,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停顿好几秒,才支吾着续道:“接受你,我真的下了很大决心。”

        沈寂微挑眉,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轻轻一晃,有点儿似笑非笑地说:“我的小温同志,你这段话的重点,想表达什么?”

        “我想表达的重点,就是……就是,”她一卡,原就红透的两边脸蛋瞬间更烫,嗫嚅着,声量越来越低,“就是我对待感情的态度很认真,和你谈恋爱,也很认真。”

        沈寂“嗯”了声,带着浓浓鼻音,贴上去,鼻尖亲昵蹭着她的唇,嗅似的轻触。

        “你对我而言,真的是很特别的人。”温舒唯眼睛睁得大大的,接着又小声补充了句,像是对他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沈寂闻声,食指勾起她下巴,直勾勾盯着她眼睛瞧,低声:“哪种特别?”

        姑娘顿了顿,认认真真地回答:“特别喜欢的那种‘特别’。”

        沈寂眉毛高高扬起来,眼底漫开一丝很浅的笑,照着她挺翘的鼻梁轻轻一刮,声调听着漫不经心,“那是什么感觉。”

        这话由他问来,分明别有用心,但温舒唯并未察觉,仔细思考了下,便一双大眼看着他,老老实实地答道:“看不见你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就会想你,看见你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就会很开心;看见你笑,我心情再差都会变好,你不高兴的时候,我也会很难过……”稍稍一顿,“总之,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会很安心。这种感觉,难道不是特别喜欢吗?”

        听完最后一个字的同时,一个吻已经落在温舒唯唇上。

        毫无征兆的,沈寂狠狠亲了她一口。

        “……”温舒唯一怔,眸子微微瞪圆。

        接着他又狠狠亲了第二口,第三口……

        接连不知道被狼吻了多少下之后,温舒唯唇瓣儿更肿,都被亲懵了。

        沈寂抱着她,脑袋埋在她温热香|软的颈窝里,蹭了蹭,片刻,忽然低声蹦出一句话,沉沉的,没头也没尾,也没什么语气:“真跟他妈做梦似的”

        温舒唯:“……”

        温舒唯:“?”

        温舒唯不解:“你说什么?”

        沈寂侧过头重重亲了下她的脸蛋儿,力道之大,吮出‘啵’一声响。他哑声说:“我惦记了你温舒唯十年。我等你说这句话,等了十年。”

        温舒唯听见这句,不知怎么的,鼻头忽然微微一酸。她抱住怀里那颗大大的黑脑袋,也学他一贯的动作,凑过去,吧唧一口亲在他侧脸上,脸颊软软贴上去,蹭蹭他的:“我们还有很多个十年,以前的,可以补回来。”

        男人一米九的高大个儿,大宽肩大长腿,温舒唯身形娇小,跟他在沙发上腻一起,被衬得跟个娃娃似的。

        沈寂毕竟人高腿长,在姑娘怀里窝久了,四肢舒展不开,浑身都不自在。他松开她,微动身子坐远了点儿,脖子左右扭转,抬手揉后颈,然后,盯着她,随手在自个儿大腿上拍了两下。

        小姑娘脸红红的,乖乖爬到他腿上坐着,两只小手抱住他脖子,自动调整成一个较为舒适的坐姿,在他怀里窝好。

        沈寂低头,环着他的姑娘,额头和怀里丫头紧触在一起,闭上眼,半晌不再言声。

        两人安静相拥。

        过了几秒,

        忽的,一根细细白白的指头翘起来,试探性地、轻轻戳了戳他的手臂。

        “嗯。”沈寂眼睛都懒得睁,手里把玩着她另一只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