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51

Chapter 51

        chapter        07        溺(一)

        围观人群越来越多,        附近路段的交通完全堵塞。后头车辆不知发生了什么,火冒三丈,喇叭摁得叭叭作响,刺耳的鸣笛声响彻云霄。

        云城最繁华的闹市区陷入一片混乱。

        巧的是,        附近正好有个派出所,        接警后,警方第一时间便赶到爆炸现场,        拉起警戒线将附近路段全都封锁起来,        维持现场秩序。

        不知哪个好心的路人打了120和119,        救护车和消防车也在片刻之后赶到。

        消防员们有条不紊地开始灭火。

        边儿上,几个医护人员也抬着担架飞快从救护车上下来,        走在最前方的女医生看了眼背后熊熊燃烧的火海,        眉头霎时紧蹙,沉声询问:“伤员在哪儿?”

        “这边这边!”一个热心肠的围观大妈指着地上的沈寂和温舒唯,冲医生喊:“刚才那个垃圾桶忽然炸了,        他俩就在边儿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估计都受了些伤,医生快来给看看!”

        女医生闻言,快步走到两人身前,        矮身蹲下,给半躺在地上的姑娘做了个基本检查,        随后便指挥着护工把人抬上担架送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鸣着笛呼啸而去。

        警戒线外围。

        路人甲压低声:“我活这么大还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吓死个人……”

        路人乙:“闹市区、安装了□□的花、帅哥美女男女主,操,老子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好莱坞哪个片场。”

        “希望警方能尽快破案。”路人丙忧心忡忡,        “居然连炸弹都用上了,这情节也太恶劣了,        多大仇,就不怕伤及无辜吗?”

        “赶紧拍照录视频,发微博发朋友圈儿,热搜预警!”

        众人七嘴八舌交头接耳,拿着手机不停录录拍拍。

        百米外,一辆加长版宾士悄无声息地停在马路对面,车身是纯黑色,干干净净,不染纤尘,连轮胎都像是崭新的,寻不见丁点儿灰尘泥土的踪迹。

        一只苍老的右手伸在半落的车窗外,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根褐色雪茄,烧到一半儿,火星子在雪茄尽头明明灭灭。

        几秒后,那只手掸了掸烟灰,收回去,黑色车窗缓慢升起,彻底隔绝开外界的一切声响。

        “梅老。”

        说话的是坐在副驾驶席的一名男青年。这人三十四五岁的年纪,金发碧眼高鼻梁,典型的欧洲人长相,西装革履,俨然一个上流社会的精英人士。他微侧着身,眉眼低垂,说的英语,神色间极是沉稳恭敬,“需不需要联系百里洲?”

        被欧洲人称作“梅老”的梅凤年一头银发,穿身做工考究的红色唐装,富态便便。他抽着雪茄随意摆了摆手,笑,“用人勿疑,疑人勿用。有些事,咱们不能亲自动手,花了大价钱才请来的人,可别伤了和气。”

        助理杜兰特闻言,点点头,“看得出,梅老对百里先生很是欣赏。”

        “这个百里洲,十七岁就在道上混,以前跟着我手下的樊正天。”梅凤年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可惜,我那姓樊的兄弟命不好,五年前让人出卖一命归西,百里洲这才出去自立门户。否则也算我们梅家半个自家人。”

        杜兰特笑,换上字正腔圆的中文:“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作为,确实不简单。”

        这时,车厢内又响起一阵低低的咳嗽声。

        杜兰特目光微转,不露痕迹地看向坐在梅凤年身旁的人。那是个看不出年纪的男人,里头白衬衣黑西装,外罩一件厚实的黑色大衣,戴着墨镜和口罩,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他身体似乎很虚弱,见不得丁点儿风。

        杜兰特跟在梅凤年身边多年,何等乖觉。并未多看,下一瞬便将视线收回去。

        梅凤年侧头,伸手拍了拍黑色大衣的后背,低声关切道:“你刚动完手术不久,还是少走动,之后就在家里好好歇着。”

        黑大衣沉吟两秒,开口说话,声音又沉又沙嘶哑难听,几乎完全分辨不出原本音色。他没有语气地用英语问:“货找到买家没有?”

        梅凤年道:“那玩意儿加了四重军密锁,这边暂时解不开。我联系了一个意大利的军火商朋友,他很感兴趣,下个月我生日,那个朋友会带着一个武器专家来中国。”

        “越机密,证明越值钱,误打误撞,捞着一笔大买卖。”黑大衣笑起来,笑声嘶哑诡异而沉闷,听得人不寒而栗,“其实何必这么麻烦,这么多军事研究所,随便绑一个人回来,总有办法把锁解开。”

        “你不了解这些中国人。”梅凤年抽了口雪茄,微皱眉,“都是些又臭又硬的骨头,没那么好拿捏。”

        “他们不在意自己的命,总有在意的东西,比如父母家人,妻子儿女。”黑大衣轻声,“是个人就有软肋,有弱点。不是么?我亲爱的父亲。”

        梅凤年眯眼,没有说话。

        这时,副驾驶室内的杜兰特看了眼行程表,道:“boss,云城市残疾儿童慈善机构的募捐仪式就要开始了,您是特邀嘉宾。”

        “什么时候开始?”

        “两小时后。”

        “先送四少爷去机场。”梅凤年淡声说,“他下周还有一个手术要做,交代家里的厨师,这些天饮食要清淡。”

        杜兰特面上的惊讶之色一现即隐,应道:“是。”

        梅凤年又看向身边的儿子,说:“这边的募捐仪式完了还有个晚宴,我明天就回亚城。有什么情况我会让杜兰特第一时间联系你,别着急,安心养病。”

        四少爷戴手套的右手微抬起,捂着口罩又咳嗽了两声,缓慢点头。

        *

        云城市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科。

        “片子也拍了,心电图也照了,除了轻微脑震荡和一点擦伤之外,没什么其它问题。”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医生浏览着各项检查的报告单,而后动作一顿,放下手里的几张纸,朝面前军装笔挺的青年笑了下,说:“你女朋友没有大碍,不用担心。”

        沈寂闻言,冷峻脸色没有一丝变化,淡淡点了下头,接过各项报告单,推门出去。

        急诊室外的走廊,忙忙碌碌人来人往,他抬眼瞧,姑娘乖乖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脑门儿上缠着一圈白色纱布,垂着脑袋,脸色怔怔的,似乎正在发呆。

        一个牵小孩儿的妇人从另一间急诊室里出来,追在医生后面急切地询问着什么。被妈妈牵着的小男孩儿也就六七岁的年纪,模样乖巧可爱,看见坐在长椅上的漂亮姐姐,调皮的小男孩儿眨了眨眼,忽然伸出小手戳了一下她的膝盖。

        姑娘一下回过神,抬眼看向小男孩儿,微愣,然后便从包里翻出一颗棒棒糖递过去,摸摸孩子的脑袋,脸上挂着一个温柔的浅笑……

        沈寂没有立刻过去。

        他转过身,径直走向了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在洗手台前,站定,把手上的各类报告单放在台子上,拧开水龙头弯腰洗手。低着眸,唇紧抿,面无表情。

        水流哗啦啦冲刷下来,淋在他手上,冰凉刺骨。

        两秒后,他关了水,垂着头,两只胳膊微微屈起,撑在大理石台面上,闭眼咬了咬后槽牙。毫无征兆的,两手握拳猛地狠狠往下一砸。

        边儿上的男厕大门正好出来一个中年男人。这大哥冷不丁撞见这景象,吓一跳,好几秒才试探着、战战兢兢挪过去洗手。

        沈寂垂着头闭着眼,眉拧成川,半晌不再有任何动作。

        路人大哥被刚才一幕吓得心有余悸,加上见这男人穿着军装,气度不凡,不由自主便又偷偷多瞄了好几眼,脚下生风飞快离去。

        好半晌,沈寂压下心头的盛怒,深吸一口气吐出来,掀开眼皮,神色寡淡地转身出了洗手间。

        一路上和数个兴色匆忙的护士病患擦肩而过。

        这边,坐在椅子上的温舒唯正在发呆,不知想着什么。听见脚步声,她抬起头,“医生怎么说?”

        沈寂屈起一只长腿半蹲在她身前,微弯唇,一手握住她的,另一只手轻轻捏她脸蛋儿,语气不自觉便低柔下来,“医生说你有点轻微脑震荡,好好休息就行。没事,乖。”

        “嗯。”温舒唯点点头,心有余悸。之前被吓傻了,这会儿彻底冷静下来,细细一回忆,她只觉背上的衣服都被冷汗给完全湿透,望着他,紧张地说:“今天幸好有你。不然我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没准儿我现在都躺太平间里头了。”

        攥着雪白小手的大掌一下收拢,狠心掐了把。沈寂沉声,眸色冷进骨子里:“温舒唯,你再给老子胡说八道试试?”

        “……”姑娘被吓住,连忙抬起左手捂住嘴,乌黑分明的大眼圆溜溜地望着他,不敢再乱说。

        沈寂直勾勾地盯着她,须臾,道:“我问你,你说送你花的是个小姑娘,你还记不记得那小小孩儿的长相?”

        温舒唯蹙眉,回忆几秒钟,点点头,“看着像六七岁……可能还要大一些?总之肯定不会超过十岁。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身上穿的是lolita公主裙,红色。”

        话音刚落,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两人同时转头。只见不远处走来了两个男人,一个四十来岁,一个更年轻些,都身着便装身姿挺。

        沈寂盯着两人,微微眯了下眼睛,直身站起来。

        “你好,解放军同志。”年纪稍长的男青年走到沈寂身前,站定,取出警官证向他展示,神色严肃道:“我们是云城市丛云区公安局的,我姓易,大家都喊我老易,这是我搭档小崔。”

        沈寂淡点头,“你们好。”

        老易沉声说:“今天早上在丛云区怀生路三段发生了一起爆炸,我们检查过发生爆炸的垃圾桶,□□是一束白色百合花。根据周边群众反映,那束花是你们扔进垃圾桶的。这起案件涉及危害公共安全和谋杀,在社会各界造成的影响极为恶劣,希望你们能全力配合我们调查,尽快找出幕后黑手。”

        突的一个声音响起来,说:“我记得花店的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