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49

Chapter 49

        chapter                06                (雾)

        事后,                温舒唯回忆起人生中第一次主动亲人的感觉,其实有点儿模糊。

        心跳如雷紧张窘迫,外加那么一丝丝的激动不安,                和甜蜜,                总体来说,心中隐隐的欢喜大过一切……

        她混混沌沌地被沈寂抱在怀里,                深吻。懵懂生涩,手足无措,只能全程被动地配合。最初的温柔浅啄只是昙花一现,                随后,他霸道强硬,食髓|知味,                疾风骤雨一般贪婪索|取,                她只觉舌根都隐隐作疼。

        不知过了多久,                灶上熄了火的水煮鸡已经微凉。

        沈寂终于稍感餍足,                放开她,额头仍紧紧抵着她的,                温热的呼吸重重喷在她鼻尖儿脸蛋上。

        温舒唯脸色红透,两只胳膊轻轻抱住他脖子,                大眼迷离呼吸不稳,                半天说不出话。

        须臾,                他微抬头,棱角分明的下颔骨轻蹭她软软的脸颊,闭着眼,                哑声自嘲似的说:“唯唯,                你真会折磨我。”

        “……”温舒唯声音也是沙的,轻挣了下,                支支吾吾说,“好了,炖汤吧,时间不早了。不然一会儿回姥姥家,小区大门又被门卫大爷给锁了。”

        沈寂轻轻咬她鼻头,低声:“那正好,咱俩今晚就来个全套。”

        “……”温舒唯又羞又急,两只原本挂在他颈项上的手顺势掐住他脖子,不满道:“满脑子都想些什么呢!”

        沈寂似笑而非,懒洋洋答:“你啊。”

        温舒唯:“……”

        片刻,他嗤的低笑出声,又在她额头嘴唇上各亲了一口,挑挑眉,“逗你玩儿呢,我要真想办你,你这会儿哪来的力气在这儿横。”

        “……”

        他抱抱怀里的姑娘,托着她腰肢把人给放下来,顺手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把,“站稳了。”

        温舒唯口干舌燥,腿还有点儿发软,扶着他的手臂借力支撑住自己,两颊红云未褪,不敢看他,转过身,去看锅里的鸡,试图用最快速度让自己从之前数分钟的意乱情迷中脱身出来。转移注意力,把炉灶点燃,放入辅料,转小火慢炖。

        她弯着腰,边动作,边出声吩咐道:“我昨天特地问过一个医生朋友,叔叔刚做完手术,饮食方面既要营养又要清淡,不能油腻了。”随手拿起放在一边儿的汤勺,往后一递,“拿着,待会儿把浮起来的油全部打出来。”

        沈寂接过勺,看她,调子自然地懒懒拖长,语气淡淡的,“现在使唤老子使唤得挺自然啊。”

        温舒唯回过头去,两手把腰一叉,好气好笑地问:“不然呢,请问这位大佬您还想怎么着?”

        沈寂一侧眉峰轻挑,“让人办事,不说点儿好听的?”

        “举个例子?”

        “叫声老公来听听。”他说。

        话音落地,温舒唯脸蛋儿上两朵好不容易才淡下几分的红云再次浮现,咬唇瓣儿,轻轻哼了一声把脑袋转回去。拧开水龙头,边洗菜刀边小声嘀咕:“你也好意思,‘老公’这称谓也是能随便叫的么?”

        沈寂双臂懒散一环抱,右手还拎着个白瓷勺,靠站在一边儿。

        姑娘脑袋埋着,侧颜朝他,从他角度看去,刚好能瞧见她通红的一只小耳朵和同样被红潮弥漫席卷的一段儿脖子。

        开个玩笑,就害羞成这样儿?

        他觉得有趣,垂眸直勾勾地瞧她,浅棕色的桃花眼里兴味盎然,又说:“‘老公’不肯喊,叫声‘哥哥’应该不过分。”

        哗啦水声瞬止。

        温舒唯关了水龙头,静了静,似乎有点儿迟疑,好几秒才下定决心般嗫嚅着挤出两个字,轻轻喊了句。

        沈寂听见,眸子里蔓延开一丝很浅的笑意,故意俯身,稍微贴近她了点儿,盯着她,懒洋洋地拖腔带调:“你刚说什么?没听清,再喊一遍。”

        “……”

        温舒唯知道这人想使坏,这回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也不躲了,站正了身子不避不闪地和他对视。

        撩上瘾了?

        看她老实巴交好欺负?

        常言道,狭路相逢勇者胜,老虎不发威,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温舒唯面无表情地认真想。

        整个厨房里安静极了。

        大约过了两秒钟,沈寂瞧见温舒唯微微眯了眯眼睛,下一瞬,姑娘竟微扬眉梢,嘴角往上翘,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原本长了副温婉柔顺的五官,漂亮得毫无攻击力,然而,此时挑了眉盈盈那么一笑,眼角眉梢竟都流露出一股惊人的自信和娇态,媚眼如丝,竟风情万种勾|人得很。

        像只清纯又娇艳的小狐狸。

        沈寂被那丝媚笑晃了眼,微微一怔。

        就在这时,姑娘忽然伸手,抱着他的脖子把他勾下去,踮起脚,红艳艳的唇贴紧他,呵气如兰,软着嗓子、柔柔在他耳朵边上喊了声:“哥哥。”

        沈寂:“……”

        那边厢,一嗓子喊完,姑娘非常满意地笑了笑,收回手撤回身子,大拇指往炖着的鸡汤方向指了指,“守着啊,别忘了把油都捞出来。”说完抬起右手拍拍他的宽肩,转过身,哼着小曲儿很开心地到客厅里去了。

        沈寂拿着汤勺就那么愣在了原地。

        好几秒后,他回过神,抬起右手,从额头顺着黑色短发撸到后脑勺,又缓慢揉了揉脖子。好气好笑,自言自语低咒出一句:“操……”

        他妈有没点儿出息。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人姑娘都没撩,光喊两个字儿你就受不了了?

        沈寂眯眼,侧头看了眼厨房外的客厅方向。外头隐约能听见手机游戏放技能的各种音效,不止如此,那纵完火的丫头还开着语音,激动地指挥道:“快快快,放大放大!这波稳住,我们能赢!啊啊啊啊我死了!加血加血给我加血啊啊啊啊!”

        沈寂:“……”

        他视线往下一瞥,而后自嘲一哂,揭开锅盖舀鸡油,咬着后槽牙语意不明地说:“拿人一点儿办法没有,能怎么着?今儿晚上继续自个儿伺候自个儿。”

        来日方长,再留她些时候。

        债先欠着,他迟早连本带利、狠狠在那小姑娘身上讨回来。

        *

        温舒唯本打算第二天早上陪沈寂一同去医院送鸡汤的,可天刚亮,一通电话便把还在被窝里熟睡的温舒唯给惊醒。

        一只白生生的细胳膊从被窝里探出来,伸到床头柜上捞啊捞,抓起手机,又“嗖”一下缩回被子里。

        温舒唯迷迷糊糊的,闭着眼也没看来电显示,含混接起:“喂?”

        “小温,刚接到群众来电,有个突发新闻,你赶紧去一趟。”听筒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嗓音,低沉冷静,带着上流社会人士谈吐间专属的精英感。

        温舒唯愣了下,脑子里瞬间飘出三个鎏金大字:梁主编。

        她一下清醒过来,身子如离弦之箭般从床上弹起,耳朵夹电话,两只手飞快抓起床边的卫衣牛仔裤往身上套,“具体在什么地方?”

        “西三环附近的一家废弃工厂。说是一个男人刚刚抢劫了一家珠宝店,逃亡途中被警察围捕,劫持了一名人质。”梁主编语速飞快,“现在警方正在和那个暴匪谈判。”

        “好,我马上去。”温舒唯应着,来不及洗漱,抓起包和钥匙就冲出了卧室,在玄关处边换鞋边道:“摄像的同事安排了么?”

        “给你配的小敬。”主编说。

        “嗯。我打个车直接到现场去。”温舒唯说完便挂了电话。

        早起的姥姥正在厨房里熬粥,听见响动,缓慢晃着身子走出来,稀奇极了:“哟,你这孩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赶紧洗漱过来吃早饭。”

        “不吃了姥姥。”温舒唯忙忙慌慌的,“有个新闻我得马上赶过去,走了啊再见。”

        纤细人影冲出家门,门砰一声关上,外头下楼梯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消失。

        姥姥皱眉,忽然余光里看见鞋柜旁边的地板上掉了个什么东西。

        姥姥走过去,弯腰捡起来,借着光眯了眼睛细细瞧。一块让红绳穿着的护身符躺在老人苍老的掌心。

        是她很多年前在寺庙里给孙女求回来的。

        这护身符,孙女多年来贴身携带,从未离过身。

        “……”不知为什么,老人一阵不安,心中莫名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满是皱褶的五指捏紧了那块护身符,姥姥走到沙发旁的座机前,拿起电话,刚想拨孙女的手机号,又反应过来什么,放下电话忽然一阵失笑。

        人老了,就是不中用。胡思乱想些什么。

        *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深秋的晨风带着微微凉寒,路边的残叶被卷起来,漫无目的地翻飞。

        温舒唯打了个车,赶到梁主编口中的废弃工厂附近时才刚刚早上七点钟。

        远远便瞧见几辆警车和一条拉得长长的警戒线,警戒线外全是看热闹的附近居民,趿拖鞋穿睡衣,形成里里外外三层人墙,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负责摄像的同事已经提前到了,温舒唯目光从人墙那头收回,快步走过去,神色严肃:“现在情况怎么样?”

        “人质还没救出来,我们估计进不去。”同事扛着摄像机,皱眉说,“现在警方和劫匪正在僵持。”

        “人质情况怎么样?受伤没有?”温舒唯从包里拿出记者证挂在胸前。

        “不太清楚。”

        两人架好机器在人墙外围录了一个新闻开头。

        随后,温舒唯举着收音便携话筒走向那堵厚厚的人墙,随机找了个大爷进行采访。

        大爷也是个刚来瞧热闹的,摇摇头,一问三不知。

        温舒唯又接连采访了好几个围观群众,一圈问下来,什么有用信息都没得到。

        她有些失望,站在路边叹了口气,就在这时,一股微弱的力道却从身后传来,由下而上、轻轻扯了扯她的卫衣衣摆。

        温舒唯下意识转过身,一愣。

        面前站着一个小女孩儿,看着不过七、八岁,穿一身深红色的泡泡裙,兔耳朵白袜子,和一双黑色的圆头皮鞋。两侧高马尾各扎着一枚粉色蝴蝶结,五官精致可爱,一双大眼清澈透明,亮晶晶的,像个真人洋娃娃。

        小姑娘手里还抱着很多很多的玫瑰花,抬头望着她,脸上笑盈盈的。

        “姐姐,这些警察叔叔是我报警叫来的,我也是第一个发现那个叔叔在做坏事的人。你想采访我吗?”小女孩儿问。

        温舒唯见对方是个小孩子,又长得这么可爱,并未多想,弯弯唇,蹲下来看她,“小朋友真聪明。好呀,姐姐采访你。”

        “那你买我一束花。”小姑娘递过来一朵妖异的红玫瑰,天真无邪地笑了,“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