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47

Chapter 47

        chapter        06        雾(五)

        温舒唯脑子一片空白,        完全懵了。

        就在她大脑死机,还未来得及对身前男人发出的高危信号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对方已失了耐性。下劲儿摁着她,埋低头,        自上而下,        重重吻住了她的唇。

        像沙漠的旅者吞噬久违的甘泉,像溺水的人汲取空气,        没有缠绵的技巧,        也没有任何高超的调|情手段。他唇吮住她的,        毫无征兆,舌撬开她的唇齿,        灵活探进去。

        黑暗中,        温舒唯身子一僵,瞬间瞪大了眼,两只手无意识便抓紧了他的衣领。

        指尖触感异样。

        她一怔,        才意识到自己抓住了他作训军服领口上的刺绣军衔章。

        视线习惯了暗处环境,这会儿不再是睁眼瞎状态,她睫毛颤动,清晰看见那张与她不足半寸距离的面容。

        他长了一张立体而冷峻的脸,        前额饱满,两道眉骨过度平缓而稍高,        眼窝位置深深凹陷,形成一副得天独厚的深邃眉眼。此时,他闭着眼,肆无忌惮碾吻她的唇,        整副五官少了冷戾目光的威慑,竟显出几分错觉般的柔软与深情。

        温舒唯在这一刹非常地佩服自己。

        这种节骨眼儿上,        她居然还能注意到“这么近的距离都看不见毛孔,这位大佬的皮肤真的太好了”这种事。

        她忽然又想起不知在哪本书上看过的一句话。

        两个人接吻,深爱的那一方,必定会闭着眼睛。正如丘比特将爱神之箭射向两个注定相爱之人时,它也会闭着眼。

        因为人类最美妙的情感,不能用眼睛去看,要剔除一切声色表象的迷惑,用心灵感受。

        几阵晃神间,温舒唯脸已涨得通红,在他的蛮横掠夺下几乎无法呼吸,觉得自己像被人从水里捕捞上岸的鱼,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

        这种几近窒息的甜蜜让人心惊胆战,她阵脚大乱慌了神,两只手抬起来,抵住沈寂坚韧紧实的胸膛,推搡。

        可女娲造人本就不公,人类的两种性别之间,天生力量便有巨大悬殊。遑论常年行军打仗刀口舔血的男人。

        小猫儿似的推拒,猫爪挠痒痒似的,沈寂眼皮都没动一下,一手稳稳托抱住她,腾出另一只手,钳住姑娘两只细生生的腕子往上一折,举过她头顶,扣死。

        温舒唯呜咽了一声。

        那嗓音细细软软,柔弱可怜无助得很,仿佛一根火柴,嗖一下便将沈寂内心深处压抑多时的火给点燃。

        野火燎原,焚毁理智。

        人非圣贤,由神入魔,向来只在一念之间。

        沈寂狠狠啃咬着温舒唯的唇,与此同时,他睁开了眼睛。向来清浅的眸色,此时浓黑如墨,比窗外的夜色更深。

        温舒唯见了,不由一愣。

        如果说,之前沈父重伤,此人在楼道雷霆震怒时让她见到了一个险些堕入魔道的沈寂,那么此时的沈寂,何止走火入魔。

        他简直濒临兽化的边缘。

        忽的,沈寂停了下来。直起身,唇离开了她。

        温舒唯一双眼睛沾着湿意,蒙着层雾气,又羞又气地望着他正要说什么,下一刻,更令她始料未及的事却发生了——

        沈寂微弓腰,修长双臂环过她大腿,有力抱稳,直起身,竟下劲儿一把将她给扛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卧室方向走。

        血液霎时往脑袋逆流,温舒唯面红耳赤羞窘欲绝,简直恨不得找把刀先杀了自己再杀了沈寂。

        她头充血,本就通红的脸跟要烧起来似的,趴在他肩头又捶又蹬地扑腾,喊道:“沈队!沈寂!姓沈的!沈二狗!”

        “瞎嚷嚷什么。”沈寂抬手,一巴掌打她臀上,力道很轻,却十分奏效地教那姑娘瞬间哑了声。他嗓音低低的,“你给我老实点儿。”

        “……”

        我给你老实个屁!

        温舒唯都要炸了,两只胳膊抡得高高的,砸他宽阔紧实的肩背。两拳头下去,硬邦邦的,像砸在石头上。

        她吃痛,皱着眉呲牙咧嘴地甩了甩腕子,冷静几分,知道和这野男人硬刚捞不着好,只好退而求其次,换上副好好打商量的语气,“那什么,沈寂同志啊,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你先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你……”

        话没说完,眼前一阵天翻地覆旋旋转转,后背触及一阵柔软,人已被沈寂放到了他床上。

        卧室也没开灯,但比客厅稍亮些,窗帘缝隙里透进几缕窗外的霓虹灯光。

        温舒唯吓得手脚发软,手撑着床,慌里慌张地往后退,仰着脖子两家赤红地瞧他。

        沈寂眼睛也直勾勾盯着她,瞳色极深,瞬也不离。窗外彩灯隐隐约约照亮他左边侧脸,他整个人半明半暗。

        放下她后,他稍微直起身子,抬起双手去解身上那件荒漠迷彩的扣子,一颗接一颗,自上而下,慢条斯理地脱衣服。

        温舒唯差点吐血,抬起右手指着他,声音发颤:“你你你……”

        最后一颗扣子解开。

        沈寂随手把那件迷彩军装外套撂一边儿,两手捏住里头那件军用t恤的下摆,往上一扒,脱下来丢开。然后侧过脑袋瞧她,一侧眉峰微挑,整个人看着痞里痞气邪劲儿冲天,懒洋洋地问:“我什么?”

        温舒唯向来不是一个喜欢夸谁奉承谁的人。

        但,眼前的这副雄性身躯,确实漂亮得让人每次看见,都忍不住赞叹。宽阔的肩背,流线型的胸肌,延展至腰腹位置时,形成一个很明显的倒立三角,八块腹肌线条纹路清楚分明。这副身体的每块肌肉、每条韧带肌理,都像有自己的生命,无论动态或静态,都散发出一股强悍而野性的阳刚之美。

        “……”她耳根子都快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