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42

Chapter 42

        chapter        05        甜(八)

        最终,        温舒唯一脸黑线地接过店铺老板手中拔完毛的鸽子,拽过沈寂胳膊,拖着这位大佬在大妈大爷异样的目光中离开了点杀铺门口。

        走在人声鼎沸人来人往的菜市场里,温舒唯脸蛋耳朵烧红,        脑袋埋得低低的。

        看看边儿上的沈寂呢。

        这位爷不愧是个大人物,        菜市场告白算什么?人十一年特种兵生涯,刀尖舔血九死一生,        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照样懒洋洋地一手拎个装光秃鸽子的塑料袋,        一手任前方那姑娘牵着,        脸色冷淡慵懒,气定又神闲。

        仿佛刚刚在点杀铺门口告白,        被不明真相群众围观鼓掌的不是他本人。

        温舒唯:“……”

        温舒唯着实打心眼儿里跪服。

        行出数米后,        两人周围人流逐渐稀疏,到了一相对安静空旷的区域。道路两旁是一些卖干辣椒之类的香料铺,门可罗雀,        老板们瘫在太师椅上百无聊赖地挥舞着苍蝇拍。

        脱离人潮注视,她实在忍不住,转过头去,“你刚才为什么莫名其妙突然说那些话,        你不知道这个地方叫‘菜市场’?”

        沈寂闻言,侧过脑袋低眸看她,        语气冷静,“我夸我家姑娘,挑什么场合。”

        “……”温舒唯硬生生被噎了下,沉默半秒,        道:“那你每次能不能委婉点,这么直来直去的,        总是让我措手不及。”

        沈寂表情纹丝不变,“我喜欢你,正大光明。为什么要拐弯抹角。”

        “……”

        他说得好有道理,一时竟教她无言以对。

        几句对话下来,温舒唯脸色更红,彻底不知道还能接什么话,只能认命地在心里叹了口气。须臾,她咬咬唇,准备穿过菜市场,从另一侧的菜市场西门回小区。

        侧身刹那,余光不经意一瞥,看见自己手掌心儿里的一块衣角。是沈寂胳膊处的衬衣布料。他被她牵着袖子走,那块布料已被她无意识攥得皱巴巴一片。

        温舒唯微窘,这才发觉自己一直忘了松手,五指当即一松,放开他,掩饰尴尬般干咳一声,把一缕发丝捋到耳后,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刚才走得急。”

        沈寂看了眼那只松开自己的雪白小手,撩眼皮,视线重新看姑娘的脸,没有语气:“为什么松手。”

        她刚在走神,没听清楚这句,“唔?”

        “我似乎记得,你在几天之前已经点过头,答应了我。”沈寂直勾勾盯着她,“你现在是我媳妇儿。”

        温舒唯心跳快了一拍,“所以?”

        “小温同志。”沈寂微弯腰,贴近她,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修长食指轻轻勾了下姑娘软滑细腻的脸蛋儿,语调不紧不慢懒洋洋地说:“男女朋友关系的两个人跟大街上走着,都是要拉小手的。”

        “……”

        “过来,牵着我。”沈寂淡淡地说。

        这头,温舒唯听完沈寂的话之后仔细一品,觉得有几分道理。她虽然单身二十几年,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一把年纪的人了,当然知道正常男女处对象的常规操作。

        反正亲都亲过了,牵个手而已,难度不到两颗星。

        温舒唯给自己做了会儿心理建设,几秒后,伸出左手抓住了沈寂垂在身侧的右手。

        但,尽管之前早有准备,纤细指尖碰上他手指的一刻,她心尖仍不受控制的一颤——常年端枪拿刀的手,看着骨节修长干净冷白,掌心却硬|硬的,触感粗糙,和她的柔滑细腻截然不同,反差强烈。

        温舒唯忍不住勾了下小指,完全条件反射的一个动作,指甲盖儿轻轻搔过对方结着薄茧的掌心。

        第一次牵手,完成得很自然。

        温舒唯心跳砰砰几下,脸发热,暗自悄悄呼出一口气,面上若无其事。

        沈寂将姑娘一系列可爱的小动作和红得滴血的脸颊颜色收入眼中,眸中漫上一丝浅笑,忽觉心情大好,五指分开,大掌收拢,将那只软软的小手囫囵个儿包入掌心,握得紧紧的。

        两人手牵手往小区大门走去。

        从菜市场到小区门口,再到姥姥家的单元楼下,一路无人出声。

        晨光静谧温柔,金色的光线落下,将两人投在花坛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某个角度,仿佛合二为一,亲昵得不分彼此似同一个人。

        突的,温舒唯听见头顶上方响起个声音,慢条斯理地:“姑娘,只是牵个手,至于这么激动?”

        “……”她顿了顿,仰起脖子看身旁那人,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很困惑:“为什么这么说?”

        沈寂说:“你手心儿全是汗。”

        “……谁激动。我今天穿厚了,觉得有点热。”温舒唯本就害羞窘迫,淡定表象被揭穿,一阵心虚,耳根子火烧火燎的。抿抿唇,小声回怼:“说我,你手心不也有汗么。”

        “我喜欢的姑娘头回拉我手。”沈寂淡声,“我高兴,也紧张。”

        “……”

        温舒唯脸蛋一下更红,望着眼前这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不禁又眯了眯眼,陷入沉思。

        这位大佬撩妹的技术如此出神入化信手拈来,事实上,她从很早之前就开始怀疑,他这一身本事都是阅人无数,在一代又一代前女友手下练出来的。

        如今看来,历任前|辈确真□□有方。她深沉地想。

        *

        在单元楼门口和沈寂闲聊了会儿之后,温舒唯带着沈寂上了楼,掏出钥匙开门,请他进屋,给了他一双透明鞋套后便请人到客厅里坐。

        姥姥的房子不大,除客厅饭厅外,一共三个房间。平时就姑娘和老人两个人住,第三间卧室被老人用来堆了杂物。整间屋子装修简单却温馨,无论是摆在入门鞋柜上的哆啦a梦玩偶,还是阳台边上的满是小盆栽的绿植架,都将祖孙两人对生活的热爱和阳光乐观的性格特征暴露无遗。

        沈寂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处居所。

        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