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40

Chapter 40

        chapter        05        甜(六)

        沈寂一番话说完,        温舒唯嘴角不可抑制地抽了抽,彻底静默。

        为了给她留个好印象,直接把烟当薯条吃了,不愧是校霸大佬的暗恋,        果然非同一般,        何其深沉,何其伟大。

        整个屋子就这样安静了好一阵。

        不知过了多久,        温舒唯才终于回过神。她这会儿被沈寂抱在怀里,        整个人坐在他大腿上,        怕扯到他的伤口不敢乱动,只能试着稍微往后撤了点,        话音出口,        有点儿磕巴,“你当时,把烟吃了?”

        怀里的身子娇娇小小,        软绵绵的,还散发着一股甜而不腻的清新香味儿。沈寂内心难得的安定平静,闭着眼贴在温舒唯的耳侧颈窝,贪婪汲取着姑娘身上的体香,        懒洋洋地“嗯”了声。

        “真吃了?”

        “嗯。”

        “……烟嘴呢?也吃了?”

        沈寂静半秒,撩起眼皮瞧她。

        姑娘一双大眼晶亮晶亮,        望着他,满脸的好奇和认真,继续追问道:“你当时吃完之后有没有什么不舒服?香烟真的可以咀嚼食用吗?”

        沈寂:“……”

        沈寂咬了咬后槽牙,手指捏住温舒唯的下巴,        挑高,盯着她,        嗓音低哑:“我一本正经跟你讲了这么多,你就关心这?”

        温舒唯想也不想便正色答道:“我是个记者,可不能放过任何奇闻异事,没准儿就是个头条。”

        沈寂:“……”

        沈寂眯了眯眼睛,原本捏姑娘下巴的大手一移,挪到了她脖子上,五指收拢,轻轻捏住了那段儿雪白纤细的小脖子。

        掐死她吧。

        这个时常傻里傻气,语出惊人,冷不丁冒出句话能气出他一口老血。却偏偏还让他鬼迷心窍惦记了这么多年、招他喜欢得要命的小丫头片子。

        沈寂面无表情地盯着温舒唯。

        温舒唯眨巴着眼睛也定定望着他。

        僵持了大约三秒钟。

        “……”沈寂别过头,自嘲地无声一笑,捏住姑娘脖子的五指微动,捧住她脖颈和脸颊相连处的柔滑皮肤,视线转回来,直白露骨,直勾勾看她,指尖指腹流连摩挲。

        温舒唯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偏着脑袋缩着耳朵躲,又羞又慌,不止是掌心,连t恤后背的料子都被汗打湿了。

        片刻,

        沈寂倾身些许,呼出的气息喷在她嘴唇上,眸色深不见底。他冷不丁说:“老子到底看上你哪儿了。”

        温舒唯:“……”

        温舒唯耳朵和脖子都红透了,支吾着,认真回他:“我也想知道。”

        沈寂闻言,低笑出声,两只大掌并用,团住姑娘粉嘟嘟的小脸儿,给她挤成一个变形的白里透红小包子,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蛋。

        亲一下,嫌不够,又紧接着亲了第二下。

        温舒唯招架不住,在对面要亲第三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抬手轻轻推他,小声斥:“你够了啊。”

        沈寂心情奇佳,向来冷沉的眸子里漫开柔情笑意,扣住她的脑袋把人整个儿裹进怀里抱住,又低头吻她的脑袋顶,一连几下,啧啧作响。

        “……”温舒唯都被他亲懵了,抬手打他一下,面红耳赤地抗议,“你有完没完,亲够了么?”

        “没亲够。”沈寂说,“亲不够。”

        温舒唯简直要给这位大佬跪下了,瞪他,“你背上还有伤,消停点儿。”

        沈寂伸手,食指慢条斯理卷起她一缕微润的乌黑发丝,沿指节缠绕几圈,又松开,那截黑发便形成一截波浪纹。他拨弄着那段波纹,动作亲昵到极点,懒洋洋道:“从高三到现在,一共十年,三千六百天,咱们每天亲的次数算三下,小温同志,你可差我整整一万零八百个吻。”

        温舒唯:“……”

        “我给你把零头抹了,取个整,我一共就还得补亲你一万下。”沈寂说着,手指摸到她软软的耳垂,捏了捏,“也没占你便宜不是?”

        温舒唯已经被沈大爷这番既荒诞离奇,又能自圆其说的神奇逻辑给震住了。

        十年三千六百天,一天亲三下,一万零八个吻,还大慈大悲给凑个整打个折,她是不是该真诚地唱一首感恩的心送给你?

        再结合之前“烟当薯条吃”这件奇事。

        温舒唯甚至有点儿开始怀疑这位大佬的脑子是不是不太正常。

        ……算了,特种兵兄弟的脑回路可能都比较神奇,还是要理解。她在心里宽慰着自己,沉默须臾后,又觉得很奇怪,“但是,如果你真的高三就暗恋我,为什么当时不跟我告白?”

        沈寂脸埋在她温热的颈窝处,传出的声音闷闷的,很哑,听不出什么语气:“我告了。”

        温舒唯:?

        温舒唯一下子瞪大了眼,惊愕道:“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