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39

Chapter 39

        chapter        05 甜(五)

        四下漆黑,        只有卫生间透出丝丝亮光。

        温舒唯猝不及防,大脑一片空白,错愕地瞪大了眼睛,呼吸瞬间便被对方吞噬。最初的零点几秒震惊后,        她回过神,        脸红得快烧起来,右手悬空,        左手抬起抵在沈寂胸前,        试图把他推开。

        触到的皮肤结实而柔韧,        温度滚烫得像火。

        她被烫到,指尖一阵轻颤,        闷闷地含混抗议了句什么。

        那声响听在沈寂耳中,        似呜咽又像娇嗔,小猫儿爪子似的,挠在人心尖上,        他头皮发麻口干舌燥。嫌姑娘推搡碍事,单手把她左边那只纤细腕子捏住,举高过头顶,反身一把将人整个儿给摁死在墙壁上。

        男女之间,        天生力量便有悬殊,再加上她右手使不上力,        他只稍微下劲儿,便压制得她动弹不得。像个任人摆布的玩偶,在他指掌下惊慌失措犹如一叶孤舟。

        温柔和克制都是面具,撕开伪装,        沈寂原形毕露,狼性本能暴露无遗。他一手扣住温舒唯手腕,        一手箍住她腰身,低着头,没有试探也不给她缓冲时间,贪婪放肆,霸道占|有,兽般啃咬着姑娘柔软的唇。

        这滋味儿清甜美好,暌违已久,在过去的十年中,曾无数次光顾他梦境。

        温舒唯耳根子都红透,心跳快突破极限,一呼一吸间全是他的味道,皱起眉,手被钳制无法动弹,只好把脑袋偏向别侧,想躲。

        刚有动作,下巴便被一只大手捏住,轻而易举掰回来。

        “沈……”她羞得要炸了,愤愤地想骂人。

        熟料刚一张嘴,却正中那人下怀。

        沈寂再次吻住她,这回,不满足表浅的嘴唇触碰,不再浅尝辄止,舌趁机撬开她的两排牙齿,钻进去。

        “……”

        温舒唯一下瞪大了眼睛,直跺脚,心慌意乱得都快晕过去了。

        沈寂闭着眼,吻得深而重。

        她只觉舌根被他吮得发疼,仿佛魂魄都要被他从嘴里吸出来。大脑缺氧,神思抽离,后头直接连挣扎都忘了,只能迷迷糊糊地由他引导,被他勾着走。

        不知过了多久,

        疾风骤雨总算告一段落,沈寂放开她,唇轻浅地碰着她嘴角和梨涡,闭着眼,额头轻轻贴着她的,沉沉平复呼吸。

        整个屋子里静极了。

        好一会儿,温舒唯睁开眼,两只眸子被他欺负得雾蒙蒙的,眼线和眼影都被沁出眼角的泪珠晕开,又羞又气,凶巴巴地瞪着他。

        沈寂眸色仍深,往后稍微与她拉开些距离,眼底阴霾一扫耳光,蕴着一丝笑意,也直勾勾盯着她看。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差不多三秒钟。

        沈寂低笑出声,抬手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头揉了把,“看什么看,跟个小花猫似的。”

        姑娘一脸正色地看着他,眯眯眼,片刻,很认真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色?”

        沈寂:“……”

        沈寂:“你给我好好说话。”

        温舒唯闻言,沉思一秒,换了个比较委婉一点的说法:“你为什么这么如饥似渴?”

        沈寂:“……”

        沈寂:“我怎么饥渴了。”

        “亲就亲吧,哪儿有人第一次接吻就,就……”她脸烫得几乎失去知觉,顿了下,支支吾吾挤出下文,“就用舌头的。”

        沈寂懒洋洋道:“咱俩又不是第一次。”

        温舒唯:“……”

        温舒唯愣住,顿两秒后忽然想起什么,惊诧万分,“难道顾文松说的是真的?”

        沈寂微皱了下眉:“谁?”

        “我弟弟啊。”

        “你弟跟你说什么了。”

        温舒唯卡壳一阵,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老实巴交地回答,“我弟说,十年前他看见你偷亲了我。就在我姥姥家楼下。”

        沈寂听完,这回没说话,依然保持着把温舒唯抵墙上的姿势,没什么表情地垂眸,看着她。

        温舒唯见状,莫名生出一种“啊哈,被我抓到小辫子了吧!哑口无言了吧!”的迷之胜利感,和“窥伺到狠人校霸传奇大佬少年时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的兴奋。

        片刻,她清了清嗓子,朝对面的大佬微微一笑,抬起还缠着纱布的右胳膊,带安慰性质地轻轻拍了拍沈寂的肩,很开心地说:“沈队,采访你一下,你现在是什么感受?是不是觉得很尴尬,很不知所措,很无地自容?”

        沈寂:“……”

        沈寂盯着她,忽然道:“你弟有一点没说对。”

        温舒唯:“唔?”

        “不是‘偷’亲。”人沈大爷脸色淡淡的,浑然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镇定自若,“不管十年前,还是刚才,我都是正大光明地亲。”

        温舒唯:?

        温舒唯红晕未褪的脸蛋儿上流露出一丝迷茫,问他:“你们特种兵平时的训练任务里,都包含着‘如何把脸皮练成铜墙铁壁’这一项吗?”

        沈寂:“……”

        沈寂盯着眼前的小姑娘,眯了眯眼睛。半秒后,原本扣住她腕子的大手顺着那条细胳膊往下滑,找到她同样纤细雪白的小脖子后颈,拎小猫儿似的,轻轻捏住。

        姑娘不明所以,眨巴着雾蒙蒙亮晶晶地眸子,望着他。

        “小温同志。”他微俯身,嘴角微微勾起到弧,声音低低的,有点儿沙哑,“看来你对你男人还是不够了解啊。”

        “唔?”

        “老子要真饥渴起来,今儿就能把你给上了。”

        温舒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