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36

Chapter 36

        chapter        05        甜(二)

        国安局,        全称是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局,温舒唯虽是个平头小老百姓,但从事新闻工作这么多年,这个机构还是有所耳闻。

        能和国安局这三个大字沾上边的,        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初秋天,        夜风夹杂森寒杀气,卷起马路牙子上的枯枝落叶。街上行人被风吹得裹了裹衣服,        加快步子,        路边卖糖葫芦串儿的大爷咬着叶子烟,        慢悠悠地收起板凳扑扑灰,嘴里吆喝着:“要下大雨了,        收摊儿了收摊儿,        糖葫芦便宜卖啊,十块钱三串!”

        温舒唯坐在西北菜馆里,抬起头,        目送沈寂离去。

        男人脚下的步子快而稳,咬着烟走出餐馆,径直上了车,发动引擎,        黑色越野很快便汇入车流淹没于夜色中。

        风更烈,街对面一家烧烤店的防雨防水布被吹得猎猎作响。

        温舒唯皱起眉,        心里七上八下不安稳,收回视线强行往嘴里塞了几勺面皮儿。焦虑取代了饥饿感,她看着一桌子几乎没动过的菜,思考两秒,        最后叹了口气,挥挥手,        “老板,麻烦打包!”

        *

        国安局属政府机构,性质特殊,与大部分涉密部队一样,办公地区十分隐秘,规划落脚时便有意避开了繁华闹市区。云城是国家一线大城市,经济繁荣发达,海纳百川,龙蛇混杂,安全工作任务重,因此云城市国安局地处西四环,周围荒芜,都是营区大院儿,地图上压根定位不到。

        机构大门两侧各有一名站岗哨兵,持枪着陆军军装,神色冷峻威严。门前画有明黄色警戒线,边儿上立个牌子,写“卫兵神圣不容侵犯”,寻常人别说入内,就连走近几分都会被严肃呵斥驱逐。

        夜里10点左右,一辆黑色红旗车自机场路来,从四环高速的滚滚车流中突围而出,特立独行,拐个弯,由一条僻静小道平稳驶下,进入一片脱离城市建筑群的“荒芜地带”。

        开车的班长叫张子涛,穿作训服,戴军帽,今年十九岁,是新兵连刚分进云城军区的驾驶员。平时负责驾驶军车接人送人。

        坐在副驾驶位的是云城军区政治处的副处长余锋,后排位置还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便是今晚张子涛班长从机场接回的人。

        车里死寂,一路无人说话。

        张子涛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了后排两人一眼。

        后排右侧坐着的是一个女军官,肩上一毛二,是个中尉。那姑娘模样是真的漂亮,白皮肤,鹅蛋脸,穿一身陆军军服,眼神清明端正,眉眼间透着一股正气与英气。或许是车里有些闷,她摘下军帽抱在臂弯处,露出一头乌黑的齐耳短发,脸上妆容清淡。

        坐在女军官身旁的,则是一个已经上了年纪的中年人。

        中年人五十几岁的年纪,身着深绿色军服,军装笔挺,一丝不苟,肩上肩章外端衬金色松枝叶,内缀一枚五角星,来头了得,少将级军衔。他脸色十分沉肃,或许是常年面容严肃不苟言笑的缘故,眉心处已形成了三道“川”字纹,唇紧抿着,从那面部的轮廓和五官底子,能判断出他年轻时的相貌必然英俊。

        地方上的领导干部,人到中年,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发福。但部队里的军人大多严于律己,这位少将人物便是其一,虽年近六十,但他体态挺拔,不见大腹便便,也没有丝毫油腻感,十分的难得。

        张子涛暗中观察两人须臾,琢磨着,收回目光看前方,安安静静开车。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来,没什么语气地问:“还有多久才到?”

        问话的是后排坐着的中年人。

        闻言,副驾驶席位的余副处抬头往前看,回答道:“快了,估计还得十来分钟。”他说着笑了下,“沈政委有好些年没来过云城了吧?”

        “是有些年头了。”沈建国转头看窗外,这条路上路灯昏暗,周围都是一些低矮厂房,没有一栋超过七层楼的建筑。他沉吟片刻,道:“上次来,我儿子还在念高中。”

        极寻常的一句话,说也说得平淡,教人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一旁的女军官却看向中年人,微微抿唇,神色复杂。

        沈建国是西部战区的人,从一线离开后便常年待在西藏,余副处和这位首长的接触少之又少,并不知其中的内情。听见这话,他随口便笑问一句,道:“令郎多大了?”

        沈建国闭眼,眉宇间隐有疲态。他沉默了会儿,回答:“快三十了。”

        “那差不多。”余副处本就是开朗善谈的性格,接话又说,“您儿子只比我儿子大两岁。对了,孩子是做什么工作的?”

        沈建国难得露出一个笑容,“和咱们一样,当兵的。”

        余副处笑起来,“我本来也打算让我儿子念军校,结果那小子喜欢音乐。我寻思着吧,咱老余家几代了也没出个艺术家,正好他妈也喜欢音乐,我们也就随他去了。”

        “搞艺术好啊。”沈建国说。

        “唉,还是该弄进部队,我都有点儿后悔。”余副处摆摆手,“地方上的青年,思想方面总体来说还是太过自由散漫,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

        两个中年人随口聊着。

        片刻,余锋又想起什么,问道:“对了,政委您儿子是哪个军种,现在在哪儿啊?”

        “海军,单位在亚城那边,蛟龙突击队的。”沈建国没什么语气地说,“前些日子听说被借调到云城这边来了。”

        余锋诧异,回头看沈建国,“来云城了?在哪个单位?”

        沈建国随手指指他,答:“就你们那儿。”

        余副处一愣,万万没想到这会儿自己手底下还杵着这么一樽大佛,疑惑道,“叫什么名字?”

        沈建国静了静,回答:“沈寂。”

        闻言,饶是年轻时沙场歼敌枪林弹雨、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余副处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沈寂这个名字,余锋自然是听过的——在军校那会儿就因为各项成绩太过突出,引起了许多单位的注意,后来海军陆战队下手最快,这棵好苗子就被特招进了蛟龙突击队。年纪轻轻,执行过多项重大任务,立功无数,名号可谓响彻三军。

        沈寂刚被借调到云城军区时,来找余锋签过字。余锋跟沈寂打过照面,对那年轻人印象挺深。

        穿着迷彩服,身形高高大大,那五官长相是真的好,就是眉眼太冷了,嘴角偶尔挑起一丝笑,但那笑容也疏离寡淡难以接近,整个人有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狼性和狠劲儿。

        一看就是个刺儿头,等闲降不住的主。

        不仅余副处非常诧异,就连开车的小班长张子涛都惊了。

        军校生自入学之日起算军龄,沈寂从军十一年,竟从没听人提起过,他上头有个叫“沈建国”的将军老爹。

        这也忒他妈低调了。

        “……”余副处一时半会儿找不着合适的说辞,静默数秒后,朝沈建国挤出一个由衷敬佩的笑容,说:“政委真是高风亮节。”

        沈建国却忽然没了说话的兴致,闭眼捏眉心,不再吭声。

        一旁的女军官观察着将军脸色,有些犹豫。好几秒才像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呼出一口气,道:“政委,您这次来云城,您儿子知道么?”

        沈建国摆手。

        郭芸闻言,一副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表情,片刻,叹息不语。

        “那兔崽子就这鬼德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用理。”沈建国说。再睁开眼睛时,他面上已恢复一贯的严肃冷峻,侧目看郭芸,吩咐道:“小郭,把移交给国安局的资料准备好。正事儿要紧。”

        郭芸沉声:“知道了。”

        *

        红旗军车驶向国安局大门。

        哨兵抬手召停。其中一个端枪战士走上前,抬手敲车窗。

        驾驶室的车窗落下来。

        战士眼神戒备警惕,皱眉道:“请问有什么事?”

        “云城军区余锋。”余副处出示军官证,沉声道,“车上是西藏军区沈政委,过来办事。”

        上头应该早有交代,战士听完点点头,退开半步,敬礼放行目送。红旗车驶入国安局大院儿,停下。

        沈建国和郭芸分别从后排两侧下车。刚停下,便听见一阵脚步声匆匆赶来,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道人声,说道:“对不住啊沈老哥,我这儿刚开完会,本来还说亲自去机场接的。实在对不住啊。”

        来人五十来岁的年纪,中等身材,两鬓斑白,脸上堆着充满歉意的笑容。

        沈建国抬手拍拍他肩膀,笑:“都老战友,别客气。”说完转身介绍,“云城军区余锋,这是江局。”

        两人握手。

        “唉,你说你,找个信得过的孩子送来不就行了。还亲自跑这一趟。”江安民说。

        沈建国笑,“这么重要的资料,其他人我不放心,亲自来,心里踏实。”

        “这么多年了,还是和以前新兵连里一样小心。”江安民打趣儿几句,退身往后头的办公楼一比,说:“走走,上去聊。”

        几人说着话,正要离去,又一阵汽车引擎声在身后响起。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一辆黑色越野车紧随其后驶入了大院儿,车就停在军用红旗旁边。

        江安民和余锋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正要走,沈建国却站定了步子。他看着那辆夜色中的黑色越野,眉头皱着,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什么。

        江安民和余锋对视一眼,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女军官郭芸也狐疑,不好问什么,只能伸长脖子也跟着首长往那辆黑色越野瞧。

        数秒后,黑色越野车驾驶室一侧的车门开了,下来一个身形高大而笔挺的男人。那人穿一件简单的深色衬衣,底下裤子宽松,腿格外长。他嘴里咬着一根烟,看着匪气与正气并存,神色冷漠,漫不经心,似乎压根没察觉到另一拨人的存在,目无他物,眼神都不带往旁扫,迈开长腿径直就往办公楼那头走。

        对方身姿笔挺,长腿笔直,长得也好,郭芸忍不住便悄悄多看了两眼。

        那人走近,距离缩短,女军官看清那张五官面貌,一愣,反应过来什么,迟疑地扭过脑袋看身旁的沈建国,动动唇,欲言又止。

        余锋脸色表情也陡然变得复杂微妙。

        经过几人,俊朗青年顿都没顿一下,视若无睹。

        却突的,

        沈建国冷不防开口,没有语气地说:“眼瞎了?”

        在场众人:“……”

        话音落地,沈寂身形一顿,步子停下了。烟在嘴里慢悠悠咬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