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34

Chapter 34

        chapter        04        蜜(七)

        听见“女子监狱”四个字,        姚杏儿目光有一瞬惊愕的空洞。

        姚杏儿少年成名,是国内最早一批的初代网红之一,这些年,凭借着靓丽美艳的外形和带货能力,        一直高居网络红人势力榜榜首、微博粉丝千万不说,        甚至还靠天裕集团的关系拿到了一些影视剧方面的资源,参演过不少网剧电视剧,        已半只脚踏进娱乐圈。

        就在半个月前,        天裕集团副总裁刘正阳还带她参加了一个影视圈大佬齐聚的饭局,        安排她去试镜某大制作商业大片的女三号角色。

        如今,原本的璀璨星途没了。

        等待她的,        将是漫长无望的牢狱之灾……

        想到这里,        姚杏儿脸色惶然怔忡,竟突的身子一抖打了个冷战。前所有为的恐惧、不安和愤怒,如海水一半将她吞噬,        她瞪大了眼睛怒视着温舒唯,忽然尖声道:“是你?是你让刘正阳弃我如敝履?是你毁了我的一切!”

        温舒唯看着这个众星拥月昔日风光无限,如今却身陷牢笼狼狈不堪的大网红,面无表情说:“我不认识什么刘正阳,        我只知道,人在做,        天在看。你如今得来的种种,都是咎由自取。”

        “对。不是你,不会是你……”姚杏儿却像完全没听见温舒唯的话,自顾自思索着,        自言自语,“我查过你的背景,        你没这么大能耐……那是谁,那会是谁?”

        她自说自话,两只戴着手铐的手握成拳,用力到骨节处都泛起青白色。整个人焦躁不安到极点。

        枸杞茶观察了这女的两秒,皱起眉,压低嗓子对身旁的女刑警嘀咕:“这整容脸怎么回事儿啊,神叨叨的,别不是受刺激太大直接傻了吧?”

        岑燕瞥他一眼,冷冷打趣:“怎么,有点儿不忍心?”

        “我不忍心什么,一不是我朋友二不是我媳妇。”枸杞茶翻个白眼,慢悠悠地说:“我只是心疼,心疼咱爱岗敬业的岑警官接手了这么个疯婆子。”

        岑燕脸色微红,眼一瞪,没说话,收回视线拿胳膊肘狠狠顶了下这人前胸。

        枸杞茶吃痛,抱着杯子夸张地弯下腰。

        这时,姚杏儿像反应过来什么,唰一下猛抬起头,目光跳过温舒唯,径直望向站在她身旁的男人。这人个头极高,身材高大,背脊笔直,是一条挺拔又利落的线,五官英俊俊朗,甚至俊出了几分与那身冷硬气质矛盾的少年气,整个人的气质冷淡散漫,漫不经心,浑身的气场与压迫感却强得逼人。

        一看便知绝非平凡角色。

        姚杏儿不确定地盯着沈寂,话出口,甚至带着几分胆怯似的颤音,“是你?”

        沈寂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眼旁观,不语。

        “是你给刘正阳施压?是你在背后动的手脚?”姚杏儿浑身不可抑制地抖着,眼神惊恐憎恶,“是你毁了我?”

        沈寂还是那副冷淡又漠然的态度,没说话。

        这反应似乎激怒了姚杏儿。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厉声怒斥:“为什么?!我和你有什么过节!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

        嗓门儿尖锐刺耳,几句话吼完,整个问讯大厅都静了。

        所有正在埋头工作的警务人员同时皱眉,看过来,甚至连几个偷电瓶的惯犯都忍不住悄悄抬眼,伸长了脖子打望。

        一秒钟过去,两秒钟过去……

        到第三秒的时候,始终静默不语、把顶流网红当空气的沈寂总算是有了回应——他打了个哈欠,侧目瞧向一旁抱着保温杯的枸杞茶,眉微拧,不太耐烦地淡声说:“不是要让做笔录么?麻烦快点儿,我一会儿还准备带我家姑娘去吃炒面片儿。”

        枸杞茶:“……”

        姚杏儿:“……”

        温舒唯:“……”

        众人:“……”

        整个大厅再次安静了几秒钟。随后,还是走南闯北见过无数大世面的枸杞茶最先回过神。他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扭头看向姚杏儿,斥道:“嚷嚷什么?这是你能随便喧哗嚷嚷的地方么?当公安局是你家?”

        与此同时,手上的保温杯重重往桌面上一放,砰一声。

        姚杏儿被这声响吓得又一抖,怔忡须臾,回过神,彻底崩溃,泪珠子一下从眼眶里流出来。她怕蹲牢房怕吃牢饭,怕极了等待自己的未知的一切。她只是想教训一下温舒唯,让这个讨厌的小网红在网上挨挨骂吃吃瘪,知道自己的厉害,从没想过会犯罪。

        她哭着看向沈寂,语气和姿态都彻底软下来,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过你……但是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我才二十七岁,我的父母都还在老家等我回去尽孝道,我不能坐牢,我真的不能坐牢……”

        沈寂开口,很冷漠,“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认识你。你犯不着跟我道歉。”

        “……”姚杏儿一愣,反应过来,又看向温舒唯,眼泪流得更厉害,近乎哀求了,“温舒唯……唯唯,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上次在后台,我不该动手打那个小女孩儿,你之前不是让我发微博公开给她道歉么?我愿意,我发微博,我公开给她道歉,公开给你道歉,或者你想要经济赔偿都行……只要我不坐牢,只要你撤诉,别把我送进牢房,我什么都听你的!大家都是一个平台上的,也算朋友,求你……”

        话没说完,一只手掌便竖起来,“停。”

        姚杏儿一双大眼睛哭得红红的,看着她,收声。

        温舒唯不想听了。她抬眼看姚杏儿,没什么语气地说:“首先,我们不是朋友,从来没有半点儿交情。其次,杏姐,你当网红享受名利的同时,真的该多读点数。”

        姚杏儿:“……”

        “抢劫伤人,是刑事犯罪,属公诉案件,被害人根本不能撤诉。从我的角度,最多对你表示谅解,向法院书面说明,请求法院对你从轻处罚。”温舒唯道。

        一听这话,姚杏儿心下一喜,红肿的眼睛里忽而蹭地亮起两束光。她看着温舒唯,满目期待地说:“那你的意思是……”

        “不过很可惜,”温舒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道,“我不准备原谅你。”

        姚杏儿如遭雷击,一下子怔在原地,不知还能说什么。

        “自己种的果,就要自己吞下去。”温舒唯说着,很浅地弯了弯唇,“毕竟这世道,德不配位,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

        负责给温舒唯做笔录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女警官。女孩儿瘦高瘦高,白净清秀,看着不过二十三四,齐耳短发,略施淡妆,应该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

        温舒唯印象中,从事军警职业的女性大多飒爽干练,英姿勃勃,这女孩儿却是个中异类,不仅人长得温柔,连说话的声音都细细柔柔的。

        温舒唯观察到,整个过程中,年轻女警只偶尔开口询问温舒唯几句,其余时间则都低着头认认真真地做记录。

        时不时,再拿余光偷偷瞄一眼坐在自己身旁,低垂着眉眼冷漠不语的沈寂。

        再收回视线时,小姑娘脸便红红的,少女的娇态和羞怯纤毫毕现,瞧着愈发美艳。

        温舒唯心下觉得有趣,眨眨眼,观察了小女警一会儿后,眼风又悄悄扫向一边,去看沈寂。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沈大爷坐在旁边等她,手里拿手机,屏幕上花花绿绿一片彩,看着像是某种单机手游。而他垂着眸手指操作,从始至终压根都没看那漂亮小女警一眼。

        啧。

        温舒唯在心里替小女警叹了口气。

        如此佳人,比不上一个不知道过时几万年的单机手游,这位睁眼瞎大佬凭实力单身这么多年,果然是有原因的。

        做完笔录,小女警向两人客客气气地说了句“谢谢,辛苦了”便转身离开。

        温舒唯也站起身。正要说什么,一道男性嗓音却从屋外传进来,爽朗阳光,笑道:“都搞定了吧小李?”

        被称作小李的小女警忙颠颠地点头:“韩哥放心,我都记好了。”

        “行,辛苦你了。忙去吧。”

        温舒唯回头。

        是之前那个帅气挺拔的“枸杞茶”警官。两人说完话,枸杞茶提步进门,小女警则消失了踪影。

        估计这人就是沈寂之前提到的“转业后在丛云区公安局工作的军校学弟”了。温舒唯在心里猜测着枸杞茶的身份,脸上扬起笑,已经准备跟对方打招呼。

        谁知她这厢还没来得及开口,枸杞茶那厢就先望向了她,笑呵呵地喊了句:“嫂子好。”

        温舒唯:“……”

        在那短短的零点几秒间,温舒唯有一瞬的茫然,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每个和沈寂有关的人物一出场,就会非常默契地喊她一声“嫂子”。

        难不成自己和沈大佬有什么夫妻相?

        没等温舒唯回话,枸杞茶那边便又笑盈盈地望向了沈寂,随手拖了把椅子坐到沈寂旁边,伸手拍他肩,“真稀奇,八万年都遇不上你找我办件事儿。怎么样寂哥,这事儿老弟给你办妥当了吧?”

        沈寂丢给枸杞茶一根烟,侧过头,视线直勾勾落温舒唯身上,伸手指了下枸杞茶,懒声说:“韩宇。扫黑组的一把手。”

        温舒唯一听,当即肃然起敬目露敬佩:“韩警官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