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32

Chapter 32

        chapter        04        蜜(五)

        温舒唯脸热如火,        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双晶亮的眸瞪得圆圆的,瞪着沈寂。整个人仿佛被置于一台烤架上,        从头发丝儿到脚指头都要被烤熟了。

        沈寂倒一派自如,        捏她脸蛋儿的手移开,眼底犹藏一丝浅淡笑色。

        急诊室一带不同于挂号大厅,        这里的病号情况严重许多,        有的出车祸撞破了头,        疼得呲牙咧嘴,血顺着脖子根往下淌;有的从楼梯上滚下去,        摔折了骨头,        哎哟连天地呻|吟,总之,看着情况都不好。

        温舒唯有些怕血,        又见那些急诊病人可怜,很快便收回目光,不忍心再看第二眼。总是无意识地往沈寂身后躲。

        沈寂察觉,大手轻轻捏了捏她的左臂,        带着安抚意味。

        两人走到3号急诊室附近,刚到门口,        一个穿白大褂的青年便从另一侧的楼梯口小跑下来。说来也是巧,三人正好打上照面。

        “寂哥!”青年笑着招呼了声,大步上前,“你刚说你急着过来,        我看你半天没到,还正说给你打电话呢……”说着注意到温舒唯,        眼前一亮,面上笑容更加灿烂:“这就是嫂子吧?”

        青年装束,白大褂里套军装,显然也是一名军医。他瘦高身形,年纪看着也就三十上下,鼻梁上架一副无框眼镜,斯斯文文英俊清秀,笑起来教人觉得格外亲切。

        温舒唯听见青年叫“嫂子”,脸色更红,不好解释什么,只能干笑着冲他点点头:“你好。”

        沈寂说:“这张弛,我朋友。这是温舒唯。”

        温舒唯和名叫张弛的军医又互相笑着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

        张弛把手里拿着的笔和本子放进白大褂的兜,视线在温舒唯身上打量一圈儿,问道:“嫂子哪里不舒服?”

        没等温舒唯答话,沈寂先开口了,“右边胳膊受了伤。”他边说边小心翼翼地托起她右手手腕,递到张弛眼皮底下。

        张弛看了眼。

        纤细的小臂被什么东西勒过,皮下毛细血管都破了,淤青成团,印着几道触目惊心的红棱子。整只胳膊比左侧完好的那只要肿足足两圈,像被人往里打了气,情况不容乐观。

        张弛皱眉,道:“号挂了么?”

        沈寂把就诊单递过去,张弛接过,道:“来,跟我进来。”说完便带着两人进了3号急诊室,反手关了门。

        急诊室干净纯白,摆着两张医生用的办公桌,两张桌前分别是供看诊病人坐的椅子。旁边还摆放着检查治疗用的医用单人床,以及几个放文件资料以及医用品的柜子。

        “来,寂哥,先扶着嫂子坐下来,我得给她检查一下。”张弛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打开电脑,在上头调出温舒唯的挂号记录。

        温舒唯坐下来,沈寂站旁边。

        “今天正好是我值急诊班。本来有个兄弟过生日,我都说跟同事调换一下的。幸好寂哥电话来得早。”张弛十指飞快在键盘上敲打,随口笑道。

        温舒唯闻言,客客气气地说:“真是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嫂子你千万别跟我客气。”张弛随意一摆手,紧接着顿了下,有点儿为难地看向温舒唯,道:“嫂子,我得检查一下你这胳膊有没有伤到骨头,如果伤到了,我得先给你正个骨。可能有点儿疼。但这没办法,只能委屈你忍忍。”

        温舒唯正要说话,边儿上冷不丁又响起一嗓子:“很疼?”

        张弛有些无奈地抬起头,说:“肯定多多少少会疼,我尽量快点。”

        沈寂皱眉,没说话。

        张弛又看向温舒唯,试探问:“嫂子,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温舒唯赶紧摇头,笑笑,“检查嘛,能有多疼。没事的,我能忍住。”

        张弛随后便伸手握住了温舒唯那只惨不忍睹的右臂。

        正要有所动作。

        突的,

        “等等。”沈寂忽然出声。

        张弛一卡,迷茫地抬起脑袋。茫然之余,张医生还有点狐疑,不知道这位向来做派风格利落狠戾、说一不二的大佬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磨叽事儿多。

        温舒唯也困惑地抬头看沈寂,问:“又怎么了?”

        沈寂动身,迈开长腿往她又走近半步,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竟低柔得不可思议,“一会儿,怕疼就抱着我。知道么?”

        温舒唯本来就不是多娇气的姑娘,闻言默了默,很认真地对他说:“我不怕疼。”

        沈寂语气很冷静,“我怕。”

        温舒唯:“……?”

        “我怕你疼。”沈寂道,“我心疼。”

        温舒唯:“……”

        两人一番对话,听得旁边的张弛默默收回视线,无语望向天花板。

        张弛有点儿欲哭无泪——不是,他放着兄弟的生日宴羊肉汤不去吃,上赶着跑来值急诊班,他到底是为了啥啊他?

        就为了吃你沈大佬的一顿黄金狗粮?

        急诊室里的空气足足安静了三秒钟。随后,张弛终于清了清嗓子,决定勇敢地站出来维护一下自己身为医生的尊严。

        他一本正经地说:“沈寂同志,请你不要妨碍我给病人做检查,如果你担心嫂子,你可以搬个凳子坐旁边盯着我给她检查,要还不放心,你也可以直接把嫂子抱怀里让她坐你腿上,这样你俩紧紧依偎卿卿我我,可能都比较有安全感。我这建议咋样?”

        沈寂听完,面无表情地思考了下,“可以。”

        “……”

        可以个屁。

        温舒唯实在不明白,就只是检查个手臂而已,这两位光辉伟大的解放军同志戏怎么会这么多。

        “就这么直接开始吧。”温舒唯深吸一口气吐出来,“我没事,我很好,我特别坚强,我真的不怕疼。”

        沈寂盯着她,“你确定?”

        “嗯。”

        “真不怕?”

        “嗯。”

        “不要我抱?”

        温舒唯:“嗯!”

        沈寂一侧眉峰高高挑起来,右手食指屈起,轻轻刮了下姑娘小巧挺翘的小鼻尖儿,低声道:“你说的,到时候可别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