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28

Chapter 28

        chapter        04        蜜(一)

        一阵秋风扫落叶的声音。

        温舒唯:“……”

        如果可能的话,        她很想飞起一拳头让这位大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她额头滑下一滴豆大的冷汗,眉心抖了抖,决定自动屏蔽沈寂那句骚里骚气的“要你亲爸爸一下”,和耳垂处传来的丝丝缕缕酥|痒感。

        脑袋往侧一偏,        躲开他捏在自己耳朵上的手指。然后深吸一口气吐出来,        叹气,默念几句“骚男人的骚操作,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然后重新抬起脑袋,        非常平静地看向站在自己跟前的高大男人,一只手伸出去,        摊开。

        沈寂低眸,        看眼那只白生生的小巧手掌,“干什么。”

        “手不是疼么?”温舒唯说,“给我,        我帮你看看。”

        沈寂扬了扬眉,身子慢条斯理地又往她走近半步,把右手递过去,放进姑娘粉□□白的手掌心儿里。视线瞬也不离地直直盯着她。

        男人的掌骨十分宽大,        指节骨节分明,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        指甲盖饱满圆润,在夜色冷光霞呈现出一种非常健康的淡粉色,看着非常的干净漂亮。

        温舒唯低头捏住他的手,细嫩的指尖儿无意间摸到对方指腹和掌心结着一层薄薄的硬茧,        触感粗糙有力,和她的滑腻截然不同。

        心突的通通两下。

        她耳根子发热,        强自定下心神,一手托住对方的手背,另一只手握住他瘦削修劲的手腕骨,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地转动了下。

        对面倒吸一口凉气。

        温舒唯心一慌,脑袋唰一下抬起来,看他,紧张极了,“这么疼吗?”

        沈寂直勾勾瞧着她,“嗯。”

        “不然去医院吧?肯定是刚才和那男孩儿动手的时候扭到了。万一要真伤到了筋骨,那得及时处理……”她眉头皱得紧紧的,说着一顿,回头看了眼那辆停在不远处空地上的黑色越野车,自言自语,“伤了手腕肯定是没法开车了,我又没带驾照,还是打个车吧。”

        说完,温舒唯放开沈寂的手腕,从包包里翻出手机,打开地图搜索起了离派出所最近的医院。

        谁知就在这时,头顶上方却传来一阵极低的轻笑,沉沉的,几不可闻。

        温舒唯:“……”

        夜沉云黑,忽的一阵冷风吹过来,她脑子一怔,直到这会儿才算反应过来。

        她手里还拿着手机,手机上还停留在高德地图里搜索“医院”的查找页面,抬头看沈寂,眯了眯眼睛。唇抿着,不说话。

        再看看那头的沈寂。

        他薄薄的唇弯着,眉目舒展,眸垂着,在看她,浓黑的睫毛像是黑色蝴蝶的两瓣儿羽翼,在那冷白色的面部投落下浅浅淡淡的阴翳。那双棕色的桃花眼里清若浅溪,盈着几分笑色,映出一个腮帮鼓鼓有点儿生气的姑娘。

        此时此刻,温舒唯简直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堂堂一个人民解放军,马上都奔三的人了,居然还会装手疼卖惨来博取无知老百姓的同情?

        你是沈三岁吗?

        温舒唯默,无言以对。

        沈寂也很安静。大约过了有三秒钟的时间,他才弯下腰,倾身往她贴近些许,声音低低的,听着有点儿慵懒的沙哑,“这么心疼我?”

        “……”

        温舒唯抬手扶了扶额,道:“正常情况下,任何关系不错的朋友说他手疼,我都会紧张得给他满世界找医院。这是对朋友最基本的关怀。”

        “是么。”沈寂半抬眉,“对朋友的关怀?”

        温舒唯理所当然:“对啊。”

        沈寂嘴角很淡地挑了下,这回没再出声,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她,须臾,两只胳膊抬起来,伸手握住了她的双肩。像是要做种事前的一种前奏程序,固定住她,不让她有机会掉头抛开或者躲避。

        温舒唯一愣。

        夏季衣物本就轻薄,她上身只穿了件长袖衬衣,只隔一层衣料,她能清晰感觉到男人温热宽大的掌心轮廓,和修长十指在她肩膀上收拢的力感。

        “……”温舒唯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心跳骤急,只觉全身血液都在瞬间一股脑的冲上了头顶,翻涌奔腾,瞬间将她脸蛋和脖子耳朵烧得红彤彤一片。

        沈寂弯下腰,埋头朝她贴近。

        温舒唯胸腔里擂鼓大作,心慌意乱头皮发麻,紧张得都快吐了。

        夜色下,男人冷戾英俊的脸庞一寸寸贴近。

        距离在缩短,二十公分,十公分,五公分……

        她几乎已能闻到沈寂清冽夹杂烟草味的呼吸。

        “……”温舒唯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脑子里搅着一团乱麻,纯粹是被吓得闭上了眼睛。整个身子都僵住。

        她想,自己此时的面部表情肯定非常的狰狞且扭曲。

        男人的呼吸在她唇畔位置流连了约莫半秒,便又缓缓下移。

        温舒唯察觉到,心生不解,有点茫然又有点害怕地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睛——

        沈寂双手扶在她肩膀上,高高大大的身躯半弓着,竟微侧着头,把右边侧脸贴在了她胸口处左心房的位置。从温舒唯的角度只能看见一颗黑乎乎的脑袋,和对方高挺的鼻骨,低垂的眼睫。

        “……”

        天。

        谁来救救她。

        温舒唯指尖都在抖,浑身发热,明显感觉到自己全身血液的流速都在加快,仿佛下一瞬,整颗心就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般。支吾着动唇,想说什么,但是语言功能似乎都在这漫无边际的羞窘海洋中被吞噬,她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时间缓慢流逝。

        沈寂闭着眼,眉目冷静,不动声色,脸颊贴在她心口位置。

        像是只过了几秒钟,又像是已经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他终于慢条斯理地直起了身子,站定,垂眸看向眼前这个几乎把脑袋埋进胸口、面红耳赤,甚至连余光都根本不敢瞄自己一眼的姑娘。

        “小温同志。”沈寂似笑非笑,桃花眼里映出一个慌乱的她,懒洋洋的,“你跟你其它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心跳也这么快么。”

        “……”

        还讲不讲道理了。

        性别对调一下,一个大胸细腰的超级大美女忽然二话没有贴你胸口,您老人家能坐怀不乱心跳不快?

        温舒唯觉得沈寂不仅说话做事画风清奇,连逻辑都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不过没什么,毕竟正常人也当不了海军陆战队的特种兵头头。真正的勇士,敢拿最锋利的刀,也敢撩最与众不同的骚,她还是挺能理解这位大佬的。

        温舒唯一阵思绪乱飞。

        沈寂直勾勾盯着她,眼瞧着这丫头脑袋越埋越低,露出来的小耳朵尖儿也越来越红,一副熟透的虾米样,眼底一丝笑意闪过去。不动声色。

        又过片刻,姑娘终于抬起头,仰起张娇艳绯红的小脸儿望向他,眼眸清澈,目光专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沈寂不语,安安静静等她下文。

        温舒唯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似乎又认真思考了下,得出个结论:“其实也不是完全一样。”

        这话没头没尾莫名其妙,沈寂听完没明白,“什么不一样。”

        “你啊。”她很诚实地说,“你和我其它朋友也不是完全一样。”

        毕竟,她过去可没有遇到过如此锲而不舍、骚出天际,还每天对她一告白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