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26

Chapter 26

        chapter        04        糖(五)

        此时此刻,        温舒唯脸烫烫的,耳朵红红的,脑子里飞快思索了大概有三秒钟,想说点什么来回应,        但是最后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能接什么话。

        大佬就是大佬,        永远有法子让你哑口无言鸦雀无声。

        听听,这些骚里骚气的台词。

        人民子弟兵都兴这么打直线球吗?

        边儿上,        沈寂不动声色,        就这么直勾勾盯着身旁的姑娘看。视线中,        这丫头耷拉着小脑袋面色苦恼,似乎在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地琢磨着什么,        最后动动唇,        给他来了句:“你等我回去思考一下,帮你想想办法。”

        沈寂:“……”

        车里又静了。

        “操。”

        片刻,沈寂直接被这姑娘气得笑出一声,        声音沉沉的,有点儿哑,几不可闻。右手伸出去,在温舒唯毛茸茸的脑袋上撸了下,        “老子怎么就着了你这小傻子的道。”

        温舒唯咬咬唇,不说话。噗通噗通,        心跳却跳得更快了。

        过了会儿,前方红灯跳成绿色。

        沈寂这才把视线从她脸上收回去,重新发动了汽车。

        城市夜幕低垂,华灯初上。

        温舒唯下午蹭了同事几根炸鸡腿和炸薯条,        这会儿并不是很饿,两人在姥姥家小区附近找了家生意不错的小餐馆,        点了几样川菜吃。

        饭吃完,温舒唯趁着沈寂起身去洗手间的空档,眼疾手快,瞅准时机,忙颠颠地抱着手机去前台埋单。

        然而刚问出一句多少钱,老板便回来一句“你们那桌已经结过了啊”。

        温舒唯:“……”

        看来还是晚了一步。

        收了人家的花,还老是让人家请客吃饭,怎么都说不过去。回去之后把钱转给他吧。温舒唯心里暗暗思考着。

        当晚,她回家洗完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那个备注名为“小寂寂”的微信号发了个两百块钱的红包。

        过了大概一分钟,对面回过来一个“?”。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这顿我请你。刚发工资,沈队甭跟我客气,不然我心里有愧【抱拳】。

        然后微信系统便提示对方已接收红包。

        温舒唯见状,满意地微笑,觉得自己内心的亏欠感总算是轻了点儿。可正要切出和沈寂的对话框,对方一条新消息又弹了出来。

        小寂寂:周末带你看场话剧。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

        刚把那串感叹号发过去,手机就嗡嗡嗡连震好几下,沈寂把最近在云城巡演的几个话剧宣传照都发过来了。

        温舒唯点开一看,一共六张,类型各异,有国外的,也有国内的,有犯罪悬疑类,有大型史诗类,还有爱情悲剧类。剧情简介演员阵容配置表,应有尽有。

        温舒唯:“……”

        小寂寂:选你喜欢看的,决定了明天发我。我订票。

        温舒唯看着手机屏幕犹豫了几秒,回复:都可以,你定吧。

        小寂寂:早睡,不准熬夜。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你也早点休息。

        小寂寂:明早想几点。

        温舒唯茫然地眨了下眼,一时没反应过来,狐疑地回:什么几点?

        小寂寂:接你上班。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坐地铁挺方便的。你不用来接我。

        这一回,手机那头的沈大佬破天荒般地善解人意,回过来一个:好。

        小寂寂:电影票订好了,开场时间是星期六晚上八点钟。我七点接你。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嗯嗯。好的【ok】

        这条消息回复完,温舒唯锁屏,切出了和沈寂的聊天对话框,把手机随手往旁边的枕头上一扔,然后就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离奇了。

        先是有自己在亚丁湾被海盗绑架劫持,再是被八万年没联系过的隔壁学校大佬突然告白,温舒唯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下来,好好捋一捋思绪,再来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是时候传唤狗头军师了。

        如是一思索,她眼睛里蹭蹭亮了亮,拳头一握,嗖一下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好友通讯录,迅速勾选出两个头像,创建群聊。还顺手改了个群聊名称:发家致富小天团。

        创建成功,她在群里发了个表情包,把群聊顶到最上端。

        几秒钟之后,狗头军师一号程菲紧随其后地发言了。

        程菲:?这个群名?你准备带领我们开养猪场?

        狗头军师二号汤瑞希紧接着发出来一行字:没钱。拒绝参与任何非法|集资。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        =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有件事想和大家聊一聊,大家明天晚上有空吗?面谈吧。

        汤瑞希:啥事啊?

        程菲:有个大帅哥在追她。

        汤瑞希:【星星眼】大帅哥?!谁?有照片吗?有戏吗?要是没戏不如给我介绍一下?

        程菲:泥垢。人家钢铁直。

        汤瑞希:切。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唉,我今天已经拒绝过一次了,但是,剧情并没有按照我预料的正常节奏发展……emmmm。还是见面详聊吧。

        程菲:那就明天晚上老地方见。

        汤瑞希:ok

        *

        城市另一端。

        沈寂靠在阳台上抽烟,温舒唯最后一条消息回过来的同时,他一根烟刚好抽完。不多时,他掐了烟头丢进手边儿放着的烟灰缸里,吐眯了眯眼睛,手指微动,点了下那个抱元宝财神爷的小头像。

        进入她的朋友圈。

        朋友圈封面是一张拼图,左侧是一条非常喜庆的锦鲤年画,右侧是“大富大贵”四个醒目大字。封面的右下角则是一行个性签名:大胆!竟敢看爸爸的朋友圈!

        “……”

        沈寂被嘴里包着的那口烟呛了下。

        半秒后,他手指往下滑,面无表情地挨着一条一条翻阅。

        温舒唯的朋友圈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发心情的频率也不高。除了和几个闺蜜好友的约饭自拍图完,大部分都是“转发这只独角兽,一个星期内一定会捡到钱”或是“转发这片云,一个月之内一定会收到好消息”之类的日常迷信。

        那丫头只展示半年内的朋友圈,因此,里面的心情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二十来条。

        沈寂几乎已经可以将这二十来条内容倒背如流。

        自加上温舒唯微信好友的那天起,他每晚入睡前便都会看一遍这姑娘的朋友圈。这么做,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目的,就纯粹只是想看看她。

        自拍图里的女孩儿,或是嘟嘴瞪眼的搞怪鬼脸,或是微微一笑的岁月静好样,瞳孔清澈,眼里有光,依然浑身都是朝气蓬勃的青春气,与他记忆深处的少女区别甚微。

        沈寂低眸,直勾勾盯着照片里的温舒唯瞧。

        他有时候觉得,这姑娘天生就是为降他而生。她不是最妖艳极致的美人,但那傻里傻气的笑容,柔婉的眉眼,稍显圆润的脸型,甚至是连头发丝儿都长在他的心尖尖上。

        颦蹙浅笑之间,轻而易举便能勾得他神魂颠倒。

        真他妈跟撞了邪似的。

        沈寂掂着手机玩儿味又自嘲地嗤了声。

        看完所有图片,他熄灭了手机屏,扭扭脖子,踏着步子走到电视柜前,准备给自己倒点儿水喝。拿起热水壶,轻飘飘的,空空如也。

        沈寂又看了眼已经见底的饮水桶,扬扬眉,拿起桌上的钥匙和烟开门出去了。

        他原单位在亚城,这次休假途中被紧急召回,是因为接到了海军陆战队政治处直接下达的一个命令,要他到云城军区参与某项海军类军事软件的研发项目,搞海上作战时的信号拦截破译。科研团队的主要成员是战支部队的数名高级工程师,海军部队派出的人员主要是提供海上经验数据和战略建议,算是辅助。

        此次,司令部共从海军各大机关营区派出军官共计九名,全是具有丰富海上作战经验、执行过多项重大任务的精英。

        大家伙到云城军区报道后,被统一安排住进了军官宿舍的三单元四楼,一人单间,有独立卫浴,住宿条件还算不错。

        部队里大环境单纯,一帮军官将士别看平日里不苟言笑严肃正经,下了班,军装一脱,都是一群性格开朗嘻嘻哈哈的老爷们儿。来报道的第三天,这帮人基本上就都混熟了。

        这会儿还不到晚上十点,大家都还没睡,一个个为方便串门聊天,房门也都不关,大开着。

        沈寂刚开门走上过道,就听见隔壁屋传出来一阵歌声,五大三粗的糙汉嗓门儿,五音不全,正在哼陈奕迅的《白玫瑰》,哼得矫揉造作深情款款。

        紧接着就是一记惊天地泣鬼神的“我的妈”,一个穿深绿色作训短袖的高个儿男人从一间屋子里冲了出来,跑到传出歌声的房间门口就是一通吼:“老子真他妈服了你了刘大个儿,放过eason吧,他老人家错错了啥?过几天是相片情人节,我正在网上给女朋友选礼物,你那歌声把我手机都给吓死机了我操!”

        屋里正在边哼歌边泡脚的汉子叫刘正,身高一米九,体重将近九十公斤,长得又高又壮威武不凡。放古代,活脱脱的张飞在世。

        “给我滚。”刘正听完瞪大眼睛,抬手指着门口那年轻小伙:“陈浩浩,老子看你就是欠揍,欺负老子没穿鞋是吧?有本事站着别跑!”说着,眼风一扫,忽然瞧见了脸色冷淡闲庭信步般从自个儿门前晃过去的沈寂,出声喊道:“欸欸寂哥,看在咱俩以前一起打过全军友谊赛的份儿上,帮我给这小子一巴掌!改明儿请你喝酒!”

        陈浩浩一听,有点儿慌了,抬起两只胳膊交叉着比划在胸前,怕怕地说:“寂哥,咱俩可都海军陆战队里出来的,我可是你的人!”

        沈寂自顾自从两人眼皮底下走了过去,跟没听见似的。

        陈浩浩暗暗吐出一口气。

        然而,还没等他把那口气吐完,已经走出大概十米的沈寂却忽又忽的停下步子。站定了。

        陈浩浩一滞,呼吸卡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套在一双凉拖鞋里的十根脚指头都抠紧了瞬。

        陈浩浩:“……”

        过了半秒,沈寂回身,转过头来,视线没什么情绪色彩地落在陈浩浩身上。语气寡淡漫不经心,声线里带着他一贯的懒洋洋的倦意。

        “你刚才说,过几天有个什么节?”

        陈浩浩:“……?”

        “聊会儿。”沈寂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丢过去,“请你包黄鹤楼。”

        陈浩浩:“……???”

        *

        陈浩浩有一瞬间的茫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出了名的万年单身狠人大佬突然对一个莫名其妙的西方“相片情人节”有了兴趣。

        难道是单身太久,越缺什么,越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