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25

Chapter 25

        chapter        04        糖(四)

        温舒唯:“……”

        温舒唯可以指天发誓,        她活了这么二十几年,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加完班的一个寻常傍晚,在自个儿公司楼下的停车场里被人这么直白露骨红果果地说出一句:我想当你男人。

        她整个人瞠目结舌,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被震住了。

        沈寂就站在距她一步远的位置,        手里拿着花,低垂着眼睛盯着她,        不催促,        也不言语。眼神很沉也很深,        安安静静地等她回话。

        一秒钟过去,两秒钟过去……

        安静明亮而又开阔萧条的地下空间,        足足陷入了五秒钟的死寂。

        在这漫长又短暂的几秒时间里,        温舒唯瞪大了眼睛看沈寂,表情错愕呆滞,嘴唇数次开合,        最终却都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她这会儿脑子受到的冲击太过巨大,快要炸开,心慌意乱心乱如麻,根本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不知多久的静默后,        沈寂动身,又往她走近了半步。

        属于他的男性气息再次侵占她呼吸与思维,        清冽干爽,是皂荚混合着淡淡烟草的味道。

        温舒唯心尖突的一紧,眼睫也跟着颤动了瞬。屏息凝神。

        沈寂开口,嗓音低沉沉的,        调子漫不经心里透出几分认真,尾音自然地拖长,        对她道:“给个话啊。”

        “……”两簇火苗在温舒唯脸蛋儿上烧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吐出来,迫使自己定下心神,脑袋瓜飞速转动。

        片刻,姑娘脖子后仰,悄悄将与他的距离拉开几公分,认真思考了下,道:“一般这种情况,我应该怎么回才合适?”

        沈寂:“……”

        他一边眉毛挑起来。

        这姑娘默了默,似乎有点苦恼,紧接着非常实事求是地说:“我是第一次这么被人告白,没有经验。”

        沈寂:“我也是第一次这么跟人告白。”

        温舒唯闻言,冲口而出地就来了句:“哇,那你好厉害,完全看不出来是第一次呢。”

        沈寂:“……”

        整个空间瞬间静了。

        滴答,滴答,空气陷入了几秒钟的凝固。

        沈寂微微眯了眯眼睛,“你说什么?”

        意识到自己又莫名其妙把心理活动说出来的温舒唯默了默,干咳一声笑笑,“我的意思是你看起来很淡定。也没啥,特种兵适应力通常都强,我很理解。”

        沈寂:“……”

        温舒唯摆摆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觉得我怎么回比较合适?”

        然后,温舒唯听见沈寂那头说道:“两个选项。”

        “唔?”

        “一接受;二拒绝。”沈寂淡淡地说,“选吧。”

        温舒唯认真想了想对方给出的这道选择题,心里大概已经有答案了。但为求谨慎,她还是又补充问了句:“这两个选择,分别会带来什么结果?”

        “你如果选择接受我,我们就正式开始交往。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是你男朋友。”沈寂直视姑娘晶亮乌黑的眼睛,沉声说:“从今往后,我会把你捧在掌心,对你好,爱你疼你不让你受半点儿欺负和委屈。”

        温舒唯两颊跟火在烧似的,沉默了下,点点头,“我知道了。”一顿,“那我如果拒绝呢?”

        话音落地,沈寂那头好一阵儿没吭声。

        半晌的安静后,沈寂笑了下,薄薄的唇弯起一道好看的弧度,视线直勾勾落在姑娘雪白泛红的脸蛋儿上,道:“拒绝也可以。”

        “……”温舒唯有点诧异地眨了下眼,没料到这人会如此作答。

        下一秒,对面的高大男人弯下腰,低到一个与她视线呈水平的高度,盯着她,眸色深沉,蕴着一丝丝寡淡得教人不易察觉的兴味。他倾身贴近她,在距离那张粉色唇瓣儿半指的位置停住。

        随之启唇,夹杂清冽烟草味的呼吸喷在她脸上,凉凉的,痒痒的,调子很平静。

        “我追你。”

        沈寂话说完,温舒唯心跳骤急,脸红得更厉害了。心一慌,下意识就别过脑袋躲开他,挪动脚步往后退了半米,把两人的肢体间距拉回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范围内。

        距离太近,受不了。

        着实是有点儿招架不住。

        温舒唯低下头,吸气呼气吸气呼气,足足做了三次深呼吸才把混乱失序的心跳平复下来。趁这沉默数秒的光景,她在心里大概组织了一下语言打了个腹稿,然后才抬起脑袋,一脸正色地望向对面,露出个一本正经的笑容。

        温舒唯说:“沈队,首先,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喜欢。”

        沈寂盯着她,扬眉不语。

        “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各方面的条件都很优秀,可以说是万里挑一。”她说着,无意识地耷拉下脑袋,两只手捏着自己的衣角玩儿,每个字的发音都缓慢而清晰。

        “但是,虽然我们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但交流不多,这儿一别十年,机缘巧合又遇上了,重逢后总共相处的时间也还很短,说实话,我认为自己不了解你,同样,你也不了解我。我琢磨着,你说喜欢我,可能是因为我长得还不错?也可能是我性格里的某个点让你觉得有意思?不过,就像我一个朋友说的,我们都已经过了可以随便谈个恋爱处个对象的年纪,我对感情不抱幻想和奢望,但如果真的遇到了,我会很认真。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更适合做朋……”

        温舒唯自顾自说着话,然而,还没等她把事先打好的腹稿背完,沈寂那厢就点了下头,垂着眸,没什么语气地将她打断,“懂你意思了。”

        温舒唯:“?”

        不是,我话都还没说完……

        “温舒唯。”突的,对面又喊了声她的名字。

        温舒唯闻声抬起脑袋,“啊。”

        沈寂撩起眼皮,重新看向身前的姑娘,这一回,那双浅棕色的桃花眼里再没了半分往日的散漫和随性。他身姿挺拔,轮廓线条本就凌厉,敛起嘴角那丝笑和一身痞劲儿,整个人看上去冷峻逼人,眼角眉梢,无一处细节不透露出威严与凛然正气。

        他看着她,很冷静地说:“我说喜欢你,是认真的。没想过跟你玩玩。”

        温舒唯与他对望,眸光跳动,一时没说话。

        沈寂轻轻一扯唇角,笑了下,眼睛是凉的,笑意丝毫不渗进眼底,“你眼中的沈寂,还有十年前那个‘隔壁烂高中的混混头子’的影子,不学无术,混蛋一个。所以你心里不踏实,不放心,不信任。”

        “你误会了。”一听这话,温舒唯心里没由来一阵心虚,像内心深处的某个秘密忽然被人一语戳破,急急忙忙地摆手否认,“我没有这么想,你别生气。”

        “瞧把你紧张的。”

        沈寂盯着她,调子不自觉便柔下几分,再开口时懒洋洋的,似笑非笑,语气恢复成一贯的漫不经心拖腔带调,“姑娘,放松点儿,我没那么小家子气。”

        温舒唯心跳飞快,轻轻咬了下唇瓣,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番言论可能造成了一些误会,不禁又慌又乱,还有那么点懊恼。

        正想再解释些什么,那束白色的花第二次递到她眼皮底下。

        温舒唯抬眸看他。

        “你不心动的男人,你有拒绝的权利,我惦记的姑娘,我有继续喜欢继续追的权利。”沈寂挑挑眉毛,“小温同志,给个机会?”

        *

        温舒唯最终还是把那束白色的花给收下了。

        人大佬不都说了么?她可以拒绝,他也可以继续喜欢继续追,两码事,互不矛盾,谁也没权利干涉谁的选择。

        只是一束花而已,不收有点不给人面子,他帮她那么多次,维护一下人家身为大佬的脸面,就当还个小人情吧。温舒唯心里想着。

        沈寂走到几十米远外,又抽了一根烟。

        烟烧完,他别过头吐出最后一口烟圈,掐灭烟头扔进垃圾桶,然后走回停车车位,绕到副驾驶室一侧拉开了车门。转过头。

        不远处,姑娘怀里抱着一捧花,低着脑袋眉头微蹙,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知在想什么,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

        沈寂出声:“过来。”

        温舒唯听见这句,飞远的三魂六魄这才迟迟地从天灵盖里钻回来,扭头一瞧,见他拉着车门正在等,赶紧颠颠地小跑过去跳上车。

        “谢谢。”她小声对沈寂说。

        沈寂眼皮子垂着,淡淡地说:“把安全带系上。”

        “好的。”温舒唯应完,便拿一只手抱着花,另一只手腾出来往座椅靠背的斜后方摸过去。

        可她怀里的花束一共有九十九枝,团团簇簇,加上吸了水的海面跟彩纸,体积十分庞大。温舒唯身形本就娇小,抱着这么一大束花,姿势别扭,右手捞了半天也没摸到安全带。

        她无语,正准备把身子往后扭,眼前忽然压下一大片阴影,霎时将周围的光线尽数遮挡。

        温舒唯怔住,短短零点几秒,反应过来什么,身子微微一僵,一动不敢动。

        沈寂一手扶住姑娘的座椅靠背,一手扯出安全带扣向车厢内侧,他个子高挑修长,这个动作使得他弯腰俯身弓背下压,修长的双臂神展开,瞬间将姑娘整个人都笼罩进了他独属的空间内。

        两人距离很近。

        沈寂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味儿,甜甜的,带着姑娘领口里的体温,像夏天的水果泡进牛奶,被阳光一晒,香气便混合着热气一起蒸腾散发出来。

        温舒唯抱着花,后背紧贴座椅靠背,为了不与那人呼吸交融,她脑袋别向了车窗一侧。周围安静无声,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不由自主便加快好几拍。

        不过几秒钟光景,却像度过了漫长的几个钟头。

        沈寂手上的动作不急不躁慢条斯理,侧着眸,视线在她柔美的侧颜上描摹,依次扫过姑娘光洁饱满的前额,故作镇定却又难掩慌张的眼,轻咬的唇,浮着两团红云的脸蛋儿和烧得红彤彤的一只小耳朵。

        温舒唯僵着身子等得有些难受,不由狐疑,清了清嗓子问:“还没好吗?”

        “吧嗒”一声,安全带落锁。

        沈寂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直起身。

        “谢谢啊。”温舒唯揉了揉因长时间转向一侧而有点硬的脖子,抬头看他,随口问道:“怎么安全带扣了这么久?”

        “刚才我离你挺近的。”对面传来这么一句,轻描淡写四平八稳。

        “……?”温舒唯脸上流露出一丝迷茫。

        沈寂脸色淡淡的,语气很冷静,“我想近距离多看你一会儿,所以动作很慢。”

        温舒唯:“……”

        沈寂:“我故意的。”

        温舒唯:“…………”

        数分钟后,两人一道驱车离开了温舒唯公司楼下的停车场。

        温舒唯今天忙工作,加完班已经七点,刚才又在停车场里跟沈寂耽误了好一会儿,两人离开停车场时已经快要晚上八点钟。

        车里安安静静,始终没人说话。

        温舒唯工作了一整天十分疲倦,整个人窝在椅子上,脑袋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打着瞌睡。就在这时,手机嘟嘟两声,提示接收到了新消息。

        温舒唯让那响动一吓,猛地醒过来,掏出手机恩亮屏幕,一看,是一条微信。

        程菲发的。

        ——姐妹!和沈大佬同志有什么新进展不要忘了分享啊啊啊啊!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