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22

Chapter 22

        chapter        04        糖(一)

        不知是不是这位解放军同志的男颜美色太过乱人心智,        还是他最后说的话太具杀伤力,当晚,温舒唯回到家上床睡觉,竟然梦见了沈寂。

        梦中的沈寂身着海军白色礼服,        军装笔挺高大俊美,        人胜画卷。但他的表情却很狰狞,雄赳赳,        气昂昂,        拿着一把五十米长的大刀追着她跑了十条街,        不停地问“老子撩到你没撩到你没”。

        第二天晚上,沈寂继续拿着大刀追着她跑。

        第三天晚上,        继续跑。

        第四日,        连续三天晚上没睡好的温舒唯蔫蔫儿的,顶着两团黑乎乎的熊猫眼从杂志社下班回家,实在没忍住,        给程菲打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几声,通了。

        “哈啰姐妹?”八卦老程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故意捏着嗓子,很造作。

        “唉。”温舒唯有气无力地回了声,        随手把包包丢在书桌上,仰头往床上一趟,        叹气道,“江湖救急。”

        “借多少?”

        “……不是。”温舒唯苦恼地抓了抓头发,静默几秒后,终于说出这几天的离奇遭遇,        “之前我一个朋友不是结婚吗?我去参加了婚宴,还遇到了沈寂。”

        温舒唯言简意赅,        很快便把事情拉通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的程菲听了没什么反应,回道:“遇见就遇见了呗,说明你跟大佬挺有缘分。”

        “这不是重点!”温舒唯音量不自觉便拔高两个度,难掩诧异,“重点是我后来梦见他了!还一梦就梦了三天!”

        一听这话,程菲那头来兴趣了,“梦见他什么?”

        “没什么实质性内容。”温舒唯一手举电话,一手托着腮帮子瞧窗外,表情苦恼,“而且,当年高三毕业的时候有一件事挺奇怪的,只是当时我记忆很模糊,后面过了太多年,也就慢慢忘了……”

        “什么?”程菲狐疑,“居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温舒唯有点纠结,陷入了犹豫,就在这时,姥姥的声音从卧室外传了进来,喊道:“唯唯,吃饭了。”

        “来了。”温舒唯应了声,最终还是默默把快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跟程菲回过去一句“先不说了,一会儿微信聊”后便挂断了电话。

        晚饭时,温母何萍给姥姥温舒唯打来一个微信视频。

        温舒唯一边埋头吃饭,一边听何萍说话,偶尔乖乖地回上几句。

        温母还是老样子,叮嘱她认真工作,不要不务正业搞什么vlog录制,顺带还抨击了一下现在的“网红”产业,说那些网络红人都是一群学历低没文化没本事的社会底层,靠着卖脸卖低俗博眼球,登不上大雅之堂。还说下个月就是弟弟顾文松的十六岁生日,要温舒唯给弟弟准备好礼物,到继父家给顾文松过生日。

        温舒唯由着温母长篇大论,饭吃完的同时,挂断视频。

        世界安静了。

        洗完碗收拾完桌子,温舒唯陪姥姥说了会儿话,一个人回到房间。人独处的时候最易胡思乱想,她在书桌前坐下来,托腮发呆,不自觉便又想起了十年前的那顿散伙宴。

        那天晚上,她喝了酒脑子不清醒,懵懵的,直到后来才得知送自己回家的人是沈寂。

        那天晚上的事,多年来,温舒唯几乎从来不会去回忆。

        她一直将之归结为“醉酒后产生的幻觉”。

        思索着,温舒唯只觉全身的血液似在逆流,一股脑地冲上了头。她两颊忽然浮上两朵红云,连带耳根子都烧得滚烫一片。

        温舒唯抬头看了眼镜子,里头的姑娘轻咬唇瓣,脸是红的,耳朵也是红的,两只手无意识地捂住了两边脸蛋。

        她无语扶额。

        细细回想,那场幻觉其实又有点太过真实。

        真实到,时隔十年,她都还记得那人手指微凉的温度,和他嘴唇一闪而逝的柔软触感……

        *

        工作生活一切照旧。

        沈寂的突然出现像一粒投入湖中的石子,惊起一圈涟漪后又沉没下去。温舒唯每天还是老样子,上上班,跑跑新闻,写写稿子,再挤出时间剪辑之前积攒的游记vlog,偶尔和程菲汤瑞希几个好友约饭玩桌游。

        那个叫“s”的微信号再次发来消息,是在三天之后。

        那天温舒唯刚洗完澡,趴在床上和汤瑞希一起开黑玩儿王者荣耀,正在峡谷里乱丢技能大杀四方,忽然,手机嘟嘟一声,弹出来一条微信消息。

        温舒唯忙着打团,没有即时去看,等敌军砍爆他们这方的水晶高地后,她才欲哭无泪地默默切出游戏,打开了微信。

        s:你东西落我车上了。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

        注定要暴富的小温同学:啥东西?

        s:俩木头。

        随后,对方发过来一张照片,是现拍的,画面中一只男人的大手,骨节修长分明,干净漂亮,掌心里躺着两个紫檀木雕成的小挂件,一个元宝状,一个竖条状,都是山海经的神兽形象。

        温舒唯认识这俩小物件。这是她去年过年的时候到寺庙里去请的,经过高僧方丈大师开光,堪称是招财进宝,暴富神器。

        看见在这张图,她眸光一跳,赶紧跳下床抓起自己的包包一看,果然,拉链上空空如也,招财挂件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