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21

Chapter 21

        chapter        03        迷(六)

        虽是夏季,        但晚上太阳落山,酷热褪去七分,夜里的风凉丝丝的,将姑娘耳侧的柔软发丝吹得在风里飘舞。

        温舒唯滞了零点几秒,        始料未及慌了神,        脸一下涨得通红,脖子往后一倒,        纯粹下意识般躲开对方的触碰。

        沈寂手还未收,        悬在半空。

        周围再次静了静。

        沈寂盯着她,        头顶背后夜色深沉,他浅棕色的瞳里蕴着一丝不一样的光。

        好在温舒唯心头慌乱也只是一刹,        她很快便镇定下来。

        高中那会儿,        关于隔壁十七中校霸“沈寂”的传说数不胜数,几乎没人不知道他。传说里说,这位校霸行事乖张狠戾作风霸道,        堪称全云城所有不良少年的领军人物,追他的女孩儿排长龙,既有叛逆的问题少女,也有老师家长眼中的乖乖三好学生,        全是清一色的大美女。

        程菲当年闲着无聊,还拉着班上玩儿得好的几个狗朋友打过一个赌,        说追沈寂的人那么多,狠人校霸究竟会花落谁家,被哪位美妞降住。

        八卦老程甚至还搞了个小活动,选出追求者里最出挑的三位进行大众投票。

        温舒唯如今已经想不起来其中两个美人儿的尊姓大名,        只记得她们一个是十七中高三年级的级花,一个是十七中的舞蹈艺体生。还有另一个温舒唯记得名字的,        是她们一中的校花,叫唐娇娇。

        唐娇娇和温舒唯一个年级,是隔壁三班的。那姑娘长了一张用现在的话来说十分“高级”的脸。中国古典式的鹅蛋脸型,配一双狭长丹凤眼,唇饱满,鼻梁高挺,自小学习钢琴和芭蕾舞,身高一米七四,气质高雅而冷艳。

        最重要的是,唐娇娇的成绩还很好,几乎每年的综合考试成绩排名都在年级前三。

        那件事发生在“三块钱锅盔”事件之前,那会儿温舒唯还没见过沈寂。因此,她秉承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理念,给唐校花投了一票。她想,校花如此美艳动人冰雪聪慧,配那个一听就没什么文化的“五大三粗狠人校霸”,美女与野兽,负负得正,非常合适。

        虽说最后的结果,是隔壁的校霸大佬哪个美人都没选,但也足以说明一件事了——人沈大爷是个打十几岁开始身边就莺莺燕燕美女如云的主儿,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样的倾城绝色没看过?

        因此,此时此刻温舒唯的心态非常平和。

        夸她可爱,还刮了下她的鼻子,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光辉伟大的解放军同志打心眼儿里把她当哥们儿了啊!

        温舒唯内心有点小激动。受姥姥姥爷影响,她自幼思想根正苗红,对军人崇拜有加,能和这样一位优秀的红色基因传承者大佬成为好朋友,她感到很光荣。

        她笑,回了沈寂一句“谢谢”,末了顿住,发自内心地回赞道:“你也很可爱。”

        沈寂:“……”

        沈寂挑起眉毛,直勾勾盯着温舒唯看,眼神不清,不做言语。

        就在两人跟阳台上站着,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的时候,卧室里的校长打完电话拄着拐杖出来了。两人听见响动,动身回到客厅。

        老人看见桌上的饭菜,一愣,随之懊悔不已道:“瞧我,跟我儿子打电话,一聊就忘事儿。本来说招待你们的,反而让你们来照顾我了,真是……”

        老校长最不愿给人添麻烦,不好意思极了,连声跟温舒唯和沈寂表达歉意。

        温舒唯摆摆手,笑着道:“炒几个菜也不麻烦,举手之劳,您是长辈,就别跟我们客气了。”边说边走到沙发旁边拎起自己的包,“您吃饭吧,我们还有其他事,得先走了。下回再来看望您。”

        老校长又留了他们一次,两人很坚持。无奈之下,老校长只好把这对年轻人送到了门口。

        “邹老师再见。”温舒唯笑盈盈地摆手。

        “你啊,有空就来找我这个老婆子玩儿,我闲得很。”老校长对这个好心又温柔的小姑娘印象非常好,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

        两人正说着话,一阵手机铃声在楼道里响起来。

        温舒唯转眸,沈寂摸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眯了眯眼睛,随后跟老校长道了句再见后便滑开了接听键,边顺着楼梯往下走边接电话,“喂。”

        男人步子沉稳而从容,脚步声很快便远离。

        门口处,老校长目送那道笔挺高大的背影远去,片刻后扭过脑袋看身边儿的温舒唯,忽然出声,压低嗓子问:“姑娘,这个十七中的同学,是做什么的?”

        温舒唯被这话问得一怔,答道,“他是个军人。您怎么忽然问这个?”

        老校长促狭地眨了眨眼睛,“果然和我猜的一样。”

        温舒唯有点吃惊又有点不明白,狐疑兮兮,也跟着压低嗓子:“这您也能猜出来?”

        “怎么不能。”老校长脸上露出笑容,“你瞧瞧那身形,板正得多漂亮。我丈夫和儿子都是当兵的,部队大院儿里走出来的小伙子,一看就不一样,气质和眼神都太特别了。他入伍有些年头了吧?”

        温舒唯仔细思考了下,道:“军校生入校起就开始算军龄。这么算,应该有十几年了吧?”

        “相由心生。”老校长点点头,眼神里满是赞许之色,“看得出来,是个相当不错的孩子。”

        “嗯。”温舒唯若有所思,想起那位大佬少年时代种种狂放不羁的行径,不由再次心生感慨,自言自语似的啧啧两声,“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老校长笑了下,抬手轻轻敲了敲温舒唯的额头,柔声说:“丫头,老师送你一句话。人心里的偏见是一座山,一旦形成就很难搬动。你如果想真正了解一个人,光靠耳朵和眼睛可不行。”

        温舒唯:“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老人手掌下移,点在她的左胸口位置,“你得用这里去看,去感受。或许那些你以为现在很糟糕、或者过去很糟糕的人,不是你想的那样。”

        *

        “人心里的偏见是一座山,一旦形成就很难搬动。”

        直到离开教师宿舍,温舒唯脑子里都还回响着临行前老校长留给她的话。

        她有些困惑。

        偏见?

        指什么?难道是说她对沈寂?

        温舒唯微微皱眉。十七中校风奇差,盛产混混恶霸,这在整个云城高中圈儿都是出了名的,沈寂当年是十七中的校霸,这是不争的事实,他离经叛道打架斗殴,甚至还把一些职高的混混揍进过医院,到后来,那些不良少年听见“沈寂”这个名字甚至都会绕道走,没人敢惹那个暴戾阴冷不要命的狠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校长口中所谓的“偏见”,让她费解。

        一路走一路思考,温舒唯跟在沈寂身边,低垂着眼眸耷拉着脑袋,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就在这时,边儿上冷不丁响起一嗓子:“在这儿等我。”

        温舒唯闻声,这才回过神,抬起眼帘,只见他们已经离开教师宿舍了。边儿上开了一家小型的红旗连锁,沈寂撂下话就转身进去了。

        温舒唯不知道这位大佬要干什么,只好站在原地等。

        没到两分钟,沈寂去而复返,手里还拎着一个塑料袋。他踏着步子径直朝她走过来,站定。

        就在温舒唯一头雾水想问问大佬您要干什么的前一秒,她看见对面的男人微垂眼,从塑料袋里拿出了几样什么东西递给了她。

        温舒唯定睛一看。

        那只漂亮的大手的确很大,一抓抓了一大把:一个铜锣烧小面包,一盒旺仔牛奶,一袋旺仔小馒头,还有一颗棒棒糖,草莓味儿的。

        温舒唯茫然地抬头看他,“这是?”

        “先吃着,垫垫。”沈寂说。

        之前这丫头忙着给她老师炒菜做饭,自己从下午到现在什么东西没吃。他倒是糙惯了无所谓,就怕她饿着。细胳膊细腿儿的小身板儿,弱不禁风,再饿怕要饿没了。

        温舒唯一听,赶紧忙颠颠伸手去接,连声道谢,“谢谢谢谢……”

        “想吃什么就拿。”沈寂说,“其它的我先给你拿着,你吃完了再取。”

        “……好吧。”

        之前忙活几个钟头,倒确实有些饿了。温舒唯也不矫情,心想反正都是朋友了,大不了吃完饭请他喝杯奶茶。便直接从一堆零食里选出那包看起来不会很胀肚子的旺仔小馒头,接过来,刺啦一声,撕开塑料袋。

        拿出一颗正要往嘴里放,动作却忽而一顿。

        她转过脑袋,先是看了看那张没什么表情的俊脸,又看了看他手上的零食,思考零点几秒,她决定知恩图报,吃水不忘挖井人。

        “喏,给你。”温舒唯伸手,把手上那颗递给沈寂。

        “自个儿留着吃。”沈寂道。

        “待会儿反正还要吃饭,我垫垫肚子就好,吃不了多少的。”温舒唯认真说。

        沈寂垂眸,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姑娘。她仰着脖子望他,素净的脸蛋儿在夜色下愈发白皙剔透。右手微抬高,手指细白纤长,两指之间捏着一粒小馒头,指肚微微嘟起,呈现出一种健康又勾人的粉色。

        男人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就在温舒唯被他瞧得有点儿不自在时,她看见对方低下头,略微贴近她几分,薄润的唇弯起一个漂亮的微弧。

        “手没空。”他淡淡地说,字里行间非常有礼貌,“劳烦,喂一下。”

        温舒唯:“……”

        温舒唯卡壳零点五秒,视线下移,看了眼这人的两只手:一只拿牛奶,一只拿棒棒糖和面包,看起来的确腾不出第三只来接这颗旺仔小馒头。

        那,行吧。

        她默了默,最终还是举起胳膊把那粒小馒头往沈寂的嘴递过去。她个子娇小,对方又人高马大,往她跟前一站能把所有光线都遮挡完。怕够不着,她甚至还十分好心地踮了踮脚。

        小馒头终于碰到了那张好看的唇。

        沈寂目光定定落在她脸上,不转不移,眸色骤深几许。

        没由来的,温舒唯手掌心里沁出丝丝细汗,竟觉心跳有些加快,莫名紧张。她轻轻咽了下喉咙,定下神,示意他张嘴,引导性地轻声:“啊。”

        沈寂盯着她,张开嘴,慢条斯理地把那颗小馒头吃了进去。薄唇有意无意,若有似无扫过她细软的手指尖儿。

        这边,喂他吃完,温舒唯顿时把手收了回来,别过脑袋不看他,掩饰什么般往自己嘴里也塞进去几颗。脸蛋儿火烧一样烫。

        *

        吃饭的烤鸭店在一条巷子里。

        这个小巷子位于一中和十七中之间,是“百年历史名校一中”和“混混摇篮普高十七中”的三八线,将两个学校划分开,无形之中便隔断了一个天和一个地。因着这层缘由,一些一中的学生抱着或玩笑或嘲讽的心态,给这条无名路取了个名儿,叫“天壤巷”。

        天壤之别,不可跨越。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天色很黑,巷道狭窄而幽长,仅能勉强容纳两辆小轿车同时通过,几盏颤颤巍巍的路灯悬在上方照明。巷道两侧开了一些小商铺,卖烟的,卖面的,商铺主人大多都是此处的居民,占着学校这个好口岸,把自家老房子打理出来,做做学生生意赚点小钱。

        温舒唯跟着沈寂走进巷子,不多时便来到一家烤鸭店门口。

        和巷子的其它商铺一样,这间店也已开了好些年头,门面看着很旧,但店内干净卫生,桌椅亮得发光,还坐着几桌正在吃饭的客人。看上去生意不错。

        两人走进去。

        店老板见有新客光顾,连忙迎上前来招呼着他们坐,并递上菜单。

        沈寂要了一只烤鸭和几样小菜。

        店老板给两人倒上茶水送了几样小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