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第19章 Chapter 19

第19章 Chapter 19

        chapter        03        迷(四)

        “……”

        温舒唯事后回想,        其实有点记不起来自己当时是副什么表情。

        或许是震惊,        或许是难以置信,        又或许是难以接受“光辉伟大的解放军偷听她和闺蜜聊八卦不说,        事后居然还悄悄摸摸搜索她安利给闺蜜的小黄文”这一残酷事实的痛心疾首怒其不争……总之,        此时此刻,        她满脑门儿黑线,整副脸皮抽抽得都快要中风。

        什么叫大型车祸现场?

        这就是了。

        拿着沈寂的手机,温舒唯垂着脑袋,指尖发颤嘴角抽筋,动动唇,想说什么,但愣是好几秒钟都没挤出半个字。

        空气就这样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相较于温舒唯这厢的翻车现场翻江倒海翻天覆地,对面的沈寂则显得十分之淡定。他还是那副万年不改的懒散表情,        高大身躯面朝温舒唯的方向微侧过一个角度,        一手夹烟,怕熏到她似的将手腕支在车窗外头,        另一只胳膊稍微屈起,以一种十分放松的姿态搭在座椅靠背上。

        浅棕色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瞅着她,        没有说话。

        从沈寂的角度看,姑娘两手抓着他的手机,        脑袋埋得低低的,        露出头顶圆圆可爱的小旋儿和一截白生生的纤细颈项。沈寂瞧不见姑娘脸蛋儿上的表情,        只能看见一对露在黑发外的小耳朵,        不知是羞是慌,        雪白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娇艳的薄粉色。

        片刻。

        沈寂食指抖了下烟灰。

        与此同时,陷入三百六十度蒙圈状态的温舒唯终于回神,清清嗓子,找回了发声功能。

        常言道,狭路相逢勇者胜,愈是艰难困苦的环境,愈能磨练人的心智。这种时候,谁怂谁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她飞快给自己做了会儿心理建设,下一瞬,目光从手机屏幕挪开,抬眼看沈寂,换上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态表情。她甚至还弯了弯唇和大眼睛,笑眯眯地问:“沈队,你搜《嗜爱》,是想看这本小说吗?”

        沈寂盯着她,半带玩儿味地挑起眉毛,不语。

        “好说。”温舒唯脸上的笑容一丝不减,继续道:“我买了实体书,改天可以借给你,你要是嫌麻烦,我还可以把晋江文学城的账号借给你,你也能直接在网上看。”

        沈寂薄薄的唇勾起来,调子懒洋洋的:“先谢。”

        姑娘微微一笑,扬眉,小下巴略微抬起来:“客气。”

        此情此景,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心里有鬼。所以绝对不能显露出丝毫慌乱和胆怯。以退为进,四两拨千斤才是转危为安的上策。

        温舒唯内心琢磨着,忍不住在给自己灵光一闪的机智啪啪啪鼓掌,顺带点了个赞——你不是偷听吗?你不是搜网页吗?诶嘿,那她就大大方方把书把账号借给你!她就不信你个钢铁直男会真去看五十多万字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温舒唯这头喜滋滋,再次觉得自己稳如狗。

        然而,她洋洋得意沾沾自喜的小情绪没持续上几秒钟,对面的大佬又慢吞吞地开口了。

        “好意心领。”沈寂说。

        温舒唯:“嗯?”

        “书我已经下好了。”沈寂目光落在姑娘脸上,语气很随意,脸上的表情也泰然如常。淡淡地说。

        温舒唯:“……”

        温舒唯眼底沾沾自喜的小火苗噗噗两下,熄灭了。足足花了一秒钟才问出下文:“你,看了?”

        “嗯。”沈寂应得随意,鼻腔里发出一个音儿,闷闷的,听着有种慵懒的性|感,“刚等你的时候闲着没事儿干,随便翻了翻。”

        温舒唯:?

        温舒唯:“……”

        沈寂视野中,姑娘一双亮晶晶的眼望着他,这次沉默的时间达到了两秒整。再开口,她表情平淡,语气听着挺冷静:“哦。随便翻了多少?”

        “百分之八十。”

        “那,剧情什么的,应该都没仔细看吧?”

        “不仔细。”沈寂也表情平淡,语气很冷静,“只记得第三十五章第三节第三段的时候女主角穿了件情|趣睡衣,是黑丝兔女郎。还有男主角有个外号叫泰迪精,上日天下日地中间日空气。”

        “……”

        他甚至还面无表情地点评了一句:“肾不错。”

        “…………”

        温舒唯静默须臾,然后望着对面一脸平淡的大佬,很认真地问:“海军特战队的阅读能力和记忆力都这么变态吗?”

        还是说因为你是特种兵头头,所以格外变态?

        “都常规训练项目。”大佬答得很随意,淡淡的,“将就。”

        “……”

        听听,这是什么欠扁的语气,这是什么欠扁的态度。

        看不出来您老人家还挺谦虚啊?

        温舒唯这下子彻底默了。她默默把沈寂的手机递还给他,然后默默动手给自己系好安全带,最后默默抬手扶住了额头。不再开腔,安静如鸡。

        边儿上,沈寂不动声色,将身旁姑娘一系列滑稽可爱的表情变化和小动作收入眼底,只觉有趣,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接过手机随手撂进控制台的置物架,坐正身子发动了引擎。

        黑色越野缓缓开出车位,朝停车场出口方向驶去。

        开上大马路。

        沈寂打着方向盘看了眼周边车况,问:“想吃什么?”

        “随便。”温舒唯还沉浸在“自己最爱的男人类型是小黄文男主这件事被人逮了个现行”的窘迫深海中,丧丧的,说话也有气无力,“都可以,我听你的。”

        沈寂开着车,余光瞥了眼身旁消沉的小姑娘,眼底一丝笑意一闪即逝。他嘴角弯起来,调子自然而然地懒洋洋拖长,“好,我定。你听我的。”

        *

        马路对面,一辆加长版黑色林肯内。

        姚杏儿眼神阴鸷,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那辆黑色越野车开出停车场,驶入滚滚车流。两只染着红色甲油的手收紧成拳,极用力,指甲几乎都陷进肉里。

        “杏姐,是温舒唯和那个今天给你难堪的男人。”留着头红色短发的助理小妹明显很怕她,有点儿胆怯地说了句,试探道:“要不,杏姐,你给刘总打个电话,让他想法子给咱们出口气?”

        姚杏儿闻言,美眸微斜,冷冷瞪了那个短发女助理一眼。

        助理被这眼风吓住,当即噤声不敢说话了。

        “你觉得这种不入流的货色,还需要刘总动手吗?”姚杏儿冷嗤,下巴高傲地抬起,嘴角露出一个阴狠的笑,“不就一个十八线野鸡网红,我有的是法子让她身败名裂。”

        *

        数分钟后,黑色越野转了个弯儿,由宽阔泊油路驶入一条林荫道。

        车辆两侧的景致也随之变化,温舒唯趴在车窗上朝外瞧,只见窗外不再是鳞次栉比的摩天写字楼,也不再是高悬全球各类顶奢品牌的购物城,取而代之的是两排葱葱郁郁的绿植,和充满了市井烟火气息的红墙老瓦。

        看着车窗外的种种,温舒唯先是一愣,好几秒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陌生又熟悉的老街区,在云城在旧社会时期便有的老城墙内,这一处的房屋大多建于**十年代,低矮而柔和,没有钢筋水泥的冷硬感和太多现代化大都市的痕迹。这里古旧,平和,仿佛一个看遍了城市变迁沧海桑田的老人,慈祥温柔地守着这方天地,守着属于城市上一代人的回忆。

        她眸光有一瞬跳动,想起来了。

        这里是一中附近。

        一中是云城数一数二的名校,坐落于老区丛兰区,建校于辛|亥革命时期,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自一中毕业的名人义士不胜举数。

        温舒唯虽在云城生活工作,但她家和单位都在城市的另一端,因此,她很少到丛兰区这边来,自然也已经有好些年没回过母校。

        一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