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11

Chapter 11

        chapter        02        渡(三)

        这人不是说他单位在南城吗?千里迢迢翘班打报告来参加婚礼?不对,之前他好像说过这个月要休假来着……

        温舒唯迷迷糊糊地想着,脑子有点懵。

        她非常的确定以及肯定,阮念初和沈寂不认识,也从无交集,那么很明显,这位大佬出现在婚宴上,必定是受男方邀请。而阮念初她老公是搞空军战略指挥的,据说以前在空降旅某个牛得跟海军陆战队有一拼的特种部队。

        虽然跨了军种,但提取关键信息一分析,可得出结论:沈寂和厉腾是朋友。

        温舒唯大概明白了。

        虽说妙不可言的缘分说来就来,让她颇有几分措手不及,但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种小场面还是能应对自如。

        再看看沈寂。

        他在替温舒唯挪了挪椅子,慢条斯理说出“坐,请”这一充满自己个人特色的倒装句后,便懒懒抬着眼皮,一脸淡然地瞧着她,眼神淌着三分散漫七分玩儿味。

        几秒后,沈寂看见姑娘悄悄鼓起腮帮吹了口气,平复心绪似的,又朝他露出一个嘴角弯弯的浅笑,“谢谢。”

        说完,左右手同时习惯性地理了理裙子,优雅大方,弯下腰,坐在了他左手边的空位上。

        沈寂看了几眼那两只细细白白的手,不动声色,收回视线继续玩手机。

        正如温舒唯猜测,这一桌坐的几人的确都是男方的战友及单位同事。

        沈寂是海军,和空军属于两个不同的大系统,大家伙虽与沈寂不熟,但都或认识或听说过这号人物——蛟龙突击队的队长,海军陆战特种大队里最顶尖的好手,性格桀骜,文武全才,二十五岁时就因在重大任务中表现突出,立下全军一等功,二十九岁便提前调级为少校军衔。论智谋,论身手,论手段,样样都万里挑一。

        一桌里年级最小的士官同志很敬佩沈寂,想跟他说话,又找不着什么合适的话头,正烦恼。边儿上这位漂亮小姑娘的突然登场,直接令士官小哥眼睛一亮。

        士官小哥的眼风来来回回在沈寂和温舒唯之间扫视几圈,又将两人从最开始到现在的一系列互动一丝不落地收入眼底。

        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士官小哥在心里打腹稿,斟词酌句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清了清嗓子,终于开口,向自己崇拜了好几年的偶像搭讪,由衷称赞道:“寂哥,嫂子真漂亮。”

        话音落地,沈寂玩手机的动作顿了下。

        婚宴会场很热闹,其他桌都闹哄哄谈笑风生,就这一桌画风清奇安安静静,与周遭的热闹氛围很有几分不搭。

        一帮子军官士官原本都呆坐在自己位置上,想找人聊天又苦于没人起头,一听这话,大家眼底登时蹭蹭冒起两簇光,精神一震,挺好奇又不好意思表现得自己太八卦,只好有的装作摸鼻子,有的装作抬眼镜,视线却都不约而同若有似无地望向了沈寂和他边儿上的漂亮姑娘。

        这边。

        沈寂抬眸,看了眼坐自己对面的年轻战士。小战士笑容满面,定定地盯着他,眼神暧昧,跳动着崇拜之光。

        沈寂又侧目,视线转向自个儿身旁的姑娘。

        温舒唯正在喝水,听完年轻战士的话后便转过脑袋瞧他。两手捧杯子,晶莹莹的乌黑大眼也定定地盯着他,眼神暧昧,闪烁着八卦之光。

        沈寂:?

        姑娘甚至还压低了声,稍稍靠近他,神秘且好奇地小声问道:“在说谁?你交女朋友啦,恭喜恭喜。能给我看看照片不?”

        沈寂:“……”

        嗒一声,沈寂熄灭了手机屏。他侧过头,这回把整个脑袋都转向了右侧,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双充满好奇与八卦的乌黑眼眸,倾身贴近她,嗓音压低,出了声:“你觉得在说谁?”

        他声调平缓,尾音极自然地轻微上扬,低低的,清而沉。

        距离太近,短短几个字紧贴着温舒唯耳侧响起,夹杂清冽气息,慵懒缱绻,是他一贯的语气。那么漫不经心地钻进温舒唯耳朵,有点亲昵,有点撩人,像有一片无形羽毛从人心尖上撩过去。

        温舒唯感觉到自己耳朵发烫,没由来一阵心慌,往后挪,下意识地便想躲开。

        这一撤身,忘了自己手里还端着杯水,温热水流瞬间从杯沿洒出来。几滴溅在她手背上,几滴溅湿了沈寂的黑色长裤,其余大半都洒向了红色桌布。

        沈寂把姑娘一瞬惊慌失措的小动作纳入眼底,扫一眼自个儿裤子上的水渍,目光又重新回到她脸上。还是那副冷淡懒散没什么表情的表情。

        温舒唯卡壳零点五秒,默了默,把杯子放回桌上,又默了默,抽出一张纸给他递过去,老老实实的:“对不住,手抖。”

        沈寂没接那张纸。他眼睛盯着她,忽然勾了下嘴角,调子懒洋洋的,“你很怕我?”

        这音量依然很低,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温舒唯一慌,心跳莫名急促,定定神,摇头:“……没有啊。”

        “那你这么紧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