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08

Chapter 08

        chapter        01        野        (八)

        温舒唯一贯秉承着“诚信做人”这一精神理念,当年,她第二天下了晚自习就找沈寂还钱去了。

        普通高中和重点高中最大的差距就在生源上。十七中这所学校比职高中专好那么点,但跟抓了几十年“校风校纪”的一中根本没法比。

        温舒唯背书包、扎马尾、穿一身规规矩矩校服的模样,和十七中那些校服领子开到锁骨、化着烟熏妆的早熟少女明显画风有别。很快,一些吊儿郎当的不良少年注意到了这个站在十七中校门附近,模样乖软漂亮,穿“好学校”校服的小姑娘。

        有人叼着烟过来,不怀好意地跟她搭讪:“小美女找人啊?”

        温舒唯被劣质香烟的烟味儿熏得微微皱眉,站远了点,没什么反应,不搭理这些人。

        “哟,还不理人呢。”不良少年们嬉皮笑脸,其中一个见她漂亮,接着问:“小美女有男朋友没?”

        “肯定没有啊。”一个骑在自行车上的耳钉哥接话,抬高音量,故意想引起旁人注意似的吆喝:“人家一中的,好学校抓早恋!”

        几人找着了新乐子,哈哈大笑。

        温舒唯抿抿唇,没有出声。她长了张人畜无害的脸,却不是任人揉捏的包子性格,从前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所谓的“问题学生不良少年”,这回一见,发现这类群体比她想象的还难以理解。

        她气不过,正想回嘴怼些什么,一阵机车引擎声却从远处突兀响起,轰一下驶近。

        温舒唯视线转过去,看见几步远外不知何时停了一辆摩托车,黑色,有些旧了。一个穿十七中校服、戴头盔的男生跨坐在上头。一条格外惹人注目的大长腿踩地上,把车停稳。

        沈寂就这样沐浴着众人的注目礼,慢悠悠地取下头盔,慢悠悠地把头盔往手柄上一挂,慢悠悠地迈着步子面无表情走到了温舒唯和几个混混少年的面前。跟吃了晚饭出来遛弯儿的老大爷似的。

        一众不良少年这时大概也明白点什么了。之前那个为首的耳钉男清清嗓子,有点尴尬地打招呼,“寂哥,这你朋友?”

        “滚远点。”对方回过来这么一句。

        耳钉哥:“……”

        沈寂走过来,没搭理其他人,只直勾勾盯着这个和周遭格格不入的小姑娘。动动下巴,“等我呢?”

        温舒唯愣了好几秒才“啊”一声,把手里捏了大半小时的三张一元纸币递过去,“还给你,谢谢啊……再见!”说完没再跟沈寂闲聊,转身忙颠颠地走了。

        行出大约一百米,她顿步,悄悄往身后看了眼。

        沈寂正在和那个耳钉男说话。隔得远,温舒唯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看见沈寂的表情冷漠寡淡不太耐烦,眼底结着一层阴冷寂寂的霜,散漫却难以靠近。旁边的耳钉男却一副很怕他的样子,不住赔笑脸,掏出根烟递过去,又举着打火机想给他点烟……

        那时,十七岁的温舒唯忍不住瘪了下嘴。

        天下乌鸦一般黑。

        这人除了长得帅点,和其它混混没什么区别。

        ……

        梦境断断续续。

        温舒唯半夜的时候被渴醒,迷迷糊糊地起床倒了杯水喝。舰艇夜间停泊休息,透过窗,她看见海面上方的天空布满繁星。

        温舒唯怔怔出神。

        她忽然发现,自己或许从没认识过真正的沈寂。

        经过近十五日的海上航行,搭载着22名“奇安号”船员的中国海军“194舰艇”终于于7月30号的下午平安抵达亚城军港。

        码头上人山人海,围满了前来接亲人回家的群众和各路主流媒体。

        军舰上。

        “砰砰砰”,詹妮弗和杰斯背着自个儿的硕大旅行包敲响了温舒唯所住的宿舍门。漂亮的拉丁美籍姑娘难掩内心激动喜悦的心情,笑盈盈地问门内:“sue,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过了几秒,房门被人从屋内打开。

        温舒唯一手拉行李箱,一手扶了扶挎在肩上的包,冲两人笑笑,“走吧。”

        三个年轻人一同走上甲板。温舒唯抬眼看,只见身着迷彩军服的战士们已集结完毕整齐列队,形成海岸线上最美的风景线。一众“奇安号”船员们也都拎着自己的行李从宿舍里出来了,大家伙说说笑笑,谈笑风生,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灿烂笑容。

        一个约莫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甚至红了眼睛。他激动地走近一名海军小战士,拉起小战士的手,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能不住地道:“谢谢,小伙子,这段日子真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大叔,您千万别这么说。”小战士腼腆地笑笑,“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本来就是我们的天职。”

        这一幕落在船员们眼中,瞬间在众人心里激起了千层浪。大家也纷纷上前,跟这半月以来与自己相熟的海军同志道谢道别。

        刘建国背脊笔直地立在距离队列几步远的位置。这位上校军衔的舰长一贯严肃冷毅的面容也不禁流露出了动容之色。

        边儿上,一个年轻干事踟蹰了会儿,上前几步,低声有些为难地提醒:“舰长,送船员离舰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整,还有两分钟就三点整了,这……”

        刘建国摆摆手,叹了口气,“再等等吧。”

        干事明白过来,点点头不再催促。

        数米远外。

        杰斯性格开朗阳光,中文说得也很流利,在舰艇上的这半个月,他认识了好几个和他一样喜欢球星科比的士官。都是群年纪相仿的大小伙,虽职业不同,国籍有别,但仍相处得十分融洽。

        此时,杰斯正挨个儿拥抱自己认识的中国军人朋友,并诚挚地祝他们好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