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06

Chapter 06

        chapter        01        野(六)

        沈寂是个挺矛盾的人。说矛盾,倒不指其它,完全是他给人的印象和感觉。

        他面无表情时冷漠沉郁不近人情,军装往身上一套,是牛鬼蛇神避之不及的浩然正气,奈何此人的骨相着实特别,风流冷硬又极具攻击性,脱了军服,整个人便犹如解开了某种封印符咒,桀骜不驯,张扬乖戾。

        譬如此时。

        他凑近了跟她说话,音量低低的,调子漫不经心懒散随意,左边嘴角往上牵起道很轻微的弧,形成一个叫做“似笑非笑”的表情。

        看着着实不像好人。

        温舒唯站在原地都忘了躲,有点呆呆地瞪着沈寂嘴角那道微弧。

        跟人说话时,嘴角会习惯性地往上勾那么一勾,像是挑衅,又像是嘲讽。这是沈寂一直以来的习惯。

        这个念头蹦出来的瞬间,温舒唯略感惊讶。她在今天之前从不知道,时隔十年,自己脑子里为数不多的那些关于“沈寂”这个名字的记忆,竟如此清晰。

        走神当口,他已经直起身子准备离开。

        海风带着丝丝寒气吹过来,温舒唯缩了缩脖子。下一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的,冲着那道高高的背影就突然问了句:“你们单位在哪儿呀?”

        沈寂步子再次顿住。

        今晚上第二回半道被叫停。背对后头的姑娘,夜色下,沈寂还是那副散漫冷淡的表情。单手端着脸盆站了一秒,而后伴随着一声“哐”,把盆子随便撂上了旁边的一个架子。

        温舒唯看见脸盆里的洗发水瓶子倒在了香皂盒上。

        又看见沈寂从裤兜里摸出烟盒,低下头,拿手圈住火点烟。点着了,火星子闪了闪,白色烟雾升起来,熏得他微微眯了眯眼睛。

        沈寂从烟雾里瞧温舒唯一眼,动动下巴,“想聊会儿?”

        这话轻描淡写,听不出什么情绪。温舒唯顿了下,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有点唐突,便又干巴巴地笑笑:“我就随口问问……你不方便说也没关系。”

        沈寂盯着温舒唯,一时没出声。

        这姑娘穿着分体式的睡衣睡裤,外面披了件薄薄的米色外套,又一阵风吹来,不知是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两只手无意识地交叠对搓了下。

        片刻,沈寂抽了口烟,冲她勾手,随口说:“过来。”

        温舒唯:?

        温舒唯不解,很茫然地“啊”了声。

        “过来。”沈寂重复一遍,仍旧不夹杂任何情绪。

        温舒唯只好抱着电脑过去,走近几步站定。

        沈寂明显对她现在站的位置还是不满意,夹烟的那只手点了点自个儿右边的某处,说:“站这儿。”

        温舒唯一头雾水地照做了。站到他右侧之后微微一愣,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风从北方来,她刚才站的地方是风口,周围没什么遮挡物,站过来之后风便被沈寂的高大体格给挡完了。

        这一发现令温舒唯有些感慨。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沈大佬不禁实现了从一个“问题不良俏少年”到一个“铁骨铮铮帅军官”的华丽蜕变,还变得乐于助人。实在让人感动。

        “南城。”沈寂淡声答道。

        “……哦。”温舒唯回神,点点头。答完这句之后忽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好又说,“我之前听你们学校的人说,你高中毕业之后提前批次被海工大录取了?”

        “嗯。”

        “哇!好厉害。”

        “过奖。”

        “在部队这么多年,一定很辛苦吧?”

        “还行。”

        “我大学读的新闻专业,现在是记者。”

        “我知道。”

        “……”

        一问一答,委实尴尬。

        太特么尴尬了。

        温舒唯觉得自己一定是吃错了药才会突发奇想来找这位大佬闲聊——她平时明明挺活泼健谈,此时却彻底败在了沈·聊天终结者·寂手下。

        两人没扯上几句,温舒唯就彻底不知道能继续说什么了。又和沈寂乱七八糟东拉西扯了会儿后,她选择了以万能结束语来终结这段死亡尬聊。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温舒唯干巴巴地笑了笑,客气说:“等什么时候你回云城了,我请你吃饭。”

        沈寂垂着眸,掐了烟,轻描淡写地说:“我下个月休假。”

        温舒唯:?

        就在她还没来得及消化大佬这番金口玉言是想传达出什么深奥含义的时候,沈大爷又来了句:“181xxxxxxxx。”

        温舒唯:“?”

        沈寂侧目,视线落在她白皙的面容上,懒洋洋地挑了挑眉,“不是要请我吃饭么?我的号,记着。”

        “……”

        您老人家还真不客气啊?

        温舒唯足足静默了两秒钟,才点头:“好的,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