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仙女叫我来修仙在线阅读 - 【0229】注定无改变

【0229】注定无改变

        看到对方说完话就离开,天雨愣在原地。凭实力,她不是对方对手,而对方没任何恶意,相反,善意满满。

        可为何不能抗拒林圣,要知道他可是个大魔头啊,即使因为某种原因变好.性格,谁能保证未来他也如现在这般,是好人?

        天雨并没完全相信那个隐藏在白光之中,却不敢露面的家伙。

        他说有魔头降临了青市?必须好好防范了!

        天雨想到这,转身回到心雨两女所在的房间之中。

        ……

        林圣跟夏宁宁来到一个酒店,稍微点些东西吃,开始在房间里面独处,做些男女之间该做的事情。

        “亲爱的,我想等结婚的时候再做这种事情可以吗?”夏宁宁被林圣抱着,她很是羞涩。

        “嗯。”林圣并不是那种抱了女人就一定要做些事情的男人。如果是以前呢,他肯定经受不住诱惑。但历经很多事情后,他觉得得尊重女人,特别是自己的女人。

        夜色很美,也很寂静。

        青市某个地方,数十道黑影渐渐浮现在四周,认准青市一些比较少人的地方,一个个如鱼得水,快速穿梭在街道上,但凡遇到人就杀,还把对方的心脏硬生生挖出来。

        这种画面随处可见,他们办事效率很高,没引起多大关注。但等到被人发现,肯定要闹出天大的事情来。

        时间过得很快,夜里的杀戮很多……

        第二天清晨,林圣打开电视机,想看看有什么好节目看时,却意外看到一则报道,说昨晚上死了很多人,起码有几百人。而地点就是青市往北的方向,那里几乎死了一个村子的人,每一具尸体都被掏破心口,而心脏也不知所踪了。

        “怪物不是被杀了?”林圣双眼微眯,看着电视机里面的报道,心中觉得奇怪。

        夏宁宁这才懒洋洋起身,抱着林圣的后背,下巴紧贴着林圣的左肩,稍微在他左脸上亲吻一下,轻声道:“亲爱的,怎么了?”

        “昨晚上死人了,死了几百人。”林圣叹息道:“我以为怪物只有一只,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还有其他的怪物。”

        夏宁宁刷的一下子彻底清醒了,小眼看向电视里面的报道,隐约还能看到地上有很多的尸体被白布盖住。那场面十分壮观,还有很多的幸存者蹲在尸体旁边哭诉,看来……很多家属伤心到一种惨绝人寰的地步。

        “必须,抓住那些怪物!”

        林圣站起来,转过身来,对夏宁宁说道:“宁宁,你先回隐龙岛告知岛主我还活着,杀人怪物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可是,人家想跟你在一起嘛!”夏宁宁不依,很快跳到林圣后背上,紧紧抱着他的脖颈,一点都没有妥协的样子。

        “别闹,现在是险峻的时刻,已经死了很多人了。我必须……斩妖除魔!”林圣眼里闪现出坚定不移的神情。师傅,我一定不负所托,一定……拯救众人!

        见此,夏宁宁也没办法了,总不能把那些青市众人的生命不当回事吧?其实他很想留下来帮助林圣,但是她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去做。

        “好吧。”

        夏宁宁点点头,依依不舍的答应了林圣。

        ……

        夏宁宁离开前往了隐龙岛,而林圣则一个人来到尸体摆放的现场。他并没有直接去接触尸体,四周有很多的警戒线,不能跨过去。

        不过他在警员众人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随余燕。他记得,随余燕乃是青市的地方局局长。应该能通过她去接触一些尸体,并观察是怎么一回事吧?

        “随局长!”

        林圣稍微挤到人群前面,对随余燕挥了挥手,并对她喊了一声。

        随余燕觉得声音有些熟悉,抬起头来,却是看到林圣的身影,想到他能解决那个厉鬼的事件,还能跟厉鬼.交流,太厉害了。如果这场几百人的挖心案件有他帮忙,说不定能尽快解决呢。

        其实凌晨时刻,她就被上级领导打电话吵醒,即使今天是礼拜天,要休息,依然得出勤。

        “放他过来吧。”随余燕想到这,对拦阻林圣的下属挥挥手,那个警员会意,让林圣往警戒线里面走去。

        “随局长,不知道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呢?”林圣好奇问道,并看向一个赈灾验尸的仵作。他勉强能从仵作手中看到那具尸体的心脏好似是被什么强大的手段给强行挖出了心脏,死状惨烈,死不瞑目,而且死者的双眼几乎要瞪出来一样,十分可怕。

        “哎,别提了,除了这种事情,简直太恐怖了,恐怕我又得被上级领导骂死不可。也不知道凶手到底是什么怪物,为何要夺取死者的心脏,一夺就是这么多人的心脏,真是残忍啊!”

        随余燕十分愤慨说道,脑海里简直要把杀人凶手给骂个半死。

        “如果我猜测没有错,应该是……那方面的可怕人物,或许……还不是人所为……”林圣的声音十分隐晦,并没有直接说什么。不过随余燕听明白了林圣的那些暗示,她对下属们吩咐一声,跟林圣走到一个远离众人的位置,跟林圣单独交流。

        “你的意思是?”随余燕有了些许猜测,仍需进一步确认。

        林圣叹息道:“其实,我已经把那些杀人的怪物杀死了,我之所以来青市的原因,也是要灭杀诛杀人的怪物。就几天前,我杀了一只奇形怪状的怪物,本以为祸源已经解决。没想到啊没想到,对方还有同伙!之所以取心,恐怕是为了突破修为,修炼某种可怕的邪术。”

        “什么!修炼邪术?”随余燕并不知道关于修炼的事情。只有读过一些书籍,都只是记载而已。是说一些邪恶的怪物,为了修炼某种邪恶的妖术,害死了很多人。可是最后都被正义之士给斩杀殆尽。

        “不错!”林圣面色严峻很多,低声道:“有些怪物就是为了修炼邪术,所以才挖取心脏,必须想办法解决它们,否则,很可能这种大片伤亡还会出现。”

        “怎么解决?”随余燕听了林圣的话,她差点要急疯了。昨晚上足足死了几百人,这种事情太恐怖了。必须……解决,不然局长位置都不保。

        “别慌,我跟它们之中的一个怪物接触过,大致能从对方的气息中追踪过去,但需要时间。”林圣思考一会,快速说道。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随余燕知道林圣身手不凡,但是这样真的没问题?要是对方有很多的同伴,或者非常厉害,比林圣还要厉害,那该怎么办啊?

        “放心吧,这个世界上能伤害我的家伙真的没几个了才对。”尘世中应该没有几个家伙能杀死他了才对,那个仙山之主除外。林圣仔细思考,该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追踪对方。

        这时,一道身影自人群中走了出来。

        “表姐!”

        一道女声传来,林圣两人下意识看过去,随余燕看清来人,很快点点头,对她招了招手。

        “心雨,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了?快些回去!”

        待随心雨来到随余燕身边,她很快说道,有些责怪的意思。在她眼中,随心雨就是个普通的小女孩,连警察都不是。所以呢,她不希望随心雨被这种事情沾染上麻烦。

        “表姐,没事的,呵呵。”随心雨看到林圣也在,虽然非常惊讶,不过转念一想,又是释然了。

        “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随心雨看了看林圣,轻笑道。

        林圣没有理会她,避免被继续昨天关于赵楠楠的话题。

        “你们……认识?”随余燕有些意外的看一眼林圣,又看一眼自己的表妹随心雨。

        “认识。”随心雨说道。

        “不认识!”林圣很快的说。

        “额!?”随余燕跟随心雨同时发出奇怪的声音,一齐看向林圣,都想不懂,是怎么回事。

        “表姐,其实我……拥有追踪凶手的手段,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个……能修炼仙术的人。”随心雨忽然对随余燕说道。

        “哦!?这样啊!那心雨肯定很厉害了?”随余燕没想到,她的表妹居然这么神奇,居然能修炼仙术,不简单啊!

        林圣保持沉默,在思考。

        “是啊,我一直有跟表姐说,结果表姐都不相信!”随心雨委屈巴巴的看着林圣,对表姐随余燕说道。

        “呵呵……”随余燕哪里知道,一直从小开玩笑的事情,居然是……真的呢?

        以前还小,都不知道有修仙中人这种事情,直到后来,随余燕慢慢的接触了很多怪异的事情,也就慢慢有了这种认知。

        不管如何,能有此等神乎其神的手段,的确不失为一种厉害的探案手段。

        “走吧,我们去看看尸体!只有看了尸体,收集一些气味,我就能从尸体身上找到答案,想找到怪物们的巢穴,不过轻而易举!”随心雨淡淡说道,抱着表姐的手臂,十分欢脱的样子。

        “抱歉,我先失陪了。”林圣并不打算依靠随心雨的办法来找到怪物们,在她们说话期间,他已经找到了找到怪物们的办法。

        “喂喂喂,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信不过我?”随心雨指着林圣的后背,气愤说道。

        “不是。”林圣转过身来,看一眼随心雨,淡漠道:“我打从一开始,就没对你给予厚望,更没有相信你的理由。那么,再见。”

        林圣一转身,遁入黑暗虚空,消失无踪了。

        凭借他天魂秘的修为,无声无息离开,轻而易举。

        这个混蛋!!!!

        随心雨没想到林圣这般桀骜,居然不给她一个合作的机会。刚才她出来帮赵楠楠买点东西,恰巧看到这里发生了很多的命案。一想到自己的表姐是当地局长,想出来帮帮表姐。却是意外看到林圣跟表姐在交流,出于好奇,她走了出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林圣居然这么目中无人,简直就是……没把她放在心上。

        “心雨,你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比较好,毕竟是一件很血腥的事情,所以……”随余燕很害怕表妹随心雨出事,不然她肯定内疚一辈子。

        可是呢,随心雨就是个倔脾气,一旦被人小看,她就一定……努力证明自己,就跟小时候是一样的。这点,随余燕看得很清楚,毕竟自己就是跟她一起长大。

        “哎!”

        随余燕叹息一声,看着随心雨渐渐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担心。

        ……

        林圣离开了案发现场,来到一处高楼之上,这里是青市最高的楼层。可以看到所有的青市面貌,不过,他始终不认为那些杀人挖心的怪物躲在青市之中。

        “如果对方是为了修炼邪术,很可能寄居在很阴暗的地方,很安静的地方,也只有如此,才不会被打扰到,又不会被轻易发现。”

        林圣闭上眼,仔细思考,仔细想象。

        足足五分钟时间,他双眼睁开。

        “在我离开这里之前,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找到那些阴暗面的家伙。”

        一道声音自虚空之中传递到林圣耳中,他单单听到声音,就知道这道声音的主人就是仙山之主。

        “我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林圣对虚空说道。

        “哦?但说无妨。”仙山之主呵呵一笑,道。

        林圣也不废话,直接进入主题,问道:“既然你有如此手段,想必要找到那些为恶的家伙,应该轻而易举。为何,你要让我来?如果你出手,肯定能一瞬间找到它们,并把它们消灭。为何要等我来解决,如果你出手,就不会有今天这些悲剧发生了。”

        “我并不是你心中想的那么万能的存在,而且,有些事情看似可以避免,实际上却无法避免,唯有你,才能解决一些事情。你可还记得千年异魔?”仙山之主说话十分玄幻,类似泄露了天机般,玄幻莫测。

        “千年异魔吗?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怎么?你有什么想说的?”林圣依稀记得,师傅的肉身就是在对抗千年异魔的时候损毁,而后来虽然寄居在他的体内,但是自身修为已经……大不如前。

        “你的师傅想对付千年异魔,结果无法斩杀千年异魔,还适得其反,自己都是死了。她应该说过,只有你才能对抗千年异魔,可是自己却乱了方寸,失去了平常的评判水准。正如仙知所言,千年异魔唯有你才能斩杀。这一点也已经应验。所以,有些事情,也必须你来做,才能永绝后患。”

        仙山之主的话,令林圣陷入了深思。

        “既然你们都知道得这么清楚,为何……不想尽办法,帮助我的师傅?还眼睁睁看着,我的师傅受难?”林圣语气明显变得不悦。

        仙山之主叹息道:“你还是没明白我想表达的是什么。算了,你先找到那些害人的怪物吧,纵然我想出手,也无法出手,就算出手了,也是适得其反,反而造就出更为恐怖的因果。”

        “哎!”

        林圣叹息,而后不再说话。仙山之主也像人间蒸发一样,没再说话了。

        他静静闭上双眼,而后思考着,仔细感受着四周的变化。这时,又是一道身影慢慢浮现出来。

        “你为何,没有离开?”林圣没有睁开双眼,背对对方,声音幽缓说道。

        在林圣背后,一道冰寒的身影冷冷站在他身后,双眼寒如冰霜,死死盯着他的后背,不发一言一语。

        “唉!”

        林圣转过身来,看了眼对方那双冰寒的眼眸,他脑海里虽然有愧疚,但不会道歉,绝对不会道歉。

        “我不希望,你再纠缠我,否则……”林圣话都没说完,对方眼眸变得更是冰寒许多,死死盯着他的双眼,似乎有种要跟他一起死的神色。

        “你想说什么,说吧。”林圣并未畏惧她的眼眸,就这么跟她对视,两人不发一言,沉默了将近半个小时,林圣打算离开时,对方终于说了一句话。

        “我不会轻易……放过你!”

        说完这句话,对方稍微转身,一个飞跃,消失无踪。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有着奇怪的感觉升腾起来。不会轻易放过我……吗?呵呵,真是……孽缘啊!这算是……天谴吗?

        摇了摇头,林圣继续思考刚才没能思考出来的事情。

        如果他是怪物,肯定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修炼邪术,而能修炼邪术,有很安全的地方,唯有……

        林圣看向她离开的那个方向,忽然恍然大悟。

        “原来,这才是她的目地!”林圣深深的看眼她离开的方向,犹豫一下,还是决定跟了上去。

        为何呢,你为何要这样做?

        我对你伤害这么深,你对我的恨,我都看在眼里,但你的所作所为……

        林圣想不懂,脑海里有着混乱的思绪。

        当你伤害了一个女孩后,本来对她是产生着报复的心理。结果后来已经没有了什么恨,反而想释放对方自由,不愿再伤害对方。

        结果一直想摆脱报复的她,却是……选择留下来纠缠,这种感觉十分奇怪,也让人想不通想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