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仙女叫我来修仙在线阅读 - 【0183】火灵之海(十)

【0183】火灵之海(十)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林圣朝前面走去,一路上四周花花草草显得有些诡谲。在这个满是火焰的世界中,居然有植物,这有点奇怪啊,火属性的生物?

        林圣专注四周,看到四周满是绿色植被,山腹中更是传来兽吼声,看来附近很可能出没其他猛兽。

        莲花大圣跟在林圣身后,后面那些麻绳般的生物不敢再进入这里,给莲花大圣传递一些讯息就没有再进入。

        “它们怎么不进来?”林圣边走边回头看向身后那些止步的麻绳般的生物,询问莲花大圣。

        “它们天生畏寒,所以只能到这里,山腹中温度会比现在所感受到的温度还要低些,那是它们无法承受的范围。”莲花大圣微微叹息,稚嫩的脸颊上满是无奈,跟个老道的老头子差不多。

        “呵呵。”

        林圣低头一看莲花大圣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他难免呵呵一笑,继续前进。走在宽敞的道路上,看着地面绿草如茵的植被,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觉得,这里明明是火焰海洋的世界,岛屿上居然有这样的植被对吧?”莲花大圣别看她只有小孩子的性格跟身材,其实她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躲藏在暗处修炼,直到跟那些麻绳一样的生物开始交流。

        “嗯,你不觉得奇怪吗?到处是火焰海洋,这里环境十分恶劣,为何会有植被存在?这太奇怪了。”林圣左看右看,依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莲花大圣咯咯笑着说道:“这就是洞窟里面的至宝所产生的奇效吧,希望我们两人能安然进入那个洞窟之中,不然就白来了。”

        说着,两人已经来到莲花大圣记忆中的地方,站在一个小山丘上,看到前面一处密不透风的树林,其中就隐藏一个神秘.洞窟。

        “小心一点,那里面有古怪!”莲花大圣眉头皱起,脸上满是慎重。

        林圣询问师傅:“师傅,四周有没有什么危险?”

        “暂时没发现任何危险。”沐云仙摇头道。

        “走吧,进入看看,我倒想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牛鬼蛇神,居然让天不怕地不怕的莲花大圣都感到畏惧!”林圣轻声笑道,一步一步朝那个洞窟走去。

        “别冲动啊!”莲花大圣很想阻止林圣,但是林圣去意已决,根本不具备任何谨慎,只想快些走去。

        无视莲花大圣,林圣一步一步走向洞窟。待距离洞窟还有上百米时,林圣主动停下脚步两眼凝视前方。

        “徒儿,在洞窟里面有一个阵法,此阵法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一旦进入洞窟就触动阵法,小莲花没有进入其中算她运气好,否则,即使她身怀灵兵也必将被斩杀。”沐云仙淡淡说道。

        林圣点点头,道:“在洞窟之中有一个阵法,小莲花,你没进入算你运气好。”

        阵法?

        莲花大圣听不懂,对于阵法一说,她根本没有任何相关知识,急问道:“林圣,你有办法破阵吗?”

        林圣淡笑道:“如果之前没有得到那个五行大阵,或许我根本没有办法,但我掌握了五行大阵后,我可以凭借这个阵法给我的三倍战斗力,瞬间泯灭洞窟之中的阵法。”

        “这么厉害?”莲花大圣对林圣开始崇拜了。

        林圣轻笑道:“呵呵,有意思,你这个家伙除了脾气差点,喜欢裸露外,其余都还算挺可爱的。”

        “……”莲花大圣被林圣说,她觉得林圣在夸她,又觉得林圣在挖苦她,让她心里一阵奇怪。

        “走吧,一起入阵,我到要看看,有什么样的阵法,可以阻拦我们!”

        林圣冷笑一声,随后踏上进入洞窟的举动。

        莲花大圣上次进入过这里,所以并不敢如林圣大张旗鼓进入,紧跟在林圣背后,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她直接就逃跑,至于林圣,他没有办法逃跑也是他运命不济。

        来到洞口,林圣冷眼凝视眼前的洞窟门口,看着那些长满青苔的地面跟石壁,他淡淡说道:“我怎么感觉,这就是一个坑啊!?这就是洞窟?”

        看着面前只有足足两米长宽的洞口,林圣不知为何,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是啊,这不是洞窟是什么吗?”莲花大圣翻翻白眼,很是不满的说道。左手指着洞口淡漠道:“曾经我就是路过这里,感受到其中蕴含金光,但相对应的,里面存在强悍的气息,我不敢进去。”

        林圣摇摇头,他并未感受到任何气息,一步踏出,步入其中。后面紧跟着莲花大圣,两人一步一步进入其中,他并未感受到任何危险的气息。

        里面昏暗无比,不过两人都是蕴含修为之人,双眼覆盖上邪力,视线如白天般明亮清晰。待深入将近十多米时,四周原本窄小的空间瞬间放大十倍有余。

        “嗯?不对劲!”林圣止住脚步,凝视四周。

        “怎么了?”莲花大圣不明所以,紧张戒备四周,咨询林圣。

        “阵法启动了!”林圣指了指前面墙壁散发出来的金光,一阵阵轻微的空间波动产生,刹那间就把林圣跟莲花大圣给笼罩在其中。

        “嗯?不好!就是这种感觉!完了完了!我们被包围了!”莲花大圣见四周墙壁绽放出来奇异的金光,同时浮现出来阵阵空间波动,仿佛鬼神压境,万鬼出潮。

        “别怕,不过是个魂灵阵,看我如何破解!”林圣冷笑一声,按照师傅的指示一点一点向前踏去,身后则跟着莲花大圣,她依照林圣走过的步子,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身侧都是一些金光虚影,只要林圣跟莲花大圣走错步骤,立马进攻两人。别看它们呆呆的样子,其实战斗力十分强悍。

        沐云仙熟记有百寿王的古阵仙法,但凡遇到阵法都能化险为夷。林圣此刻就是按照沐云仙宣布的步骤,一步一步脱离这个魂灵阵的范围。

        等到离开了阵法后,林圣往后一看,原本被触动的阵法瞬间隐匿在两边墙壁上。

        “呼!”

        莲花大圣见状,偷偷松了口气,而后对林圣淡笑道:“林圣,你也太厉害了吧。居然能悄无声息的破解这个阵法,真是不简单呢!”

        “我并未破解阵法,只是无损通过阵法而已。”林圣摇摇头,毫不在意,只要有师傅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你太谦虚了!”莲花大圣见林圣又一眼看穿阵法的能为,她对林圣的仰望更加的高大许多。

        林圣的种种能为都在她心中留下了伟大的形象,她感觉林圣十分靠谱,只要跟林圣在一起,就没有任何困难可以压倒自己跟林圣。

        “走吧,这个洞窟还远着呢。”

        听从师傅的指示,林圣知道这个洞窟之中肯定不止一个阵法那么简单,甚至还有其他生物在守护那些至宝。毕竟有宝贝的地方,肯定有其他生物守护,或者有更强悍的阵法守护。

        莲花大圣点点头,跟着林圣继续向前走去。

        走了将近五分钟的脚程,林圣跟莲花大圣来到一个大礼堂的地方。

        “不是吧,一个洞窟里面,还有上百米的大礼堂?”林圣看得眼花缭乱,心中无比震撼。这里显然有着其他生灵存在,或者有人形生物也说不定。能制造出来这个黄金色大礼堂,肯定不一般。

        “小心!”

        林圣话刚说完,上空就疾驰下来足足十几道古代所用的那种箭羽,看其模样还是铁制品。

        手中一抓虚空,诛魔之剑立马被取出,随后剑势一阵扫荡,疾驰而来的箭羽立马被斩断,甚至是爆炸。

        林圣一把抓过莲花大圣娇小玲珑的身躯,快速往后退去,尽可能远离大礼堂的范围。但是两人刚退后一步,后面的出口立马被一块巨大的石头给堵住,石头落地时产生了巨大的轰动声音。

        “糟糕!后路被堵住了!!!”莲花大圣一声惊诧,快速呐喊出来。

        林圣无视莲花大圣的呐喊,他双眼锐利凝视眼前的画面,看到足足十几道漆黑如墨的身影,看起来像人类,实际上只是一些人形的黑色生物,每一头都有大概两米高的身体,最为奇特的是,它们背后竟然长有两道翅膀,看起来十分诡异跟不和谐。

        “堕天使!”

        沐云仙突然惊呼一声,惊讶道。

        “什么是堕天使?”林圣皱起眉头,不明所以的问道,看着好像有十五道的堕天使往他们走来,每一尊堕天使手中都抓着一口等身长弓,背后背着一个箭篓,每一只堕天使都从后面取出一把箭,拉满弓弦,箭头对准林圣跟莲花大圣。

        “堕天使是一种专门生在在黑暗面的生物,没有人知道它们如何产生,但一旦出现,必定惊为天人!这里一定有什么强大的宝贝!”沐云仙声音急促说道。

        “它们修为如何?都有怎样的手段?”林圣拉着莲花大圣,逐渐往后退去,可是这里后路已经被阻断,那么只有往里面冲才有可能活下去。

        “没有修为,但它们天生具有破魔之力,这种破魔之力一旦伤害到徒儿的身体,也会造成强大的杀伤力,所以最好不要轻易的被射中!”沐云仙暗暗告诫林圣。

        林圣点点头,冷眼扫视对面的堕天使,将莲花大圣守护在身后,他轻声对莲花大圣说道:“待会我对付它们,你先往前面跑,记住,尽量往一些暗处跑。我会去找你的!”

        莲花大圣紧张的点点头,她终究还是如一个小孩子般,遇到这种未知的生物就变得十分的害怕,她选择遵从林圣的想法。

        “走!”

        林圣手捏诛魔之剑,一步踏出,直接冲向前面,手中诛魔之剑一剑斩出,最为靠近的一尊堕天使直接被劈成两半。

        哗啦一声!

        那个被斩成两半的堕天使直接化为了一道黑雾,随后分裂成两道堕天使的身体,对着林圣一声怒吼,似乎生气了。

        林圣一人牵制住所有堕天使,莲花大圣也是很听话,很快冲出这个大礼堂,朝前方一个出口冲去,很快消失无踪。

        他见状,立马施展身上所有邪力,再度劈杀几道堕天使,可是依旧没有用,它们再度分化出来更多的堕天使,烦不胜烦。

        “怎么会这样!诛魔之剑居然无用?!”林圣不敢置信,趁它们射出弓箭之际,快速冲出,直奔莲花大圣所逃的那个出口而去。

        “呼呼呼呼!”

        所有的堕天使将林圣两人赶走后,它们并未深追,而是止步在那个大礼堂出口位置。

        “师傅,它们好像在守护什么?为何诛魔之剑对它们无效?”林圣一边追逐莲花大圣,一边询问师傅。

        沐云仙叹息道:“堕天使乃是传说中的生物,它们虽然不具备任何修为,但手中的破魔之力却是强悍无匹,更难杀死。”

        “想要斩杀堕天使,必须具备一定程度的圣兵才能做到。”沐云仙无奈说道。

        “圣兵?”林圣不明所以,追问道:“什么是圣兵?”

        “圣兵就是蕴含圣洁之气的圣兵,也可以称之为圣品灵兵。”沐云仙解释。

        “哦,原来如此,圣品灵兵不会就是超品灵兵往上一层的灵兵吧?”林圣猜测道。

        “不错,正是超品灵兵之上的级别灵兵。”沐云仙回应。

        两人说话期间,林圣已经是抵达一个空旷的平台位置。这里足足是将近百米的长宽平台,四周非常寂静,没有任何存在。但是林圣明白,这个洞窟之中诡谲难测,绝对不会如表面这般简单。

        “徒儿,平台之上存在一个隐形阵法,要万分小心!”沐云仙声音慎重说道。

        林圣明白的点点头,站在入口处,根本不敢轻易涉足,恐怕莲花大圣已经进入这个平台之中,也可能已经被灭杀了。

        “师傅,你可看出来了这个阵法是什么阵法?”对于阵法,沐云仙师傅一定早已全知全能,想必一眼就能看穿是什么阵法吧?

        “为师看不透这个隐形阵法到底是什么阵法。”沐云仙摇头,有些惋惜说道。

        “不是吧!还有师傅不知道的阵法?”林圣眼里蕴含了奇怪跟惊讶的色彩。看向四周,丝毫没有任何波动,按理说,如果莲花大圣不小心进入其中,应该会产生些许迹象才对,为何一点波动都没有产生?

        “徒儿,或许,是为师太过紧张了,这个阵法并不具备杀伤力!也可能是……一个传送阵!”沐云仙猜测道。

        林圣翻了翻白眼,道:“要是师傅猜错了,这是个具有杀伤力的阵法,一旦入阵,就很难有回头路了。”

        “别怕,有为师在。”沐云仙信誓旦旦说道,似乎并不把那个隐形阵法放在眼中。

        林圣深深呼吸一下,而后淡漠道:“好吧,听师傅的。”

        秉持相信师傅的想法,林圣一步步踏入这个平台之中,很快,他进入了隐形阵法之内,一阵眩晕感觉出现,随后他感受到自身仿佛被某种强悍的力量给撕扯,而后消失无踪。

        再出现时,他已经来到一个宽敞的战场之中,四周都是喊杀声,他置身于一个战场之内,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的景物。

        定睛一看,一边是人族,一边是化身一条条巨龙的存在,不断的厮杀在一起。战况十分凄惨,如此场景,林圣看得是热血沸腾。但有一条龙朝他这边冲击过来,仿佛要把他咬死。

        林圣下意识施展邪力遍布全身,可当他要抵挡那头巨龙时,那条巨龙竟然穿透了他的身体,直接冲撞在一个强大的人族身体之上。

        “嗯?是幻影?”林圣看明白了,原来这个战场只是个幻影,他所看到的事物并非真实。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林圣不明所以,对师傅问道。

        “古战场!”沐云仙感受到四周的景象后,她默默说道。

        古战场?那是什么?

        林圣茫然无措,追问道:“什么是古战场?”

        沐云仙茫然回应:“这应该是古时候的战场,这四周满是飞龙,而龙应该是传说中的存在,想不到,我们竟然有幸看到这么多的龙,还有人类先辈们的英姿,徒儿,好好看着那些战斗,兴许对你有用。”

        林圣仔细看着四周,他也明白观战的战斗意义,可以增加他对战斗的经验,已经对未来的修行有所感悟。但看着看着,那些战斗的画面渐渐淡化下来,直到消失无踪。

        “怎么回事?”林圣没看懂发生了什么,那些画面为何突然出现,如今有突兀的消失了?

        “应该是陷入了某种时空阵法之中了,徒儿,或许你可以借此领悟属于你的仙术。”沐云仙似乎想起什么,快速说道。

        “领悟属于自己的仙术?”林圣有些愕然,没想明白是什么意思。

        “徒儿可还记得,你有隔空御剑的能为?虽然距离十分短暂,但或许可以领悟出来更为高深的仙术!”沐云仙对林圣打气。

        “有可能?”林圣苦笑一声,十分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