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28章:死后黄泉我来迎(求收藏)

第228章:死后黄泉我来迎(求收藏)

        九幽殿

        地府十殿之一,忘川少主阴九幽的府邸,矗立在连绵不绝的血雨天地中,幽深似海,今日的九幽殿一改往日的阴森,张灯结彩,弥漫着喜庆与诡异。

        地府可不是阳间,十殿还是头一次布置得这么喜庆,少主阴九幽婚礼规格之高,上古以来未曾有过。

        三界九道,生灵万族纷纷有掌权者或者继承人前来贺喜,九幽殿外巨大的广场上门庭若市,各道力量气息交杂,嘻笑谈吐,洋溢着喜庆祥和的气息!

        七大道祖势力和执法殿圣子最少的来了两个,八大隐世世家最少的也到了一个,无恨谷,万妖山等三界有头有脸的势力都有代表到场,给足了忘川的面子。

        九幽殿上一个个势力携重礼贺喜,地府高层牛头马面在殿前迎宾收礼。

        白夜走在最后,与一旁的几个天骄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这几个天骄都是道祖势力之下最强的五品势力的继承人,在三界中硬撼超一流天骄而不惧,可以说是年轻一辈隐藏的佼佼者。

        太初曾经说过,许多真正的天骄一心修道,不问世事,羽化仙朝就有个叶斩仙胜过他一招半式,扬名于世的不一定就是最强的。

        “糟了……!”

        走在最后的白夜看着一个个天骄少主交出珍礼重宝,暗道不好,来的匆忙没有准备礼物,况且就算准备,他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总不能把九玄天灵扇交出去吧!

        而且就九玄天灵扇现在普普通通的样,说是个王兵都没人信。

        白夜前面的天鹏族少主交出一件中阶圣兵走进九幽殿,临进殿还回头冲白夜笑道:“哥们儿先进去了,你赶紧的……对了,我叫天逆!”

        白夜冲他摆摆手示意自己马上就进去,手上红光闪过,老黑给他的圣贤剑出现在手上,给牛头递过去。

        想起老黑,白夜心中沉重,也不知道他上执法殿怎么样了……

        牛头一改常态伸手推了回去,笑道:“白公子可是我们少主父王的忘年交,也就是少主的娘家人,这礼是万不能收的!”

        这倒是白夜没有想到的,悻悻的收回手,圣贤剑血光一闪收进丹田,冲牛头马面拱了拱手,随即走进殿中。

        到哪都少不得开路费,据说齐天大圣当年护送唐玄奘西行取经,到达灵山之后为了交开路费把紫金钵盂都拿出来了。

        牛头马面的话也在情理之中,白夜与项王虽只有数面之缘,却是交心极深,属于忘年之交。

        九幽殿中空间大无边际,是一处小世界空间,飘荡着无尽的幽绿色岛屿,每一座岛屿都呈陵墓状,数以百计的各道天骄圣子凌空虚渡,多是出关不久,三五成群谈笑风生。

        一条宽九丈九的巨大红毯从殿外蔓延向九幽殿中,伴随着喜乐传进殿中,响彻整座殿中天地,一位面无血色的红衣年轻人骑着灰白色鬼马慢慢走进殿中,身后是八位红衣鬼女抬着的红轿。

        队伍在殿中央最大的岛屿上降落,红轿中缓缓飞出一位盖着红盖头的少女,骑着鬼马的年轻人也翻身下马,两人相对而立,年轻人略显空洞的目光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僵硬的嘴角咧起一抹微笑:“生前未将你来娶,死后黄泉我来迎……嫚儿!”

        少女抿起嘴唇,扑进年轻人怀中,喜极而泣:“尘哥,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我终于不再是楚国世子了,我是你一个人的妻子。”

        十年苦恋,一朝修成正果,其中辛酸更与谁人言?

        忽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自殿外响起:“来晚了一步,嫚儿新婚快乐!”

        项阴嫚闻言身体微不可察抖了一下,她最想见也最不想见的人来了!

        九幽殿猛然安静下来,人道威名远播的楚霸王竟然出现了,传闻不是说他与鬼谷子一战殒落在了昆仑顶吗?

        项王御风飞上岛屿,在项阴嫚身旁落下,开口道:“以前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现在成亲了要好好的做个合格的妻子啊!”

        “嗯……父王。”

        项阴嫚还有些拘谨,仿佛身体不听使唤,僵在原地应了一声,以前她一直生活在项王安排的人生中,既有些恐惧又非常思念从小养她呵护她的项王。

        她心里理解项王的良苦用心,楚国先后历经五任帝王风雨不倒,到项王这代膝下无儿无女,便希望她扛起楚国的复兴之任,也敌不过天命,亡了国。

        “以前是我做的不对,嫚儿不要怪爹,能看到你现在成家,爹很高兴,你苦了十年,也该有这个完美的结局了。”项王微笑道。

        项阴嫚点点头,看不清红盖头之下的表情,身体微微颤抖不止,有抽泣声响起。

        随即项王把目光投向一旁的红衣少年身上,这个年轻人饮毒酒自尽的时候才十五岁,现在依旧保持着生前的模样,不过与生前的稚嫩相比,多了些成熟稳重。

        “白……白尘,我,对不起你……”

        项王紧闭起眸子,神色愧疚,拱手长揖九十度,久久不起,今天他来地府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向白尘道歉,免得小两口以后因为他闹矛盾。

        白尘身形不动,没有去扶项王,轻声说道:“说实话,我刚到地府见到嫚儿之前我心里真的很恨你,但是见到阴嫚之后,我不怪你了,你有多么宠她我是知道的,连她也战死沙场,我便理解了你的苦心与无奈。”

        话落伸手扶起项王,握着他那不算苍老的右手,项阴嫚见状抬手搭在两人握着的双手上面,三人会心一笑。

        一笑能泯恩仇,才是一家人。

        “对了爹,白公子也来了。”

        三人各自收回手,项阴嫚望着项王轻声说道,说话间狡黠的指了指白夜的方向。

        要说他们这一家子,打了一辈子的仗,基本上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存在,所以项王五年前在乌江结的忘年交就算是很重要的朋友了。

        站在人群边缘远远观望的白夜见到项阴嫚伸手指着自己,立即有种不妙的感觉,现在可是忘川少主的成亲典礼,三界有名有姓的天骄都来了,他可不想惹人注目。

        项王侧过头望向他,喊道:“白老弟,来了怎么不过来叙叙旧,是不是看不起项大哥?”

        好嘞,居然以大哥自称,白夜直感觉天上有一排黑鸦飞过,不过项王倒是比他大了不到十岁,在修界论辈分真算得上同一代人。

        “老哥说的哪里话,我是见到你们一家团聚,我一个外人怎么好意思打扰你们的雅兴!”白夜开口笑道,御着风飞上岛屿,朝着三人拱了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