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27章:裴青莞的命,我预定了

第227章:裴青莞的命,我预定了

        黑白无常互相对视一眼,范无救转移话锋道:“白公子,离恨帝墓即将现世,你有什么打算?”

        离恨,魔道四祖,天尊沧海的第八世身,是极少数帝陵现世的大帝,因为绝大部分大帝坐化后前都会进入泰山,因此三界流言泰山之中有一座葬着万古以来无数坐化大帝的圣墓。

        “传言离恨帝兵烂柯棋盘就在离恨墓中,是与九天十地的主宰天道所对奕,不过除了离恨以平局善终之外,后面五位大帝皆惨败殒落,据说一旦战胜天道,就可永生不死……”白衣无常徐徐讲出一则秘辛。

        “离恨墓出世?我没有得到消息,到时候再说吧,我这个人看得很开,帝墓不是我们这些寻常小辈能觊觎的。”白夜淡淡的道,大帝都赢不了天道,他自认也没那个本事,烂柯棋盘无异于一个烫手山芋。

        黑白无常默然不语,帝墓是大帝留给三界的底蕴,任何地星生灵都有资格有机会获得大帝留下的传承和宝藏。

        “对了,裴青莞怎么样了,就是天教天后,她没事吧!”白夜沉下眼睑低声道,君子城一战大武惨败,十四万兵马不战而退,他拿命掩护裴青莞逃跑,也不知道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们年轻一辈与老一辈差距太大,盖非衣一击便击碎白夜的金枪,还断了他一只右臂将他灭杀,不过修士死亡之后便会魂飞魄散,而他的魂魄来到地府,说明他还没死,还有机会复活。

        黑衣无常道:“她现在可不好过,天教下了追杀令,杀她给魔道正名……你可能不知道,你死后她带领天教弟子屠戮凡城二十一座!”

        “现在魔道在三界的名声极恶,本来之前太初身镇魔渊赢得三界修士的敬佩,但是如今的魔道受千夫所指,裴青莞若不是魔道亲手所杀,魔道的名声永无翻身之日。”白衣无常摇了摇头。

        要杀裴青莞扬名的势力很多,几乎整个三界有头有脸的势力都在追杀她,甚至天教开出了一件巅峰圣兵的悬赏。

        白夜脑袋侧向无人的方向紧闭双眼,重重咂了咂嘴,不露声色,随即转过头来,微笑道:“魔道的名声绝对不能坏在我们这一辈手上,裴青莞的命……我预定了。”

        他的眼神平静,低沉着眸子,闪过一瞬间的复杂之色,很快归于平静,振兴魔道是历代祖师的毕生追求,若是因他而使魔道受三界唾弃,那他们将是魔道的罪人!

        话落,黑白无常面色微变,万年波澜不惊的神色露出一丝惊色,低沉的声音同时响起:“鱼凫王要见你。”

        白夜瞳孔一凝,师父来地府必定不是为了给项阴嫚贺喜,鱼凫王此时见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起项阴嫚之前告诉他的话,又狠狠摇了摇头,师父怎么可能害他呢!

        在黑白无常的带领下,白夜进入忘川主殿‘阎罗殿’中,入眼便看到一位黑袍中年人,横眉怒目,衣襟上绣着一棵青铜古树,驮着10个金乌,树上花果与黄蛇,仿佛是诸神往来天梯。

        手持一根金色权杖,杖柄端刻着‘商周’二字,与传说中阎罗王的形象截然不同,不过白夜丝毫不怀疑对方的身份,阎罗殿不是寻常地府人物能进的。

        阎罗殿是整个地府除了黄泉之外最重要的地方,不过白夜并没有见到王化的身影,心里疑惑之际,鱼凫王先开口了:“你师父已经走了,这次见你只是我个人的意思,单纯想见见你这个在阳间声名鹊起的年轻人罢了,我听说你与幽儿有着一些交情,希望你们以后可以多加往来,帝路上同舟共济!”

        幽儿?白夜愣了一瞬便了然,项阴嫚现在是地府年轻一辈第一人,就叫阴九幽,生前死后已经不算是同一个人了。

        白夜在一丈处站定,淡声道:“缘悭一面,算不上交情,少主天纵之姿,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是我辈的楷模。”

        对于项阴嫚这个女孩他打从心底里佩服,家国重任一肩挑,生前是楚国世子,死后下了地府又是鬼道年轻一辈第一人,忘川少主。

        鱼凫王笑道:“也不知道项王会不会来参加幽儿的婚礼,昆仑顶他与鬼谷子一战可伤得不轻。”

        昆仑顶之战是两三年前的事了,项王与纵横鼻祖鬼谷子相约一战,后来有消息传出项王不知所踪,现在听鱼凫王一说,应该是项王败了,隐居疗伤去了。

        准确地说人道将、帅、帝三脉,沧海独裁独尊的帝脉,项王领兵作战的将脉,鬼谷子谋略纵横的帅脉,三脉侧重点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都是在人间以智谋建立影响力,与修界侧重武力有所不同。

        “谁能想到秦楚之争会让大汉捡了便宜,项王棋差一招,不然哪有刘季什么事!”白夜眯眼道。

        相传有一次秦帝出访民间,项王与汉帝都见到秦帝的威风,各自说了句传唱千古的名言。

        项王言:彼时,吾将取而代之!

        汉帝言:大丈夫当如是耳!

        那个时候两人都还年轻,志气广大,也最终成了天下的最后的对手,项王花费半生心血败了秦国主力,汉帝知人善任巧夺天下,入主咸阳,楚汉之争落下帷幕。

        鱼凫王闻言不置可否,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汉帝在人间大有一统天下证道成帝之势,地位不在他之下,他无法评价一个与他地位相当的英雄人物!

        项王即使再强,哪怕差点逆天证道,但失败者就是失败者,他的经历再次告诉修士人力不可胜天的道理,鱼凫王对于项王轻视大于敬重,在他们看来,过程如何并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鱼凫王的默然,白夜已有预料,大有替他忘年交辨白的样子追问道:“难道鱼凫王真的认为汉帝胜了项王就能证道?我以前不懂项王为什么不渡乌江重振旗鼓,现在有点明白了,大世之争,他们谁胜谁负并不重要,人道已然断了天命,加上各道的帝路之争,人道要证道几乎没有可能,项王比汉帝看得透彻……!”

        鱼凫王笑了笑,意味深长,转开话题:“泰泽殿一行你们可要小心,你的师兄弟有的阳寿已经到了……”

        轰!

        白夜脑海剧震,师兄弟有人要因此殒命?他还想细问,鱼凫王冲他摇头示意,说道:“幽儿的婚礼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