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24章:魂归地府,故人大婚

第224章:魂归地府,故人大婚

        白夜的魂魄迷迷糊糊不知道怎么到了一处幽暗的天地,一路游荡到了一座黑暗城池之外,而这座巨城的名字叫做:酆都!

        历来酆都的传说由来已久,在凡间代代相传,凡是开了灵智万物生灵对这个地方都怀着崇高的敬畏之心,当然也包括白夜。

        此时他才头脑猛地清醒过来,原来自己已经到了地府,一些手持锁链的阴差押着一些鬼魂走进酆都城中。

        这些鬼魂表情呆滞木讷,浑浑噩噩,样貌衣着各异,看得出来生前身份有的是富商大贾,有的是平民百姓,死后并无分别,尽归幽冥。

        两个头戴长帽的奇异男子从酆都内飘出,向他过来,一人一身黑衣,头戴一顶长帽,帽子上写一见生财,手拿刻着‘锁魂’的黑链,另一人一身白衣,帽上写天下太平,手举灰白色哭丧棒。

        黑衣哭脸,白衣笑脸,地府这般形象的组合,必是黑白无常无疑了。

        黑白无常在地府地位极其特殊,与牛头马面一样成了地府在阳间行走的代言人,因此吸收的万民信仰力量众多,实力也极高,是地府排得上号的人物!

        只是不知为何惊动了这两位存在出山,白夜好奇间朝一边让开道路,黑白无常却在他面前停下,嘴唇未动发出一道非男非女的    声音:“白公子,你也是来参加圣女婚礼的吗?你师父已经进去了!”

        白夜阳寿未尽,肉身渐渐恢复,如今忘川城唯一的圣女阴九幽正准备成亲,黑白无常自然认为他是来参加婚礼的。

        有传言这个忘川少主阴九幽是那五年前乌江战死的楚国世子项阴嫚,生前有过一个爱人,现在竟然成亲了?

        项阴嫚生前并未入道成为修士,死后也会魂归幽冥地府,说她是阴九幽也并非无稽之谈,确实极有可能。

        “师父也来了?”

        白夜有些惊讶,王化行踪一向神秘,上一次见他还是心魔宗灭宗的时候,这次他莫名魂归地府,不管是为了返回阳间还是见师父,这忘川少主的婚礼都有必要去。

        与黑白无常执了记修士礼,白夜抬脚步入酆都城中,视野忽然开阔起来,一望无边的黑暗巨城,城中稀稀落落的宫殿建筑,随处可见的鬼火,不见一点草木生机,有修士身影御风向着前方飞行。

        一道大红嫁衣的少女身影从视野尽头走来,身后开满血色彼岸花,一步一蔓延,白夜眸光微凝,迎了上去,此女正是楚国世子项阴嫚!

        “白夜,别来无恙,一别五年,也算不打不相识!”项阴嫚不像寻常鬼魂一样痴呆,样貌与生前无异,只是肤色苍白,画着脂粉淡妆,不免有些瘆人。

        “世子风采不减当年,再睹圣容,三生有幸!”白夜拱手道,对于项阴嫚这个女子他是极敬佩的,巾帼不让须眉,是女中豪杰。

        项阴嫚闻言表情微变,她不想面对生前金戈铁马的世子生涯,又极思念待她如亲生女儿的项王。

        “世人对身份看得太重,我已经不是楚国世子了。”项阴嫚吐出一口叹息,沉下眼帘。

        白夜不置可否,忽然想起西游塔中的天蓬元帅,心生感慨道:“身份二字谁都逃不过,我曾见过天蓬元帅的一缕执念……要是高翠兰不爱猪八戒,怎么会有后来的成亲醉酒现原形?”

        自古以来,门当要户对,郎才须女貌,缺一不可。

        项阴嫚笑道:“白公子还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世人都知道公输、独孤他们在北凉守着你,没想到你到了地府。”

        白夜怔了半晌,自己的肉身在北凉?大哥和师兄弟们在守着他?

        心念一动,白夜以凡俗礼拱手长叩,淡淡开口:“心魔宗白夜,恭祝阴少主新婚快乐,永结同心!”

        前魔道领袖势力亡了,但心魔宗没亡,他白夜一人便代表着心魔宗,代表着师兄弟们,似潜龙出渊,气势如虹!

        项阴嫚画着她生前从来没有染指过的胭脂水粉,巧笑嫣然,眸中闪过一道异彩,地府依托黄泉而生,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她从来没有离开地府。

        对于阳间的人和事尤其上心,早听闻前魔道领袖势力心魔宗出了几个真正的天骄,她一直想见见。

        抬手一拂,漆黑的鬼风将白夜扶起,项阴嫚伸手作‘请’状,白夜嘴角微微上扬,两人并肩朝酆都都中央走去,项阴嫚压低声音道:“看你有缘,我提醒你一件事,害你的往往是你最亲近的人,而救你的同样是你最亲近的人……”

        “阴少主此言何意?”白夜心中惊震,听项阴嫚的意思是他亲近的人会害他,然而他不敢妄自揣测他的亲人,故而不假思索问出心中疑惑。

        “有人布了万年大局,想要复活天尊沧海,你便是那独一无二的药引!”项阴嫚声音几不可闻,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若不是看在白夜跟她父王忘年交的份上,这件秘闻她断不会说出口。

        “你在说些什么?谁要害我?”白夜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不过他真的猜不出来是谁要害他性命,在他心中,不管是师父还是大哥和小妹,云倥偬等等都是他的至亲,断然不会害他。

        “天机不可泄露……”

        项阴嫚摆了摆手,再也不提及此事,身形骤闪,一步迈过黑暗幽深忘川河,踏入那高不见天的幽冥古城忘川,白夜紧跟随行,然而却是被忘川河无尽鬼气逼退!

        “喂你等等我啊,这忘川河要怎么过啊?……喂!”

        项阴嫚的身影消失在忘川城中,白夜在忘川河畔驻足,无尽的鬼气肆虐,刺得他肌肤生疼,他虽是九道之体,但是除了人道之外其他大道尚未觉醒,好在他现在是魂魄状态,否则这无尽的鬼气包裹之下,必死无疑。

        “忘川不是给活人过的,你等摆渡人接你吧!”项阴嫚戏谑的大笑从城中传出,白夜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恶意。

        “你说我过不了,我偏要过给你看!”白夜伸手一招,九玄天灵扇握在掌心,身后如意护臂化作黑暗巨翼,气势凝而成罡,如若一位整装待发,择人而噬的战神!

        一艘破旧小舟从忘川河一侧出现,身戴斗笠的黑蓬老者在岸边靠岸停下,沙哑着嗓门儿问道:“小哥儿可是要渡河参加少城主大婚的?”

        白夜点了点头,接着打断他接下来的话,抬手道:“参加婚礼不假,不过这个河我得自己过去,老丈去渡其他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