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22章:天尊之后第一人

第222章:天尊之后第一人

        “还是李长生逍遥自在,活得通透,我等帝路争锋手上染满鲜血,早已忘却了当初离家修行的那股子纯朴心性!”独孤随行一旁,闻言轻笑。

        李长生的出身比林语血还坎坷,从小吃百家饭长大,天生没有修行天赋,一看到文字就头痛难忍,后来受生活所迫被卖到斗兽场,生死之间才踏入修行之路。

        因此他特别惜命,曾经说过一番很有意思的话:这个世道,分不清谁是主角谁是反派,与主角为友容易祭天,与主角为敌容易身死道消,而我呢又是个惜命之人,还是置身世外,隔岸观火来的好些。

        当今大世,即使是天眷之人独孤也无法做到独善其身,若是在修界修道杀伐上,独孤或许可以一帆风顺,但是这里是有着‘三界修罗场’、‘人间炼狱’之称的凡间。

        谈起修道,林语血不由得又想起几年前宗门议事时他说的‘修道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而现在的他不知为何把这句话颠倒了过来:“修道不止是人情世故,而是打打杀杀。”

        拳头够硬可以降服一切不平事,若不行,那是拳头还不够硬。

        独孤笑了笑,这句话可不能在连城火那里说,否则又是一阵唠叨啰嗦,自从在梵天寺‘万魔化仙’之后他的心性也更加如同传说中的仙人一样雅静洒脱。

        与魔道的逍遥随性不同,仙道的心境是另一个逍遥的极端,平和淡然,博爱众生。

        徐烟儿在一旁哼哼唧唧似有不同意见,始终碍于大哥没有把话说出口,她被称为天下第一魔女,自然是更偏向魔道的杀伐果决,谋略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嗤之以鼻。

        公输扫了一眼徐烟儿,又把目光集中在一直默默无言的洛研身上,对于这个师妹的情况他也有所了解,缓声道:“洛师妹,我看你道根虽然受创,但是对修道影响不大,以后可有打算?”

        “啊?”

        洛研忽然听到公输说到自己的名字,身子莫名颤了一下,好像深思被打断,带着几分迷茫不解,她摆手道:“不修道了,以前太年轻,总想着御剑飞行逍遥天地间,现在才发现我根本没有那个本事,也没有勇气……”

        有一句话她没说,她在凡间有了一个两情相悦的人,差不多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洛研偷偷打量着丰神俊逸的公输,曾经的她也爱慕过这个男人,可惜只是单相思,终究是公输依然心心念念着他的小米,而她也明白了这都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许多年少时的心心念念,无非来年的的付诸一笑。

        洛研缓缓收回目光,心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念想彻底消失,这几年的她已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了。

        早知惊鸿一场,何必情深以往。

        公输莫名叹了一口气,眸中摄人心魄的光彩黯淡几分,说道:“历来魔道有情路都是最难走的路,我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光是他这一代魔道多少师兄弟姐妹倒在了有情道上,便是他心中都有一道难以磨灭的心魔,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压制不住要了他的命。

        见到大哥神色低沉,哼哼唧唧的徐烟儿立即闭嘴一言不发,她知道大哥每次这个表情,心里就开始发火了。

        她与白夜从小犯错无数,受到师父的责罚也多,但是大哥自小便像是个过早成熟的智者,便是王化都常常会听取他的意见。

        除了五年前那一次出山,公输便像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完美人物,与她与白夜不同,更像是另一个王化。

        “白师弟……是不是死了?”

        黄巢的声音响起,徐烟儿那一巴掌他没有使用法力护体,左边脸颊上肿出一个巴掌印,声音罕见的带着哭腔。

        他与白夜同出一门,更是同出一峰,两人相交极少却是很深厚,他带着陈祺钰隐居咸阳的时候白夜还去看望过他,而今土轮峰活着的弟子除了背叛师门的大师姐外,便只剩白夜一人。

        他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自己闭关的时候,白夜居然给自己建立的大武算计至死。

        话音一落,徐烟儿两眼忿忿不平,忍不住哼道:“你死了夜哥也不会死!”

        大哥与师父心性太过成熟,所以徐烟儿打小就跟同样小孩子心性的白夜玩得来,从小跟在白夜屁股后面跑,睡觉也要抱在一起,乃是云烟村著名的白夜头号跟屁虫。

        “白师弟没死?!”黄巢喜极而泣,心里的愧疚退去一些,若是因为他导致同门死去,那他再也无法面对师兄弟了。

        公输点了点头,白夜是他弟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是亲如手足,听到白夜战死的消息的时候他几乎道心崩溃,第一时间赶到北凉确认,好在白夜还没死。

        “对了烟儿,云弟怎么样了?”

        公输凝眉道,按说白夜战死,整个三界都知道这个万古第十人死去的消息,与白夜关系莫逆的云倥偬怎么迟迟不见踪影。

        徐烟儿摇头跟波浪鼓似的:“自你走后的第二年,夜哥就跟云哥和小莲姐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可能是在武皇殿吧!”

        闻言,黄巢惊震道:“那个云倥偬是你们的朋友?我离殿的时候听说他走火入魔杀了几个弟子,被关进了求魔塔中,在求魔塔中要么找回自我,要么就是死!”

        走火入魔,是力量失控造成的灵魂被心魔控制,是修士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因为一旦走火入魔,找回自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基本上代表着死路一条。

        公输叹气道:“看来他是知道了白夜的事情,所以才走火入魔,即使是我刚得知消息的时候也差点走火入魔!”

        最重要的是走火入魔无法外力干预,只能靠自己解决,白夜的事刚缓解,云倥偬的事又给几人心中蒙上阴霾。

        说话间已经走进云烟阁,白夜依然如同一具尸体一样毫无动静,在他的体表不知何时升起一道淡淡的九色光幕包围着他,这道光幕极其玄妙,充斥着九种属性的气息,公输几人看到的时候都是一阵沉默。

        独孤抿嘴微笑道:“看来白夜师弟比我更符合天眷之人这个称号,九种属性,除了天尊之外便只有他了吧!”

        在白夜之前,天尊沧海是唯一一个同修九属性的生灵,不过在轮转九世修炼九种大道的路上倒在了人道上,而白夜是沧海之后的第二个九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