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21章:负荆请罪的剑痴黄巢

第221章:负荆请罪的剑痴黄巢

        “世子,府外有人跪地请罪,说是白公子的师兄!”楚曦快步走进云烟阁,急切的道:“我让他进府再说,他说无颜面对魔道师兄弟,你快去看看吧!”

        又是心魔宗遗留弟子?

        独孤几人相继变色,徐烟儿挥手摒退剑侍楚曦,神色凝重,忙说道:“事不宜迟,一起去看看吧!”

        心魔宗同门跪地请罪,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徐烟儿想不明白,独孤几人同样一头雾水,在白夜战死的这个关头请罪,其中意味耐人寻味。

        徐烟儿与独孤、林语血、洛研三人一同走出云烟阁,这里有地支十二死士看守,防守仅次于北凉王隐居的‘栖凤楼’,除非老祖级人物强攻,否则绝不可能进入阁中

        四人刚走近北凉王府门口,独孤三个原心魔宗弟子面色骤变,洛研睁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叫道:“黄巢师兄……你没死!”

        府门外一袭黄衫的青年袒露上身,背负着一根黄荆藤鞭,负荆请罪,跪伏在地,听到洛研开口他才抬起头,这青年正是三年前带着陈祺钰隐居后消失不见的土轮峰三师兄,剑痴黄巢!

        “黄巢,这几年你去了哪里?怎么三界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林语血目露缅怀之色,轻声说道。

        几人虽不是同一峰弟子,然而心魔宗人数极少,尤其是自宗门覆灭之后,遗留下来的弟子间早已不分谁是哪一峰的人。

        黄巢忆起往昔痛苦的合上眼眸,徐徐说道:“自祺钰走后,我一直活在后悔与内疚中,都怪我一心修道没有好好珍惜她,同时我的心里越来越痛恨害死祺钰的大汉,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与两位朋友建立了大武,也因为少宗主的自斩重修之法踏入人道,我便是那世人口中的文圣!”

        “什么?!你是大武文圣!那你岂不是害死夜哥的罪魁祸首!”徐烟儿听到后面直接怒火中烧,闪身给了黄巢一巴掌。

        她咬着银牙,红衣飞舞似血,冰冷的道:“夜哥在边境上一战成名号称万古第十人,这么响的名头我不信你没有听到,杀害同门,枉你与大哥他们同为一门弟子!”此话一出,便是独孤三人都表情难看起来,徐烟儿年龄虽小,说的话却是句句有理,两人同为大武一方,黄巢在武国位高权重,不可能保不住白夜。

        然而白夜还是因为武国思夜案只身逃往边境君子城,最终战死沙场,重要的是身边无一兵一卒,只有一个死战不退被他救下的女人。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此事我愿一力承担,只求在我死后,师兄师姐能看在往日同门的情分上把我与祺钰葬在一起!”

        黄巢徐徐挺直身体,默然不语,像是一只引颈就戮的小鹿一样,任凭处置。

        “好,想死我成全你!”

        徐烟儿伸手一招,府中飞出一柄黑色圣剑,一把握在手中飞身刺向黄巢心口,杀意凛冽,这一剑朴实无华却蕴藏着她初入神桥的全部力量!

        砰!

        林语血不知何时挡在黄巢身前,举剑横胸挡下徐烟儿必杀的一剑,脚下寸步不退,徐烟儿见杀招被阻,冷喝道:“林语血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敬你是夜哥同门,现在让开我不再追究,否则你走不出这太安城!”

        世子一怒,伏尸百万,徐北凉不出,这北凉就是徐烟儿的天下!

        林语血咂了咂嘴,仓促挡下徐烟儿全力一剑,震得他手臂发麻,他瞧着徐烟儿杀气腾腾的眼睛,赔笑道:“有话好说,还是等白师弟醒过来再说不迟。”

        徐烟儿完全是小孩子心性,其中的内情还没弄清楚,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你还替他辩解,一命还一命,天经地义!”徐烟儿重重呼出口气,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的杀意。

        楚曦等世子手下剑侍、高手迅速清空王府外街道,数十人拔剑列在四周,其中不乏神桥中期的老一辈人物,大有世子一言令下动手杀人的意思。

        北凉境内可不管你是一派老祖还是哪门圣子,历来挑衅者都成了剑下亡魂,北凉的盛世威名是拿鲜血和白骨筑成的。

        徐烟儿冷笑一声就要下令灭杀,就在这时公输谪仙的身影出现在街道尽头,下一刻便到了林语血身侧,他淡淡地看了徐烟儿一眼,随即弯腰扶起黄巢,轻声道:“内中原委我已知晓,你当时闭死关并不知道外界的事,这事错不在你,是小夜命中该有此一劫!”

        公输的目光投向府门口一袭红衣的徐烟儿,不顾在场数十位北凉高手的虎视眈眈,轻声说道:“烟儿,去备点酒菜,今晚上我们几个喝一杯!”

        围在四周的二十几位北凉高手闻言纷纷目露不善,便是北凉王与世子说话都是言语含笑,连哄带骗的,这人竟然用这种略带命令的口吻跟世子说话。

        他们把目光都聚焦在徐烟儿身上等待着她的命令,没想到徐烟儿莫名其妙的冲着他们来了火气,气呼呼的道:“还不退下,吩咐膳房准备酒菜!”

        说着一边偷偷瞄着对面的公输,那模样就像是一只带着畏惧的乖巧的小猫,惹得林语血冲公输打趣:“你对你妹都这样吗……”

        他不由把公输两兄妹跟独孤两兄妹暗中比较,发现这两对兄妹的关系截然相反,在连城火面前,独孤可以说言听计从。

        话落,独孤冷冷的瞧了林语血一眼,林语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悻悻一笑,抬头欣赏起蓝天白云。

        公输扶着黄巢走进府中,宠溺的看了眼徐烟儿,轻笑道:“以前太惯着她了,现在成了天下第一魔女,这让师父知道了,我可没好果子吃。”

        虽然王化说过两人师徒缘分已尽,但公输自小在王家长大,王化对他亦师亦父,打心底里尊敬。

        公输从不信命,在他看来便如他当年入凡间救陈祺钰说的那句话一样:我命由我不由天。

        徐烟儿自是听到了大哥的话,心里既甜蜜又慌乱,甜蜜的是公输和白夜打小就宠着她,慌乱的是大哥现在与师父的关系微妙,自己再添点麻烦,那结果她难以面对。

        林语血话锋一转,正色道:“最近人界出现了好几个很厉害的人物,有九道十三甲转世,有属性拥有者,有大帝传人,天骄榜乱极了,无论是第一的钟心正还是第二的千指都有过败绩,群雄逐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