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18章:沈烟动情

第218章:沈烟动情

        徐烟儿安排一支精兵卫队带着公输去城中闲逛,徐烟儿见大哥离开不由暗松了口气,大哥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屋中气氛轻松起来,闲谈家长里短,谈及太安王齐婉兰,徐烟儿撇嘴道:“这人比我还狂,而且能力还强,徐王很器重他,在北凉是唯一能跟徐王相比的。”

        齐婉兰在军中威望极重,统领北凉近半兵马,骄狂不失谋略人品,若不是徐烟儿出现,他必是北凉当之无愧的继承人。

        连城玦敛眸一笑:“太安王…这封号别有用心啊!”

        北凉四城,王城太安,北凉王府和太安王府都在太安城中,汉帝给齐婉兰封王本无可厚非,但是‘太安’二字就有些玄机,北凉王城的名头给齐婉兰封王,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徐烟儿忽然恍悟,压低了声音愤怒的道:“原来如此,汉帝这狗东西是想离间齐婉兰和徐王的关系,让北凉不战而败,从中间分化北凉,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连城玦笑而不言,一向沉默寡言的沈烟朱唇轻启:“我们可以暗中成立一个暗杀联盟,暗中伏杀大汉和敌对天才,这样等以后起兵时机到了,我们面对的对手会弱很多。”

        “此计极好!”

        林语血忍不住笑了起来,拍手叫好,既然明的不行那就给你来阴的,几人背靠一方大势力,就算被发现了也不会摆到明面上来撕破脸皮。

        “一来可以做历练之用,生死中的历练对我等修炼至关重要,二来可以削减敌对势力的力量,为往后起兵或者帝路争锋做准备,三来…则可试探各大势力的底蕴和暗棋。”沈烟徐徐道来,身形定若雕像。

        洛研微微侧目看着沈烟,咧嘴笑道:“师姐如今的变化好大,以往在宗门的时候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现在和气多了。”

        面罩青铜鬼脸面具的沈烟僵了一瞬,本来是谈三界之事,没想到同门的师妹话锋一转转到她的身上。

        屋中气氛渐有压抑的趋势,沈烟在心魔宗的时候向来独来独往,狠辣无情。        呵呵…

        沈烟轻笑一声,摘下脸上青铜面具,是一张豆蔻年华的可爱俏颜,还有些婴儿肥,然而在她的右颊上有道触目惊心的寸许长伤疤。

        她的双眸空洞冷漠不带一丝一毫的情绪,伸手抚着脸上的疤痕,沈烟压着眸中的癫狂,徐徐开口:“我从小就是个孤儿,后来合欢门的一个长老收养了我,我原以为我会迈向一个美好的生活,谁知道他只是拿我当鼎炉培养,只为夺我元阴修炼,我拼死逃了出来沿街乞讨,那些年我虽年幼,却见惯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沈烟沉默了半晌,眼中癫狂化为柔和之色,“我以为我的心已经永远冰封,直到了那一天…”

        “梵天之战中,是他救了我,宗门之祸中我本已身死,也是他救了我,不顾一切的拿身体堵住了魔渊,同门之情,苍生大义,于是我发现我动了情,因为死而复生的缘故并没有道心崩溃,而是从无情道转入有情道。”

        连城玦几人只是听着默不作声,知道她说的那个人是太初师兄,曾经的六道门第一人,也是黎明时代第一个修出身外化身之人。

        沈烟的声音转寒:“既然他抽不开身,那就由我来重振心魔宗的威严,与我同门为敌者,杀无赦!”

        她前段时间追杀汉国三王子刘盛七千里,虽无功而返没能杀得了他,也震动了三界,红粉之名再次扬名立威,名列天骄榜第十。

        “我已是不洁之人,自知配不上他,那就用我这条命守护同门报答他…”

        沈烟徐徐闭眼,眼角滑落一滴清泪,她这一生太苦,遇上一个对的人却是在错的时间。

        洛研走到她的身边牵过她的手,抿嘴道:“人这一生止于不变,止于永恒,只有千变万化才能找到自己的感情,这就是爱情的真谛…若你们没有这些经历,你又怎么会爱上他呢?”

        沈烟俯膝痛哭,压制了太久的情绪在一瞬间释放出来…

        屋中响起一阵叹息声,他们都是修行之人,心中存的是大爱博爱,对于男女之情讳莫如深,便是林语血与赵心悦相恋之后情根深种,道心已有动摇之势。

        “我要去魔渊救他!”

        沈烟抬起头抹了把朦胧的泪眼,振身而起,眼中闪烁着坚定和决绝,青铜古灯在她左肩浮现,散发着无尽的圣辉。

        连城玦眉头紧锁,开口道:“魔渊现在还需要他镇压,师父的合道计划还没完成,魔渊一旦打开,三界将大祸临头!”

        沈烟的想法很危险,此事关乎三界安危,连城玦重重呼出口气道,太初是他师兄,要说不想放他出来是假的,但是…无奈。

        沈烟眯着眼睛盯着连城玦,寒声道:“三界的死活关我何事?这本不是我们这些人该承担的责任!”

        屋中气氛压抑,连城玦抬起眼睑,说道:“你知道太初师兄为什么要以身补魔渊吗?你这么做是让他的苦心白费…”

        见屋中气氛越演越烈,林语血附和道:“太初师兄要是知道你的做法,他会怎么看你?本来三界就对我魔道有偏见,现在全赖师兄挣回了些名声,你要是把他救出来,我敢保证他绝对不会看得上你…”

        沈烟面色微变,忽而煞白,快速戴起鬼脸面具,哼道:“谁要他看上我了?我只是想还他的救命之恩罢了!”

        她的表情虽然看不清,只是耳根通红,坐了下来闷闷不语,暂时打消了救出太初的想法。

        “还是说说暗杀联盟的事吧!现在的三界不比以往,需得小心行事。”徐烟儿悄悄的岔开话题,在北凉的几年经历,她也不是云烟村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

        屋中气氛沉闷,沈烟心情不定,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徐烟儿话一出口暗松了口气。

        韩立与楚风对视一眼,开口道:“暗杀保命这一套我们熟,杀人要趁乱,浑水摸鱼,赶尽杀绝不留后患因果…”

        保命一途,他们与另一个还没出世的苟王李长生绝对可以说深谙此道,保命之法数之不尽,凡事不留因果。

        “那么暗杀联盟就成立了,你们说说暗杀吧,此事一定要小心谨慎不留痕迹…”林语血缓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