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15章:徐烟儿的道

第215章:徐烟儿的道

        “烟儿,快过来!”

        洛研高声呼喊,声音急切,徐烟儿身影一闪刹那间出现在床边,洛研看了一眼徐烟儿又盯着榻上的白夜,惊呼道:“烟儿快看,他心脏开始跳动了!”

        徐烟儿毫无形象的扑倒在白夜身上,脑袋靠在他的胸口聆听,明明可以用元神感知,她却用耳朵听,生怕自己的感知有误。

        聆听一阵,徐烟儿的表情剧烈变化,两只小拳头死死紧握,身体微微颤抖直到剧烈颤抖,她压抑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忽然释放出来,仰天大笑:“真的!是真的!夜哥复活了!”

        死而复生,如枯木逢春,铁树开花。

        徐烟儿一辈子也没遇见过这么离奇的事情,还是在他哥白夜身上,她手舞足蹈,喜极而泣,激动不已:“奇迹,这是奇迹!”

        她的气息忽然温柔如水忽然杀气暴烈,隐有失控之兆,瞳中鲜红如血,洛研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而是紧盯着白夜,抿嘴笑道:“是啊,是奇迹,赶紧叫郎中来给他做个全面检查。”

        徐烟儿的失控闻言一瞬间消散无踪,她慌的手足无措,飞快跑到门口,双手捧在嘴边作喇叭状,冲外面大喊:“温叔,把府里所有的御医都叫来!”

        不一会儿,十二个衣着统一的灰袍老头陆续走进云烟阁中,神色拘谨的朝徐烟儿行礼,这位北凉呼风唤雨的世子爷他们可惹不起。

        “你们检查一下夜哥的情况……”徐烟儿眼角仍带着泪痕,但是一向嚣张跋扈惯了,强作冷静,不想让人看出什么,冷着脸吩咐道。

        上位者的气势一瞬间显露无疑,红衣翩翩,相貌俏丽,长发束在脑后,英气十足,腰悬青鱼玉佩,右手揉着左手手腕,神色自若,俨然是久居上位的贵公子哥儿。

        满屋子的御医围在床边号脉,望闻问切,不是前秦宫廷御医就是天下有名的医道圣手,规模比之大汉皇宫也不遑多让。

        “殿下,这位公子体内有一股很强的生机在修复他的心脉,按照气息推断是一株不死药,不过什么痊愈苏醒还不清楚,也有可能身体恢复后成为植物人……”一位须发花白的老人做出结论。

        徐烟儿看着这位誉满天下的北凉第一圣手,质疑道:“吴老,您是不是诊断错了?”

        吴老面皮一抽,要是旁人质疑他的诊断他早就发火了,他和蔼可亲的淡淡道:“殿下还信不过老朽的医术。”

        他成名百年,见惯浮华荣辱,破天荒的生出一丝怒气,也很好的让他压了下来,实在是眼前的世子殿下他惹不起。

        “马上通知齐婉兰他们三个,北凉封城,把刺客杀手给我封死在北凉之外,放进来一个刺客别怪我请他喝茶!”

        徐烟儿深呼吸一口气,徐徐眯眼道,北凉外的刺客她不担心,就怕北凉里的一些有心人在这上面做文章。

        御医起身行礼,相继离开,有幸见到一株不死药,是多少人一辈子难以想象的幸运。

        召进一位白衣负剑清丽女子,徐烟儿淡淡的吩咐道:“青鸾,命地支十二死士暗中守着云烟阁,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入,记住,我说的是任何人……包括我爹。”

        徐王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堂堂北凉王就这么被徐烟儿卖了,白衣女子目露难色,秀眉微蹙:“我们哪有那个权利,此事还请殿下与王爷言明。”

        北凉国之名来源于北凉王徐北凉之名,自上古时积威至今,威名远播三界,虽然将军政要务交由世子徐烟儿处置,但整个北凉都将北凉王视为精神领袖,岂是寻常将领死士可以左右其意愿的?

        闻言,徐烟儿猛地一挥衣袖,冷哼道:“照我说的去做,谁来都给我拦下,徐北凉来了有什么问题就让他来找我!”

        向来她在北凉逆来顺受,无人敢忤逆她的意思,便是徐王三义子之首的太安王齐婉兰都要敬她三分。

        徐烟儿目光冰冷,谁敢动白夜,便是她的死敌,永生永世必杀之!

        以江湖镇万古,以一身成禁区,独断独行独尊,这就是徐烟儿的道……霸道!

        “是!”

        白衣女子施以凡俗礼拱手应下,快步离开着手准备,她第一次见到世子殿下脸寒如霜,心底下将此事当成当前第一要务,需尽快安排妥当。

        太安王那边需要知会,北凉全境戒严,触了世子霉头可没有好下场,然太安王同样桀骜不驯,骄狂不可一世,不可怠慢。

        不过齐婉兰虽然狂傲,却是对北凉王忠心耿耿,声名不减徐北凉,春秋乱世中马踏江湖,夷灭十数国,屠戮生灵百万,号称‘小人屠’。

        徐烟儿拢了拢血衣袖口,静静的站在床榻边看着,洛研坐在床边小声抽泣,床上的白夜已经换了干净整洁的白色衣衫,气息微弱几乎察觉不到宛如死人。

        院外夜风萧瑟,枯叶凋零随风飘动,偶尔有值巡兵士身影走动,仆人丫鬟尽已归房,北凉素有宵禁的规矩,王府中规矩更甚一筹。

        洛研撩了撩一直遮掩左眼的刘海儿,她的左眼在心魔宗灭宗之祸中不幸失明,瞳中一片空洞惨不忍睹,她撩开刘海儿又颤抖着手垂下遮住眼睛,始终将视线集中在榻上的白夜身上。

        徐烟儿面色柔和,挨着床边坐下,看着自己这个打小最亲的人,师父每次责罚白夜她都会撒娇求情,事后心疼的给他敷药,徐烟儿银牙一咬,呢喃道:“哥你放心,哪怕倾尽国力,我也要把你救醒!”

        伸手握着白夜的手掌,徐烟儿眼中泪光闪烁,埋头痛哭,做了四年的北凉世子,身边仆从无数,威风八面,代表的是诺大北凉,也只有在这无人时可以放肆大哭。

        一夜无话,两女彻夜未眠守在一旁,时而小声交谈,多数时间都处于沉默状态,心情跌到谷底,无心言谈。

        此时的外界乱成一锅粥又保持着总体的稳定,各地乱战频发,以胭脂教羽化仙朝为主的主张对汉作战一派,以泰泽殿天教的冷嘲热讽一派,剩下的梵天忘川等势力默不作声,呈中立态度。

        在公输、独孤几个前心魔宗天骄出山赶向北凉之际,沈烟追杀汉国三王子刘盛七千里无功而返也向北凉赶来。

        而白夜唯一承认的道侣完颜卿保持沉寂,一语不发,两殿少主钟心正宣告三界,两月后与冰心成亲,邀请三界天骄光临喝喜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