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12章:煌煌大武,一人,死战!

第212章:煌煌大武,一人,死战!

        裴青莞两袖无风自动,青衣猎猎,双手撑在半人高的城墙上俯瞰整个大汉军阵,神色无悲无喜。

        在她的一旁是迎风招展的大武军旗,身后却已无一兵一卒,着实有些可悲可笑。

        一道白衣自她身后城中掠上城头,与她并肩而立,轻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没有拉到殿中援兵。”

        此时的白夜已然恢复真容,衣服也换回了黑色龙袍,神色轻柔,边境的情况他已知晓一二,心中对陆牧神等人大怒的同时也有对裴青莞的怜惜。

        “我们走吧,汉武之争就别管了!”白夜道了一声。

        “要么胜,要么死,没有第二条路。”裴青莞不为所动,兀自答了一句,言语中满是决绝。

        她的眼神迷离,绝美的俏脸上是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死意,有时坦然面对生死,不止是男人的豪爽,女子同样可以。

        白夜微怒道:“殿中都放弃我们了,你还这么固执干嘛,真想做巾帼英雄战死沙场了?”

        此时的他内伤极其严重,不是太过在乎她,白夜也不会来君子城。

        裴青莞闻言笑了起来,这一霎的风情白夜看得痴了,青衣看着他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不是为了大武……”

        白夜的眉头一皱,十分不解:“那你是为了什么?名声?”

        裴青莞摇了摇头,城下已经开始攻城,喊杀震天,无数灵箭如雨下,裴青莞一手护住大武军旗,对白夜道:“给我擂鼓!”

        擂鼓?

        白夜征了一瞬,施展身法在箭雨中掠向城头东侧的人高战鼓处,双手握住两只鼓锤重重敲下,一道接一道的战鼓声响彻天际。

        裴青莞单手拔出军旗绑在背后,孤身立于城头,冷眼横扫整个大汉数十万兵马,放声大喝:“

        军卒葬沙场,女儿殉江山,

        着我汉衣裳,嫁我汉儿郎,

        煌煌大武,

        一人,死战!”

        本为女娇娥,苦作男儿郎!

        白夜战意凛冽,擂鼓高歌:

        “君子城上竖降旗,佳人扛纛立墙头。

        十四万人齐解甲,举国无一是男儿。”

        风起!

        随着白夜一声怒吼裴青莞飞身掠下君子城头,一道轻语落下:“小夜子,我能活着回来就娶你。”

        自古以来扛纛之人乃军中膂力最强,青衣做了人道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子扛纛之人!

        话音落下便扑进了如蝗的大汉军阵中,一袭青衣随着她的杀意怒火化为血红色,她身边数十丈的汉兵疯魔一般互相砍杀起来,白夜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幻术?”

        在她三十丈范围中的汉军神色癫狂,像是见到什么恐怖的妖魔一样疯狂砍杀,片刻间乱作一团,血流成河!

        叶辰,李太白,陈攀先等大汉天骄从云端呼啸落下,同时施展领域破掉她的幻术,各自祭出王兵杀向裴青莞,招招狠厉直杀要害!

        裴青莞战力全开,神桥三阶气势拔至巅峰,两轮血月在其身后升起,散发着妖异的力量,地上鲜血迅速蒸发融入血月之中,她的气势再次拔高,手握青色圣剑在人潮中拼杀穿梭。

        砰砰……!

        与叶辰陈攀先对拼一记杀招,裴青莞气息微乱,身后一道身影闪电般剑斩而下,这一剑极其刁钻,乃是当世剑道第一天骄李太白的剑!

        噗!

        这一剑惊雷般在裴青莞锁骨下炸开,一蓬鲜血飚出,青衣反手一道剑斩斩出,强行逼退李太白,血月降下一道血光照在她的身上,剑伤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当世剑道第一,突破了裴青莞的防御,从死角处给她带来了数十万载以来第一道伤害!

        从日升杀到日落,大汉兵马伤亡近五分之一,裴青莞攻势衰减许多,不再如早上那般勇猛,她背后的军旗早已成为一面血旗。

        在浩荡的兵潮中,一个人如一叶浮萍,注定难以掀起波浪。

        ……

        玄灵城上,汉帝刘季与谋圣并肩而立,在刘季另一侧还有一个黑衣中年男子,谁也不会想到汉帝与天教教主盖非衣会出现在汉武边境,御驾亲征。

        黑衣盖非衣笑了笑:“若是局势颠倒过来,汉帝可会像她那样拼命?”

        言语中带有揶揄玩味,普天之下敢用这种语气跟汉帝说话的,天教教主盖非衣是一个。

        刘季神色肃穆,真有那么一天自己会如何,沉吟半晌,方长叹道:“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朕宁可战死失社稷,绝不拱手让江山。”

        他着实没有料到这个局面下天教天后仍死战不退,看盖非衣的意思并没有要出手救她的打算,难不成天后还有后手?刘季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盖非衣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好像完全变了个人,抛却生死去拼命,这可不像她一贯的作风!”

        天教天后,历来杀人如麻,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生灵鲜血,背负了一身的骂名,如果她不是天后,早就被正道修士杀了千万遍。

        在这种必败的情况下仍不愿面对结局,是怎样的东西让她如此执迷不悟,甘愿拿命来拼?!

        “教主还不出手救下她?”

        刘季看似担心裴青莞的安危,实则担心她还藏有后手,若是盖非衣出手,普天之下能与他过招的不超过十人,而裴青莞绝不在此列。

        “不用。”

        盖非衣目光穿越数十里,投向城头擂鼓的白衣青年,不自觉的眯了下狭长的双眼,有股淡淡的火气升腾,就是这个男人动了自己的女人吗?

        他修的无情道,灭情绝欲,已经二十万年没有碰过裴青莞了,想到自己的女人在这个青年身下婉转承欢,他呼哧喘了口粗气。

        他与裴青莞一体双生,可以说是同一个人,裴青莞被人睡了,让他感到很别扭,浑身难受。

        刘季一脸疑惑的看着盖非衣,天教教主这样的太古凶人也会有控制不住情绪的一天?

        “教主,你没事吧?”

        刘季轻声问了一句,这里虽然是人间,是他的主场,但他尚未称帝无敌,盖非衣的战力不在他之下,他可不想得罪这样的人。

        盖非衣闻言迅速平复了心情,淡淡的道:“那个白衣青年是谁?”

        刘季目光望向君子城,笑道:“那个人来历可不小,王化的徒弟。”

        盖非衣如汉帝预料惊了一瞬,王化这个名字在太古黑暗动-乱时代开始展露头角,一直不温不火,虽没证道称帝过,但名声极响,是天底下最有名的散修独行侠。

        上古时代更是一统天下被称为天下共主,天下的化身,甚至有人猜测他是故意败给沧海助他九世圆满,否则怎会在即将万民归心证帝之际约战天尊沧海?

        “有点意思……不过差点火候!”盖非衣脸笑肉不笑的道了一声,似乎对这个白衣青年来了极大的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