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08章:武皇急召

第208章:武皇急召

        白夜行走在前,裴青莞跟在一旁,捏着双手玩着手指,步履轻快,偷偷看着身前的白衣背影,忽然几步越过白夜转过身子倒着走路,双手负在身后一蹦一跳的,笑意盈盈。

        “要不我娶你吧!”裴青莞美眸直勾勾的盯着白夜轻轻一笑,青衣猎猎,长发以一根翠玉簪束在脑后,绝美的俏脸英气十足。

        此时的她好似调戏良家女子的贵族公子哥儿,一手勾起白衣的下巴,颇有种江湖儿女的少年侠气。

        白夜脚步不停,瞧着青衣的神色不似做假,分不清她是真是假到底是什么意思,伸手握住她的白晰玉手,手上使劲朝怀里猛地一拉,胸膛贴着青衣后背怀抱着她,体香扑鼻。

        “好啊,不过是我娶你。”白夜脑袋靠在她的右肩上,咧嘴一笑,在她耳边吹着热气。

        裴青莞身体发软,求饶道:“你放开我,让人看到了怎么办!”

        日上三竿,君子城越来越热闹,百姓商贾云集,城内往来行人络绎不绝,两人在城头紧紧相拥,一动一静之间画面温馨甜蜜。

        白夜腹下动了动随即放开了她,裴青莞闷哼一声逃也似的逃开几步,身形踉跄长发微乱,几缕发丝迎着呼啸的晨风拂在绝美的俏脸上,泪眼朦胧。

        见玩笑开的有些大了,白夜连忙加快脚步追了上去,柔声道:“对不起啊,我一时意乱情迷,你要是觉得委屈了,我可以对你负责。”

        哼!

        裴青莞伸手撩开俏颜上的发丝,红晕未消,轻哼道:“负责你个头啊,岂不是便宜你了,刚才是我调戏了你你要记住!”

        白夜连连笑着点头,应声道:“你调戏我就不用负责了吗?裴大帅……”

        白夜眼神里带着揶揄,瞧着她窈窕的身段眯起眼睛,裴青莞一个激灵冷眼哼了一声,眨眼间甩开了他,只留下一道风姿绰约的青衣背影。

        ……

        统帅府中,裴青莞端坐在主位,陆牧神秦炎等将领陆续入场找位子坐下,陆陆续续走进上百铁衣将领,有年过半百沙场老将,有初出茅庐青年小将。

        百人纷纷落座之后,白夜才走入统帅府,白衣白发气质卓然,步入府中抬眼环视一圈,随后与正襟危坐的青衣微不可察对视一眼,缓缓开口:“诸位都是大武的好男儿,当与大武生死与共,即使枯骨筑墙,也不后退寸步,做好以身报国的准备。”

        话音刚落便有青年阴阳怪气的道:“你是什么身份这是你说话的地方吗?别以为万古第十人的名头就能耀武扬威,战力天赋再强不代表你就无敌了,说到底只是个神桥而已,在国战里面掀不起波浪!”

        十万兵卒可灭神桥,即使是彼岸圣人陷入数十万的兵马中都难以脱身,凡间始终掌握在人道手中,这就是号称‘炼狱’的人间!

        滚滚红尘,衮衮诸公,谁敢染指此间人间?

        陆牧神端坐高堂,沉眼不语,嘴角微微上扬,无论是新晋长老的主帅裴青莞还是万古第十人的白夜都只是入殿新人而已,而军中将领大多与他相熟。

        “你是想临阵退缩?”白夜目光灼灼逼视对方,语气冰冷。

        然而青年并没有被他的杀气吓住,砰地一声拍桌而起,怒目圆睁,针锋相对的喝问一声:“你不要说什么临不临阵退缩,这场仗差距有多大我比你清楚,但凡有个三四成胜算我都拿命来拼!”

        汉武之间不仅兵马差距悬殊,顶尖战力的差距也非常大,这场仗还没开打就已军心惶惶,有内乱之势!

        白夜抬脚走入府中,白发飞扬尽显邪魅:“把你们的兵权交给我,这场仗我来打!”

        “你们不敢打的仗我来打,而你们……可以回去交差了。”

        走至裴青莞身前与她相视一笑,转身面向众将领,双手负在身后,静待回应。

        一直未曾言语的陆牧神咳嗽一声,幽幽开口:“你没明白大家的意思,为大武而战是大武子民与生俱来的责任,他们不是怕死,而是怕白白牺牲,你让他们走了,剩下的十八万将士怎么办,他们的命就不是命吗?”

        陆牧神话音一落,在场众将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皆是极赞同他的话,他们惧战主要还是没有把握。

        有半百老将出声叹息:“陆帅说的对啊,我们不怕死,也得为麾下将士考虑,这种情况下最好还是以守为攻尽量减小伤亡等待殿中驰援,这十八万兵马要是折了,大武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陆牧神伸手丢出三道金色令牌在桌上,冷声道:“武皇急召三次,你再不走,别怪我把你押解进京,违抗武皇旨意,论罪当诛,看在裴帅的面上我给你个机会。”

        说话间瞥了一眼旁边的裴青莞,目光逼视着府中的白衫青年,强大的气息滚滚如潮敛于体表,仿佛猎人盯着猎物。

        “你让我走我就走那我多没面子,你我同为神桥一阶,你赢不了我,况且你的副帅已经输给我了,现在你又是以什么身份发号施令?还是说你说话不算数,出尔反尔?”白夜抬手抚了抚胸膛的衣裳,双手拢在袖口里,神色莫名。

        哼!

        陆牧神冷哼一声没有接话,毕竟他是修士,说出口的话就是天道誓言,一旦违背就容易道心崩溃修为尽失。

        “裴帅,你怎么看?”

        陆牧神转头望向青衣裴青莞,淡声说道,白夜与他针锋相对,只能把决定权交给主帅裴青莞,现在也只有她下的决定能够服众。

        裴青莞双手撑膝慢慢站起来,扫视一圈,接着把目光放在白夜身上,凝眉道:“你回殿中吧,武皇召令不可违抗,再者可以看看殿中的意思争取援军,陆牧神他们的话不无道理,这十八万兵马对大武很重要,如果没有殿中援军,兵败如山倒,大武就真的败了。”

        白夜闻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目光扫了一眼陆牧神,走到裴青莞身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抿嘴道:“听你的,你撑住,我尽快带援军回来!”

        裴青莞美眸静静的看着白夜,瞳中泛着淡淡的泪光,朱唇轻启道了一声:“好,我等你回来。”

        轻轻拥抱一下,一触即分,白夜的身影逐渐虚化直至消失不见,裴青莞呆了一阵,随后气质骤变冷厉,高声下令:“各营整顿兵马,全力守城等待援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