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06章:绝笔

第206章:绝笔

        裴青莞红着脸‘啐’了一口,手指掰得咔咔响,恶狠狠的瞪着白夜:“要不要听听我的道理,你的话没错,但你忘了一件事,我比你强,借用你的道理,我说的就是道理。”

        白夜悻悻的收回目光,埋头寻找着地面上的蚂蚁,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没有比这更郁闷的了。

        哈哈哈!

        府中响起一阵得意的笑声,裴青莞一改往日形象极不淑女的捧腹大笑,笑着笑着,笑弯了腰。

        太没面子了!

        白夜心里极其不爽,抬手不轻不重拍了一下桌子,裴青莞直起腰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奈的说道:“我只是验证你的道理罢了,你看看,总是有些‘没有道理的人’觉得自己有道理,这世间的道理再大大不过正义,大不过人心。”

        裴青莞一脸说教意味,白夜有些恼羞成怒,扫过她曼妙的身姿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裴青莞顿时如受惊的兔子双手抱胸狠狠跺着脚,怒瞪着白夜,牙关紧咬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

        不讲理的女人很可怕,不讲理的男人同样可怕。

        见她磨牙瞪眼的样子白夜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吩咐丫环沏上一杯地道的大红袍,拈起杯盖荡开面上的泡开的茶叶,微微抿了一口。

        嘴角上扬起一抹弧度,白夜召出黑色古书翻看起来:合道诀,合道万物之身,物人合一如臂驱使,修行至极致甚至能合道天地,不死不灭!

        “这跟夺舍有什么区别?”白夜越看越心惊,忍不住腹诽一声,这合道诀就是夺舍万物的躯壳,十足的邪功!

        一想起那个传说中存在于万物躯壳深处的冥祖,白夜就头皮发麻,冥祖被认为就是万物潜意识,玄妙莫测,自己居然成了他的唯一传人?

        这要是说出去,会不会被人先骂一句疯子,然后打一顿?

        裴青莞哼了一声收起怒气,神色转阴,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白夜,低头看着地面。

        “有两个消息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那个沈烟没死……世间一直有传闻说云轻衣被软禁在执法殿,所以她打上了执法殿!”

        沈烟!

        云轻衣!

        白夜闻言手上一颤,茶水溅了一身,他艰难的吐出一句:“执法殿,我马上过去!”

        茶杯在掌间蒸发成虚无,怒而拍桌而起,眼中杀意凛冽!

        灭宗之战他没有参与,沈烟死而复生让他心中激动惭愧交加,还有地轮峰主云轻衣,太初的师尊居然也活着!

        太初身镇魔渊,他的师尊要是再有点事的话,他们师兄弟如何去面对他?

        “已经有人过去了。”裴青莞放缓声音轻声道,双眼微眯。

        “谁?!”白夜直直盯着裴青莞,脑海有些呆滞停止思考,静静等着她的回答。

        裴青莞慢步走到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开口道:“你大哥和独孤林语血三人第一时间已经赶过去了,三人联手,公输指挥,独孤防守,林语血攻伐,杀了不少执法殿弟子,可惜没有救出云轻衣,只是把沈烟带走了。”

        “执法殿高层出手了?”白夜凝眉,好在大哥他们无事,年轻一辈绝不可能有人挡得住他们三人联手的。

        裴青莞摇了摇头,沉声道:“是泰泽殿少殿主钟心正,他同时也是执法殿三位天圣子之一,手上有一道妖族至宝化龙门,能够提升修行资质,无数的天骄追随左右,你大哥他们也撑不住那么多人的围攻,好在及时抽身而退。”

        原来如此!

        白夜重重呼出一口浊气,叹息道:“世间真是弱肉强食,不过活着就好。”

        每个人都有逆鳞,云轻衣便是太初的逆鳞。

        裴青莞神色莫名,笑了笑,“执法殿说是为了感谢太初镇守魔渊把他师尊保护了起来,还真是有点虚伪。”

        白夜忽然身体一震,抱住她的双肩看着她的眼睛问道:“姬昊、浑淡他们有没有消息?是不是还活着?”

        连沈烟云轻衣都活着,那么姬昊师兄他们呢?!

        “死了。”

        裴青莞罕见的叹了口气,她活了数个时代第一次感受到人间的感情,说不清是什么感觉,顿了下说道:“还有个消息告诉你……古金枝死了……”

        砰!

        白夜如遭雷击跌靠在桌边缓缓坐了下去,抱着头无声痛哭,裴青莞轻柔的声音响起:“听到浑淡消息的时候她就疯了,半夜跑进大山被凶兽咬死了,她儿子被无恨谷少主接走了。”

        裴青莞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心里觉得很难受,拍了拍他的肩头,“她留了封信给你。”

        白夜闪电般抬起头,眼前裴青莞递给他一封信封,他迅速抢到手上拆开信封取出信纸阅读: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过程我可能已经死了。

        像我这样的女人,见过太多的男人,直到遇到他才明白什么是爱情。

        秋儿就拜托夜哥照顾了,下辈子一定当牛做马报答夜哥的恩情,请不要告诉秋儿我们是他爹娘。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更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永失我爱,此爱隔山海,共赴黄泉。

        妹金枝绝笔。

        “那个孩子被无恨谷少主接走了,现在很安全,只是只怜了这个孩子,这么小就成了孤儿……”

        裴青莞眼眶发红,低声呢喃着,忽然身前一道极致的杀气冲天而起,让她心神震颤!

        “他奶奶的道门,老子灭你满门!”

        白夜振身而起飞身闪出府外,身化残影,气势瞬间攀升至巅峰,每一步踏下大地裂陷飞延数十丈,带起一路的飞沙走石,直接踏入神桥!

        “踏江湖,战长生,悠悠万古,弹指匆匆过!

        任千灾万劫,轮回百世,何人能知我?

        天荒地老空人心,红颜白发衰人境。

        滚滚红尘无量载,谁者为仙?谁者做魔?”

        圣贤剑斜提在手,隆冬时分剑已出鞘,雪中白衣踏歌行,似血染的风采!

        裴青莞施展身法闪身跟了上去,青衣猎猎,大声喊道:“白夜,你要干什么?别冲动!”

        她活了无尽的岁月,心性早已稳如磐石,虽然心里也很难受,但是能很好的控制下来。

        她迅速追上杀意暴涨几近癫狂的白衣身影,凝眉大喊,却见白夜倒提血红圣贤剑径直飞出君子城头。

        白夜双眼血红,如同野兽般择人而噬,声音寒到发指!

        “叫阵,杀人!”

        一道冷喝声震云霄,响彻天地!

        “大汉狗贼,出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