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05章:讲道理

第205章:讲道理

        院中响起一声嘹亮的鹤鸣,不一会儿一袭青衣的裴青莞满面红光的走进府中,雪白纤手紧紧握着,神色中还有一些意犹未尽。

        白夜见到她一副亢奋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道:“不就是一只仙鹤吗?你至于激动成这样吗?”

        修界中仙鸟魔禽虽说稀少,但是以裴青莞的身份战力要得到一只适合她的魔鸟不会太难,魔修配魔鸟最适合不过了。

        “不……”

        “自古以来多少魔修想要收一只仙鸟坐骑,成功者寥寥无几,仙道虽然中正平和,却也极刚烈宁死不屈,上古时代更是无一魔修做到过。”

        裴青莞兴奋的扬着白嫩的手臂得意洋洋的斜睨着白夜,一副骄傲小女人姿态,说着说着忽然身躯紧绷一阵颤抖,满脸潮红,逃一般跑出统帅府。

        几滴晶莹水渍在空中飞淌落下,有股淡淡的海腥味,白夜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腹下骤然升起一阵邪火,舔了舔嘴角望向青衣逃离的方向。

        咳咳!

        九玄天灵扇传出一道冰凉的气息及时压住心中的升腾的邪火,扇灵的气息出现,白夜元神进入主丹田,赵荨窈窕的身姿映入眼帘。

        此时的赵荨眸光清澈,不像刚苏醒时呆滞,微凝着柳叶眉沉吟,白夜望着这个‘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恐怖存在,轻声问道:“荨姐,有事吗?”

        林语血曾经说过,吞天女帝是乱古时期的绝世人物,以凡体证道,不为长生,只为等一个人归来。

        女帝,万古以来只出了三人!

        赵荨抬眼盯着白夜,空洞的右眼冥火跳跃,半黑半白的鎏仙裙无风自动,她轻声道:“你跟那个青衣女子是什么关系?”

        青衣?裴青莞?

        白夜愣了一下,没想到赵荨会关心这个问题,不由让他重新审视裴青莞这个女人,除了毫无证据之外,他极度怀疑她就是天教神秘的天后!

        “普通朋友,荨姐可是发现了什么?”

        白夜抬手摸了摸鼻头,真到了这个时候却感觉有些手足无措,生怕赵荨坐实他的猜测。

        在他认识的几个女人中,他最喜欢的就是裴青莞了,高冷不失温柔,性感中透着魅惑。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更像是红颜知己。

        赵荨的声音幽幽响起:“这个女人虽然隐藏的很深,但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气息却是很恐怖,她接近你必然有些目的。”

        谋财?图色?

        一瞬间思想像脱缰的野马乱窜,闪过数道不切实际的猜测,白夜甩了甩头将这些杂乱的东西抛出脑海,目光再次投向始终淡漠着脸的赵荨,说道:“我相信她不会害我。”

        赵荨露出一个意料之内的浅笑,半边红唇微微上扬,着实有种惊悚的感觉。

        她似乎带着一抹微笑,“有个朋友托我交样东西给你。”

        “哦?你的朋友?”

        白夜怔了一瞬,好奇不已,是什么样的东西需要女帝转交?

        “是我的朋友不错,更准确的说是沧海的朋友。”赵荨右手抬起手心向上,一本拇指厚的黑色书籍出现在她的掌心,她将书籍抛向白夜,轻声说道:“合道诀,从此你就是上邪在世间的唯一传人。”

        上邪?

        冥祖!!!

        白夜如遭雷击,脑海一片空白,那个只存在于传说中从来没有生灵见过的冥祖,他的传承竟出现在了这里!

        接过充斥着岁月沧桑气息的黑色书籍,封面上三个青绿古字映入脑海:合道诀。目光投向赵荨,疑惑道:“冥祖竟然真的存在?”

        赵荨目光悠远,合眸轻轻叹道:“他曾经凝炼过一次真身,可惜失败了,冥棺也是九棺中唯一没有葬着道祖真身的祖棺。”

        话落缓缓睁开双眼,视线似乎望见外面世界,柔声道:“那个女人又来了,这次似乎有事找你。”

        裴青莞来了?

        白夜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将元神收起,注意力转移到外面,果然见到裴青莞凝着眉头小跑过来,他不禁凝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你一个主帅遇到再大的事也要注意一下举止。”

        哼!

        裴青莞冷眼瞪了他一眼,深深呼吸一口,沉声道:“武皇密令,急召你回宫!”

        闻言,白夜眯起了眼睛,怪不得裴青莞不顾主帅形象火急火燎的跑来,这个时候召他回宫武皇究竟是什么意思?“边境才稳定下来,殿中是什么意思?”

        白夜拢了拢衣袖,舒展开眉头,走到桌边拂了拂紫檀木凳坐了下来,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三巨头不出,边境多一份战力就多一份保障,接下来必然是大汉的强攻猛打,这个当口叫我回去,我做不到!”

        咧嘴笑了笑,神色间莫名对三巨头有些失望,转而冷声道:“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你派人告知武皇,此战结束我要是能活下来,提头去见她!”

        既入武皇殿,身上就有一份家国担当,这是曾经楚国世子项阴嫚拿一生给他立下的标榜!

        裴青莞神色间的担忧松了下来,戏谑的看着白夜:“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担心我吗?”

        白夜从她绝美的脸上移开视线,避开了她灼灼的目光,嗤笑一声,说道:“不管是因为谁,我都有必要留下来。”

        裴青莞缓步走到白夜身前,曲线妖娆,素手搭在他的肩头,盈盈笑道:“违抗君命,这个罪名可是不轻,你要想好了。”

        自古君命难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无论在什么地方,掌权者一言可定生杀予夺。

        白夜伸出右手数着手指道:“若是那样我说不得要找一找朋友给我说说理了……我大哥公输,从胭脂教来这不远,羽化仙朝的独孤和林语血两位师兄肯定也乐意帮帮忙,还有我妹妹现在在北凉野成了天下第一女魔头,得叫过来管教管教,还有……算了就这几个吧,省得劳师动众的。”

        数了三根手指白夜目光望向裴青莞,伸手去抓她搭在他肩上的玉手,被她躲开,眼角带着笑意道:“我相信武皇是个讲道理的人,也会跟我讲道理。”

        裴青莞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震撼于他的人脉,谈到的几个都不是一般人物,嘴上仍不服输的讥讽道:“你这是讲道理吗?你咋不把你那神秘的师父叫来,魔郎令一出谁敢不服。”

        “你错了。”

        白夜瞧着她秋水般的眸子,淡漠的吐出一句话:“规矩与道理向来都是强者制定的,弱小本身就是一种罪,你觉得你的道理是对的,你拿什么去让人信服?是你的口水吗?其实让人信服的唯一方式只有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