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04章:青衣乘鹤上九霄

第204章:青衣乘鹤上九霄

        “古来圣贤皆寂寞    惟有饮者留其名。”

        裴青莞目光悠然,神色间有说不出的感慨,万语千言化为一句呢喃:“没想到沧海第八世证道前的魔道圣兵会再次现世,兜兜转转又辗转到了它的主人手上。”

        沧海天尊几乎九世成帝,第八世证道魔帝,道号-离恨,乃是魔道祖师之一,历经九道,也被称为九道先师,诸族共尊。

        神之魔郎,天下无双!

        沧海最后一世虽然殒落在了沙丘,但是白夜是他入道时斩落的有情道根化形,算得上是沧海后裔。

        白夜抬脚走到圣贤剑面前握住剑柄将之拔起,横放竖锋,剑身上的‘圣贤’二字铁划银钩,充斥着一股洒然气,不禁细语道:“好名字,看来天尊也是个寂寞之人。”

        圣贤二字旁书写着两行细小数倍的小字:此剑抚平世间不平事,此心无愧世间有愧人。

        “举世无双的人物,心性都如此卓然么……”

        抚摸着两行宛如游龙的小字,白夜心中震撼,都说他是沧海遗珠,可他却没有这般洒脱的心性,真让世人高看了。

        红芒一闪,魔剑‘圣贤’收进主丹田中,与金枪‘夜雨’相邻悬浮在丹田南方,和中央位置的九玄天灵扇,西方的六芒魔导枪互为犄角之势,分庭抗礼!

        末法之后王兵不是每个神桥大修都拥有的,属于稀罕物,而白夜一人拥有四件,最差的夜雨也高达王品高阶。

        更有九玄天灵扇这一道星空第一奇物,至宝傍身,羽翼渐丰!

        勾起小指吹出一声响亮的口哨,府外随之响起一声高亢的鹤鸣,仙鹤飞进院中收起洁白的翅膀,自顾自啄着羽毛。

        “仙鹤?”

        裴青莞两眼放光死死盯着飞进府中的神俊大鸟,檀口微张,唇中雀舌却比院中雀舌娇,白夜呼吸微微乱了一瞬。

        裴青莞伸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瞪眼怒道:“你盯着我做什么?不要脸!”

        她脸颊微微泛红,带着股子羞怒,还是第一次有男人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让她感觉心里很是忐忑不安。

        白夜无奈的耸耸肩膀,嘟囔道:“眼睛当然是看美人与美景的,难不成我一见到你就闭上眼睛么……”

        哼!

        裴青莞冷着脸,心里却不禁有些得意,她想说什么‘非礼勿视’、‘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之类的话反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你不是想骑仙鹤吗?舔着脸给你要来了一只。”看着她妖艳似血的红唇,白夜真想好好尝尝她嘴上的胭脂,言语间悄悄转移了话锋。

        “你急什么,又不是骑你!”

        裴青莞翻了记白眼,挑了挑眉,低声说道:“仙鹤最讨厌魔道修土了,它会让我骑吗?”

        自古仙魔不两立,羽化仙朝从太古开始就是除魔最积极的一个,因为魔道过于噬杀好战,而仙道又是最向往和平宁静,两者不管是气质气息都极其相冲。

        在仙道生灵眼中,魔道是罪恶与杀戮的象征,示为不详。

        仙鹤时而高傲的扫视一眼裴青莞,目露厌恶不屑,若不是与白夜的三年之约它不会与她站得这么近。

        “都说女儿的骨肉是水做的,是香甜的,男儿的骨肉是泥做的,臭不可闻,它都愿意给我骑,当然不会拒绝你这样的大美人了。”

        白夜笑了笑,目光投向仙姿绰约的仙鹤,轻语道:“你带她上天上遛一圈儿。”

        仙鹤本有些抗拒,白夜伸出三根手指后收起翅膀,稍稍埋低高傲的脑袋屈服下来。

        “你伸三根手指是什么意思?”

        裴青莞眼珠转了转,慢慢走到仙鹤身前,心脏砰砰直跳。

        她活了很久却是第一次入世,很多年前远远见过一次仙鹤,但是那些仙鹤宁死也不让她骑,使得她想着这一天都快想疯了。

        抚摸着仙鹤光滑洁白的翅膀,如少女肌肤般细腻柔软,详和宁静的仙道气息扑面而来,裴青莞身心一阵舒坦,这是她记事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放松。

        掠上仙鹤背上,裴青莞还感觉有些不真实,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仙鹤振翅而起震了她一个踉跄,连忙稳住身形,面色激动的乘着仙鹤上了云霄。

        一人一鹤飞上云端很快不见了踪影,白夜注视了一会儿空无一物的天空,原路返回统帅府,答应裴青莞的事完成了脚下轻盈了许多。

        身披铁甲的陆牧神不知何时到了府中,低垂着眼睑,待白夜进府便望了过来,沉声道:“你虽然让大汉吃了瘪,却是取了巧,只会让他们加大筹码,若他们天骄齐出卷土重来,该如何应对?”

        白夜抚摸着胸腹前的龙头,神色自若,不答反问了一句:“依你之见该如何应对?”

        陆牧神眉头一皱,对方又把难题抛给了他,沉吟片刻,方才说道:“以你们的意思肯定是主动进攻,但是局势根本不允许我们主动,我觉得应该死守君子城,以守为攻,等待殿中援兵!”

        陆牧神始终坚持己见,大武的国力与大汉相差悬殊,只谈边境的兵力部署就差了几乎一倍。

        “而且谋圣已经到了玄灵城,无论是兵力还是谋略上我们都处于绝对的劣势,我之前虽然答应你进攻的策略,但是我必须提醒你一下。”

        陆牧神眉头紧锁,大武这边能出城叫阵的除了主帅裴青莞之外只有他和秦炎、白夜,他和秦炎面对天教少教主与青莲剑君、三王子是绝对弱势,他们不想把命就这样丢在凡间战争中。

        之前边境一直对于对峙,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裴青莞突然下令攻城,完全打乱了他们的布署,叶辰再重伤,大汉接连受挫,接下来必是一场硬仗,否则大汉军心就彻底散了。

        认真的听完陆牧神的建议,白夜默然了一晌,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大武确实不是大汉的对手,可是你疏忽了一个问题,你觉得凡间有这么容易统一吗?”

        “自古至今,凡间分分合合,不过数十载,人道史上就出了那么一个人帝,即使是天尊也倒在了人道上,你觉得他刘季巧夺天下能实现统一?”

        白夜眸光微沉,寒光熠熠,继续说道:“二十年前始皇帝早就斩断了帝关,世间再无天命之人……他刘季没那个命!”

        陆牧神眸光微眯,这些他都明白,刚想再说,白夜抬手挥了挥,陆牧神叹了口气转身离去,他已经不是边境副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