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03章:剑名圣贤

第203章:剑名圣贤

        玄灵城

        大汉最西部的城池,与君子城遥遥相望,驻扎大汉精兵三十万,由谋圣坐镇,天教少教主叶辰为主帅,青莲剑君李太白与三王子刘盛为副帅。

        按理说在凡间没有敢触大汉的霉头,然而此时却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城的事。

        汉军主帅叶辰让人从前线抬了回来,已经昏死过去,嘴边带着凝固的血污,胸腹染了一片血红,形容惨不忍睹。

        谋圣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丰神俊朗的黑衣青年,一脸邪魅狂狷,眼中无时无刻不闪烁着战意与疯狂。

        “攀先,你赶紧去通知盖教主!”

        身形瘦削一袭灰袍的谋圣朝身旁黑衣青年说道,他一眼就看出叶辰乃是受的反噬道伤,身上并无交战的痕迹。

        “有意思,这一仗好玩。”

        花攀先点了点头眼中战意升腾,答非所问的笑了笑,他是天教第二圣子自然知道叶辰的战力有多么强大,对方竟然让他都吃了瘪,看来出了些有趣的人物。

        花攀先御风而去,他虽然好战心极重,但是对于教主却是绝对的敬畏,这件事必须第一时间告知给教主。

        谋圣伸手在叶辰身上一抚而过,玄光闪耀,天地间的人道力量涌进他的体内,叶辰紊乱的气息渐渐平复下来。

        “复渠,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武皇那三个有人出手了?”谋圣目光投向先锋军主将韩复渠,面色波澜不惊。

        “是一个二十上下的青年,越大境界降服了辰少的魔龙,这才让辰少受了反噬。”韩复渠想起那个神秘的白衣青年还有些心悸。

        万古第十人,除了太古无尽岁月那个神魔乱舞的大时代出了九个以外,便是上古时代百万载岁月也不曾出过一个。

        越大境界战斗,战而胜之,绝对的惊世骇俗!

        即使是强如曾经的六道门第一人太初也只是入道前逆斩过圣人,他面对的境界差距还没有这么大,而且他是泰山禁地圣石之身。

        苦海胜神桥,太古之后第一人!

        韩复渠眼中带着恐惧,这种怪胎怎么会跟自己一个时代,偏偏还会在汉武之争中有交集。

        谋圣虽然出现久违的惊厥,也仅仅失神了一瞬间,他并不怀疑韩复渠话中的真假,先锋军中几乎乱成了一锅粥,都在谈着那个白衣青年的恐怖。

        “你先整顿军纪,把军心安抚下来。”

        谋圣撂下一句轻语,凝着眉头朝统帅府走去,这件事可大可小,还得向帝都汉帝征求意见,那个白衣青年究竟是杀是降。

        边境消息一瞬间传遍三界,有白衣青年越大境界降服一只真龙,掀起了无尽的风浪,所有修士都死死记住了一个名字……白夜!

        随后有更劲爆的消息流传出来,这个白夜竟然是前魔道领袖势力心魔宗弟子,与公输太初等超一流天骄同出一门。

        心魔宗上皆天骄,此语终成真理。

        ……

        君子城中,在原来的统帅府遗址上重新修起简易的统帅府,白夜与裴青莞回到府中的时候早有麾下偏将在等候。

        两人一进入府中,披着铁甲的偏将立即迎了上来,行了一记军礼之后在裴青莞的授意下开了口:“裴帅,有位自称土轮峰主的前辈前来拜访,目前正在偏殿等候。”

        土轮峰主?

        不等裴青莞反应,白夜神色微变,脱口而出:“快带我去。”

        心魔宗活下来的人之中,土轮峰主是唯一一个高层,除他以外包括宗主之外高层尽皆战死,土轮峰主一向神秘,此时居然来了君子城?

        偏将闻言不为所动,静静的等待着主帅裴青莞的指示,在军中,忠孝义绝不能乱了顺序,一旦乱了,命也就没了。

        裴青莞神色森寒如水,沉声道:“从现在起,白夜将是你们的副帅,本帅不在,他可全权指挥军中一切军务,先斩后奏皇权特许,懂了吗?”

        偏将脸色煞白,诚惶诚恐的应了声“是!”,裴青莞不仅是大武军主帅,同时也是殿中长老,身份战力远胜于他,

        “还不带路!”

        裴青莞摆起官架子,冷声喝问,一旁白夜若有所思,在军中军纪严明是第一位的重点,即使是平时温柔如水的裴青莞都官威十足。

        偏将连连应是在前方带路,不着痕迹的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他可不想在大战之前得罪主帅,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偏将的带领下白夜二人走过长长的走廊,还未走到偏殿就看到偏殿门前站着一个黑袍老头,身形瘦小干瘦,佝偻着身体,背后斜背着一方长长的黑色剑匣。

        望见白夜后咧嘴一笑,满嘴的大黄牙缺了颗门牙,莫名有些猥琐。

        这是土轮峰主?

        白夜心底腹诽一句,快走几步上前执了一记修士礼,恭声道:“前辈好。”

        这个老头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汪死水,看不出境界,至少是神桥四阶以上的大修!

        黑袍老头咧着漏风的大黄牙,点了点头:“你很不错,没有丢我宗的脸,你入宗的时候我曾经暗中关注过你一段时间,那时候畏畏缩缩,现在倒是多了股子霸道劲儿。”

        对于老头的夸赞,白夜只是礼貌性的笑了笑,目光复杂,自嘲道:“在宗里做了一个看客,没能与宗门共存亡,我只恨转入霸道太迟,跻身此境太晚……”

        心魔宗的时光就像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美梦,他还未来得及体会就迅速破灭,快到他来不及去记住宗里人与物。

        老头抠了抠牙缝里残留的菜叶,慢慢取下背上的长条剑匣横放于地上,轻轻开启机括打开剑匣,匣中整齐的排列着五柄形状各异的长剑,品阶不详。

        “这五柄剑都是半步圣兵,有没有看中的,挑一把。”老头嘿嘿笑着,犹如老流氓看到小媳妇儿一样两眼放光瞧着匣中五柄圣剑。

        白夜没有接他的话,心口狠狠一跳,有种不详的预感,压低了声音问了出来:“前辈,你这次出关所为何事?不是为了给我送剑吧!”

        老头伸手温柔的抚摸着匣中躺着的几柄圣剑,猥琐的笑着:“八百年没有宠幸你们,今日随我老黑上执法殿走上一遭,喝酒饮血岂不快哉?”

        刹那间风云突变,老头振身踏入云霄,气势骤然爆发,裴青莞惊呼:“你疯了!一步入彼岸!”

        “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土轮峰现任峰主……哈哈哈!”

        黑袍老头绝尘而去,放声大笑,一柄妖艳如血的长剑从云端射出,插在白夜身前一阵轻颤!

        剑名……圣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