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202章:裆下那根棍儿

第202章:裆下那根棍儿

        九只火焰凤凰在厮杀中湮灭,黑龙气息萎靡,龙身数十道血淋淋的伤口流血不止,烈焰缠绕。

        叶辰眉眼带着冷笑,区区秘法岂能与真龙相比?

        就在这一刹那,一道白衣突然出现在黑龙怒睁的眼前,金光在其右眼炸开,墨绿玉扇没入血肉横飞的龙眼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起万丈波澜,双方军卒惊呼如雷,目瞪口呆的看着云端的一人一龙,见证神话。

        吼…!

        黑龙痛苦嘶吼疯狂摇摆,然而一袭白衣如同跗骨之蛆如影随形,白夜神色冷漠:“臣服于我,否则你会看到你的脑浆!”

        九玄天灵扇已经插入黑龙右眼深处,若是白夜施展秘法,必是从它的脑袋中爆炸开来,十死无生的结局。

        黑龙猛然安静下来不再挣扎,白夜眯着眼笑了笑:“别耍花样,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你躲不掉我这一击。”

        诡术剑舞轮回的力量连他也闻所未闻,仿佛可以无视一切规则闪现到百丈内任何地方,这也是黑龙反应不过来的原因。

        大汉军阵上方悬空的叶辰猛然色变,反手拔刀,还没来得及阻止便重重喷出一口腥血,一头栽倒在地,这是黑龙强行解除了认主关系!

        “你很不错,有机会我会助你恢复眼睛。”

        缓缓拔出九玄天灵扇,白夜双翅一展悬立于君子城外上空,摇着玉扇看着下方昏死的天教少教主与数万大汉军卒,眼神漠然。

        浑身浴血的黑色魔龙盘旋在他的身后,谁也不会相信神桥真龙会臣服在一个苦海青年手下,整个汉武边境静得可怕。

        白夜一眼望尽大汉军阵,深呼吸一口便御风落下君子城头,扶墙立身青衣之侧,遥望大汉方向,神色看不出喜悲。

        汉军领兵主将韩复渠便迅速下令撤军后退三十里,数万汉军如蝗虫过境洪水般退去,如潮涨潮落来得快去得也快。

        “你怎么样?”

        裴青莞轻声问道,她修炼幻属性精神力强大,感知到身旁白衣极力隐藏的紊乱气息,不禁有些担心。

        白夜的目光越过她看了一眼强自镇定的陆牧神秦炎两人,摇了摇头:“没事,力量有些亏空而已。”

        他只施展了一次诡术剑舞轮回,只是正常的消耗法力,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副作用,也幸好黑龙与叶辰早已认主,黑龙强行解除认主使得叶辰重伤,否则他再挡不住他一招。

        也是叶辰轻敌料定白夜不是黑龙对手,若是是他与黑龙一起出手,白夜难有善场,这才给了白夜可趁之机。

        不远处的陆牧神听见白衣青年的声音,后背渗着冷汗,苦海境界降服神桥魔龙,这究竟是什么妖孽怪胎,之前他们还自信能够战胜白夜,现在连那黑龙都敌不过,只好僵在原地大气不敢喘。

        黑龙从云端落下,龙身缩小至数丈大小,畏畏缩缩的盘旋在白夜身后,它的身上伤势遍布龙身,但唯一致命的是龙眼上的那道恐怖的血洞。

        对于这个白衣青年,它是真的怕了,那神乎其神的诡异闪现它根本防不住,它相信白夜想要杀它不会太难。

        白夜心口泛起一阵恶心眩晕让他强行压下,目光投向可怜兮兮的黑龙,似乎想起什么,挑眉道:“你是不是可以附到衣物之中?”

        龙族太过神秘,他一知半解,只知道这个种族肉身强横,对于其他神通却知之甚少,更多的了解来自于民间流传的神话传说。

        话音刚落,黑龙迎头扑向白夜,身影飞速雾化,如西楚锦绣般印在了白衣上,连带着他的白衣也变得乌黑,好像北海黑龙海一样幽黑。

        君子城头,白夜一袭黑龙袍,手握沧海遗宝九玄天灵扇,遥望着天底下最大的大汉朝堂,战意如虹!

        世人讳莫如深禁忌一般的黑龙袍时隔二十年再次重现间,裴青莞眸间锋芒闪现,仿佛看到了千年前的人帝沧海!

        “你很像他,但你不是他,他是他,你是你,这一点你要牢牢记住。”裴青莞沉着眼睑道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柔情似水的替白夜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埃,驻目远眺着大汉方向。

        “你这话什么意思?”白夜偏过头怔怔望着身侧的青衣佳人,对于修行他还是个个愣头青,很多秘闻禁忌他都不清楚。

        相传那些功参造化的老祖巨头、占星师能窥探天机,难不成裴青莞看出了什么才出言提醒自己?

        裴青莞的身体微不可察颤了一下,如临大敌,良久才吐出一句:“你记住你是白夜就行了,一旦忘了……”

        裴青莞没有说下去,暗自叹了口气,你要是忘了你是谁,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别人想让你成为的人。

        一直到前不久她才知道这个白衣青年的真实来历,沧海遗珠,当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好一阵心乱如麻,随后便下令强攻大汉扶他上位。

        学着那天教少教主抚摸着胸腹黑龙龙头,白夜以无比冷静的口吻说道:“我虽然怕死并不代表我不敢死,至少在自己的命运上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左右,怎么也要对得起裆下那根棍儿。”

        闻言裴青莞红着脸啐了一口,真是个小流氓,余光却忍不住朝他身下瞄去,上一次碰男人也不知道是多少万年前的事了。

        白夜恢复了一些气力,转身看向一直沉默的陆牧神两人,抚着龙头说道:“这一天我活下来了。”

        汉军已经撤退,自然不需要再叫阵应战什么的,昨晚的赌约谁输谁赢不言自明。

        “愿赌服输,从现在起我俩不再担任副帅,兵权全权交由你们指挥。”

        见识过白夜的战力,慑于魔龙的威慑,陆牧神将兵权交了出来,神色自若看不出喜怒。

        白夜见此并不吃惊,拢了拢衣袖藏起双手,冷声轻笑:“就你们两个这点胆子,早点滚回殿中偷生吧,要是大武男儿都你们这点胆色,大汉根本用不上那么多高手。”

        “你!”

        秦炎怒火攻心抬手指着白夜,杀意凛冽,他在殿中耀武扬威惯了,第一次有人敢拿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白夜笑而不语,微眯着眼瞧着他们两人,眼神冷洌!

        陆牧神伸手按下秦炎抬起的手臂,面色淡然,轻声说道:“回营吧,用不着逞一时口舌之快,汉武之争长着呢!”

        哼!

        秦炎忿忿收起杀意,咬牙瞪了白夜一眼拂袖而去,陆牧神朝白夜拱了拱手转身跟上,从始至终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望着两人的离去,身旁裴青莞朱唇轻启:“他们虽然将兵权交了出来,但是在军中威望极重,交与不交意义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