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99章:万古以来第十人

第199章:万古以来第十人

        君子城下,一袭白衫的白夜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腰背,掌间玄光闪过,九玄天灵扇已然握在掌中。

        想起古籍上记载的评书故事,白夜学着那股子霸道劲儿,脚下重重一踏流光般掠向铁甲青年,虚空震荡,拖出一道道白色残影。

        十步落下踏碎大地,山崩地裂,裂缝蔓延数十丈,身形纵身跃上高空,玉扇爆发出惊人的九色玄光,照耀九天十地,携着无匹巨力劈向铁甲青年!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白夜豪气干云,战意凛然,潜龙出渊,心境已然无敌!

        九玄天灵扇挥斩而下,扇尖落下重重砸向铁甲青年捅出的银枪枪头,火光爆裂,银枪枪头直接被击碎,大地裂陷,铁甲青年措手不及仍反应迅速勒住马缰。

        “我认……”

        白夜欺身而上,玉扇展开反握在侧,残影闪现,扇刃从铁甲青年喉咙一划而过,青年的话语戛然而止,虚空荡起一阵涟漪。

        身形悬于半空,白夜背对君子城冷然站立,遥望大汉兵马,眼神波澜不惊,同阶之中已无敌手。

        白衣玉扇,气质洒然,如同遗世独立的谪仙临尘!

        大汉军中骑着汗血宝马的五位领兵青年将领面色微变,或惊或怒,为首青年瞥了左侧一位闭目养神背负金枪的青年,轻声道:“柳傲你去斩杀此人,小心行事!”

        身着黑色铁甲的柳傲徐徐睁开眼睛,淡淡的看着凌空而立的白衣青年,冷笑一声:“蝼蚁也敢狂妄!”

        “杀一个不入流的叶开,真当自己是修炼天骄了?”柳傲眼中杀意四射,什么时候大武冒出来一个战力天赋如此强悍的青年了。

        阵前叫阵乃是军心士气的博弈,叶开之死使得汉军士气低落,反观大武士气此消彼长,局面对大汉开始不利。

        柳傲单手在马背上轻轻一拍,身形飞身而起,右臂反手抽出金色长枪,顺手挽出几道枪花,炸起道道金色音爆!

        “记住,今天斩你的乃是大汉关内侯之子,柳傲!”

        话音未落,柳傲单手抬枪刺出,耀眼金光刺破云霞,万里黄沙倒卷,携如虹气势瞬息间杀到白夜身前,金枪伴随着阵阵音爆捅向白夜胸腹!

        神桥一阶!

        浩瀚的威势扑天盖地,笼罩方圆百里,万物臣服,金枪如同黄金巨龙扑杀而至!

        大境界十倍差距!

        白夜还没有在神桥修士手上撑过十招过,但是让他立马逃跑他是绝对做不到的,眼神间终于出现认真的神色,玉扇倒转手握扇柄,一连三声轻喝:

        “九玄诡术-邪火幻相,开!”

        “防御战法-流沙,开!”

        “攻击战法-真伤,开!”

        身化流沙,白炎缭绕,体内力量以恐怖的速度消耗,白夜眉头微挑,仅能维持三分钟,要在三分钟内越大境界战斗,不然等待他的下场只有一个……

        九玄天灵扇极速挥出,避开了柳傲的金枪,逞以命换命的架势,柳傲心下一狠挺身而进,以肉身硬扛着这一道扇击。

        大境界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差距,神桥修士的肉身可以扛住一般的苦海修士的攻伐,这也是柳傲选择肉身硬扛的原因。

        白夜见对方做出了换命的选择,面色微冷,这是他意料中的结果,不觉加大了力量的运转,尽数倾泄而出!

        裴青莞眉头一皱,随即松开,她还有一株为自己准备的不死药,看来这一次要拿出来了。

        大汉几个青年将领不禁摇了摇头,刚开始他们还觉得大武那个白衫青年是个难得的天骄,现在居然做出以命换命这么愚蠢的举动,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搞清楚。

        柳傲的金枪绽放着炽烈的光芒捅进沙化的白夜腹部,破开诡异的流沙穿腹而过,他的脸上带着残忍的冷笑,蝼蚁妄想翻天?

        他淡然的看着对方的玉扇落在自己的胸膛,下一刻他脸色瞬间充血,半边胸膛砰地炸成碎肉,柳傲呆呆的望着胸口的血洞……

        “你居然能杀我!”

        柳傲盯着对面的白衫青年疯狂厉喝,双眼血红,癫狂大笑:“杀了我又如何,你也活不了,死也要拉你垫背!”

        结果出乎了他的意料,但也保住了他死后名节,柳傲张狂大笑,声震九霄,汉军目睹他的壮志豪情,士气猛然大振!

        “不,你错了,死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白夜面色淡然,一掌拍飞柳傲,就在金枪离体的刹那他的丹田力量彻底枯竭,战法与诡术同时中断,法力全无的他像个凡人一样朝地面掉去。

        砰!

        身后两道巨大黑色翅膀猛地展开,双翼重重一扇,白夜掠上君子城城头,撤掉如意护臂化的翅膀,面色苍白的白夜扶着城墙大口喘着粗气。

        他慢慢的坐倒在地上,脑海一阵眩晕,丹田力量透支产生一股恶心的感觉,身体逐渐的变得冰冷,他特别的想睡觉……

        生死何其大,生死何其小。

        白夜很怕死,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有很多人没有见到,他跟慕容丫头的五年之约还有七个月,完颜卿成亲的日子也不到一年了……

        裴青莞扶着白夜给他喂下一粒补充法力的丹药,伸出玉手轻轻按在他的胸膛感知着他心脏的脉动,已经做出拿出不死药的准备了。

        陆牧神与秦炎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与杀意,万古以来越大境界战斗者只有九个,而白夜是那第十个!

        陆牧神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定定的瞧着大汉领兵的四个青年将领,微微一笑,四个青年将领中境界最高的是之前命令柳傲出战的青年,神桥一阶巅峰修为,离神桥二阶只差一线!

        陆牧神看向几乎昏死的白夜,心中冷笑,料定他没有再战之力,即使是巅峰状态也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叫阵的赌约赢下,裴青莞也只有答应他的固守边境的战略。

        他还年轻,拥有大好的前途,不能为了凡尘琐事丢了性命,大武绝不是大汉的对手,陆牧神坚信。

        九玄天灵扇在主丹田中轻轻颤动,散发出九色玄光,九个丹田亦是散发着蒙蒙微光,冰凉的气息扩散到全身。

        白夜眉毛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透支力量的副作用减轻了不少,丹田法力也恢复了大半,只是脑袋还有些头晕。

        这次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连棺禁都施展不出来,如果不是裴青莞在旁边,那他可能就一睡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