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97章:北凉铁骑,马踏江湖

第197章:北凉铁骑,马踏江湖

        白夜骑着仙鹤穿梭于云端,日行万里,傍晚在古城‘君子’落脚,此城数日前刚被大武攻占,在它的西邻方是一同被拿下的‘绣冬’、‘春雷’两座城池。

        据传绣冬春雷两城之下埋葬着北凉一位王妃的两柄圣兵,盗墓者无数,从来没有活着出来的,为西漠一处凶地。

        君子城终年飘雪,银装素裹,相传两千年前北凉王曾率麾下铁骑马踏江湖,血洗各大世家,在此地布下‘雪中悍刀阵’围杀天界‘广陵龙王’。

        据说北凉王一刀斩断浩瀚广陵江,破其龙甲四千七,借风雪之威强杀了广陵江老龙王!

        北凉王自此统一西漠半壁江湖,只手遮天,与当时的‘天下共主’王化,‘沧海第九世’赵政分庭抗礼,并称春秋三巨头。

        君子城落雪至今不停,成为一处奇景。

        月上柳梢,依旧可见覆盖万里的黑云,无尽的杀气煞气影响了这里的天空,邻近几座城池静得可怕,各家关门闭户,生怕战乱祸及自家。

        白夜纵身朝城中央的大武军营而去,身形一掠再掠,如同一阵和煦的冬日微风,影过无痕。

        统帅府大堂人影憧憧,有人在争吵,其中一个声音白夜很熟悉,是裴青莞,另一个声音则是一个男子,趾高气昂,丝毫不尊重裴青莞这个主帅。

        裴青莞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气:“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大汉颓势已显,我军士气正盛,现在不出兵难道还给对方缓和之机?!”

        连夺三座城池,裴青莞主张趁热打铁借着高昂的士气再拿下几座城池,大汉的可怕她不了解,但是她很了解盖非衣,此人多谋善断,有过很强的领兵经验。

        而大武这边三巨头未出,边境有领兵经验的只有她一个人,与她争执的正是两位副帅之一秦炎,百兵阁阁主之子。

        “你怎么知道那不是诱敌深入之计?大汉若是有这么容易被打败就不是大汉了,连西楚兵圣都败在了谋圣手上,你难道比兵圣还强?”秦炎横眉怒目,寸步不让。

        他主张以守为攻,敌我差距悬殊,面对强大的大汉根本没有胜算,只要守住边境就够了。

        裴青莞冷声道:“这一仗无法避免,你应该清楚,即使我们不进攻,对方也会出兵攻打我们,只有一方彻底败了战争才会结束!”

        汉武之争决定了汉帝能否证道大帝,影响整个三界的走向,大武一天不灭,汉帝一天无法证道称帝,大战不可避免,势在必然。

        “哼!”

        三个铁甲青年走进大堂,为首青年冷眼看着裴青莞,道:“这里不是你的一言堂,我得为我大武男儿性命考虑,我们目前根本没有战胜大汉的可能,以静制动守住边境等待殿中驰援,不让汉帝称帝才是正途!”

        青年乃是此次出征的秦炎外的另一位副帅陆牧神,后土阁二师兄,已经踏入神桥境界,战力仅次于晋升长老的裴青莞。

        裴青莞眸光微寒,泛着杀气,秦炎陆牧神仗着手上督军监战的权利多次与她作对,丝毫不把她这个主帅放在眼里!

        气氛愈演愈烈之时,门外响起一声冷哼:

        “你们不敢打的仗我来打,你们不能杀的人我来杀,总之一句话,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古今之理,这……就是战场!”

        白夜微微扬手,玉扇挑起门帘抬脚走进堂中,打断了堂中紧张气氛,冷眼看着秦炎四人,笑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枉尔等自称一方天骄!”

        白夜走到裴青莞身旁冲她眨了眨眼,感觉她此时生气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拢了拢袖口捋到肘间,并肩与她站在一起。

        裴青莞淡淡的剜了他一记白眼,你这撸袖口是准备打一架吗?

        “放肆!”

        陆牧神瞧着这个突然出现在统帅府中的年轻人修,冷喝:“你是殿中弟子吧,一无官职二无实权,偷听大武军机议事,论罪当斩!”

        “陈仪陆象,给我拿下,就地正法!”

        话落,陆牧神微微退后半步,身后两个铁甲青年猛然拔刀,飞身劈向裴青莞身旁一手负背玉扇轻摇,面色阴冷的白夜!

        “两个半步神桥,还是冰属性,可真是巧了!”

        白夜咧起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玉扇在左手掌心轻轻一合,在两柄大武军刀临近的刹那,眼中凶光骤然迮现!

        “属性免疫-开!”

        无形力量闪电般的爆发出来笼罩整座君子城,离白夜最近的陆仪陆象身形猛然一沉,攻势削减数成,不仅法力蒸发三成,运转速度更是减慢了三成!

        不远处观望的秦炎瞳孔一缩,绽放出极致的震撼,这是什么力量?!

        玉扇优美的绕着食指旋转一圈倒转,扇柄点向迎面劈来的两柄大武刀刀,‘砰’然炸响,罡风激荡,整座大堂建筑伴着剧响炸开!

        烟尘落下,裴青莞目露幽光,陆仪两个已是血人倒在地上,大武刀碎裂只剩刀柄及寸许长刀身,两个铁甲青年挣扎着坐起身体,惊骇的看着白夜!

        “你究竟是什么人!”

        陆牧神活动了一下右手腕站了出来,挡在陆仪两人身前,死死盯着这个突然出现在统帅府的白衣青年。

        一击击溃两个高一阶修士,即使是他在白夜这个境界也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战力天赋绝不该是寂寂无名之辈。

        境界不算高,但是战力天赋太可怕,这才是陆牧神心悸的地方,他已经把眼前的白衣青年当做了帝路争锋的强力对手!

        “一个比你勇敢的人。”白夜手握玉扇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轻描淡写的应了声。

        哼!

        陆牧神重重握紧拳头,扫了一旁的裴青莞一眼又松开,同为神桥一阶,他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心念百转,冷笑道:“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明天你出城叫阵,你要是能活下来我就答应主动进攻的策略!”

        陆牧神话一落下,裴青莞便伸手想拦住白夜,可是却晚了一拍,只见他轻轻点下头,淡然的应了下来:“这是你说的,别到时候不认账。”

        陆牧神像看白痴一样摇了摇头,大汉不仅有谋圣等老一辈高手坐镇,年轻一辈也有天教少教主叶辰,纵横传人李太白等天骄人杰,哪一个不是能越阶战斗的绝世天骄,岂是你一个刚踏入苦海后期能扛衡的?

        陆牧神从白夜身上收回目光,大笑离去,秦炎冷冷的盯了一旁默不作声的裴青莞一眼,随即扶着陆仪陆象跟上陆牧神的步伐。

        “你中了他们的激将法,明天就由我代你出城叫阵吧!”裴青莞罕见的凝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