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96章:白衣骑鹤赴边关

第196章:白衣骑鹤赴边关

        街道上迅速热闹起来,整个离城百姓都知道今天是连城仙人回祖屋的日子。七名捕快外加从兵部调下来二十名内卫排成人墙维护着秩序。

        对这一切白夜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视若无睹,这种场景他见过很多次,只是这一次从看客变成了舞台上的主角。

        粉墨登场,不过如此。

        一名腰佩官刀的中年捕快一路匆匆疾走,穿过人墙小跑了过来,看了白夜几人一眼,望着县令刘沛紧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事直接说。”刘沛看向捕快,面色一正,严声说道,官威十足。

        “大人,边境爆发了大战,大武一改往日畏畏缩缩猛攻死战,我们连丢六座城池,上面下令全城戒严封锁消息,安抚民心,同时下达征兵令,各家各户男丁满二抽一!”中年捕快四下瞧了瞧,压低声音说道。

        连城玦几人皆是凝起眉头看向白夜,他们知道小师弟现在扎根于大武,势力和朋友都在那边,白夜面色骤变,气息微乱,沉声道:“该死!怎么在这个时候交战了?”

        连城玦抿嘴轻声道:“你先去吧,无忧我安排人送回大武。”

        言语间余光瞥了一眼县令刘沛与郑貂寺,见他们老神在在,似乎没有听到一样,又继续看向白夜:“希望师弟能借此汉武之争扬名天下,记住,无论胜败……一定要活着回来!”

        “好!师弟先失陪了,等人间太平必定亲自登门一聚!”

        白夜抬手一挥,青光一阵闪烁,仙鹤铁笼出现在身前,拔掉锁链打开笼门,仙鹤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神态倨傲的啄着洁白的羽毛。

        仙鹤有灵,已然不惧人类,白夜目光如炬,冷声道:“归服于我,三年后还你自由!”

        唳!

        仙鹤大怒,展翅欲逃,白夜一把抓住鹤爪把它生生扯了下来,神色转冷,寒声道:“既然如此,改吃烤仙鹤!”

        掌间猛然发力,仙鹤此时才知道这个人类的杀心,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类战力指数太恐怖,同为苦海后期,它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心思!唳唳!

        仙鹤认命,求饶似的叫了两声,白夜慢慢松开手,冷声道:“我知道仙鹤一族极擅飞行,过两年我要不要你还是两说。”

        将手上包袱递给林语血,白夜纵身跃上仙鹤背上,颈后位置刚好能站一个人,望着西边未知的远方,白夜眼神刚毅:“去大武边境!”

        仙鹤展翅而起直入云端,白衣乘鹤西去,一声大笑遥遥响彻整个离城:

        “二十江湖渐峥嵘,骑鹤长生共逐鹿。

        莫道吾辈无义气,可教圣贤不寂寞!”

        下方几人望着那一道远入天际的白点,连城玦与林语血对视一眼,默然,皆感受到了白夜话语间的万丈豪气,心生震撼。

        莫道吾辈无义气,可教圣贤不寂寞!

        “小师弟此去,如蛟龙入海,必定会蟒蛟化龙,三年了,师弟终于养足了心气!”林语血望着空空如也的天边洒然一笑,经白夜话语激扬,他身上气势如虹。

        连城玦迈动步子,边点了点头:“确实,三年隐忍,他的心气此时才蕴满,也算难得。”

        “若无对手,不愿染指此间天下。若无朋友,不愿老此江湖。修道长生路,吾辈不孤!”林语血抿起嘴角,幽幽笑着。

        县令刘沛一脸震撼的看着两人,又望向西方天际,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竟有如此高的心气?!

        林语血缓缓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师兄,“纳兰嘉措那边也开始斩心魔了,师兄对此有何看法?”

        纳兰嘉措,佛道年轻一辈第一人,佛道第三代杀心佛‘东来佛祖’转世之身,本有机会重返前世巅峰,可为了一个女人自斩前世修为,但也不可小觑,是一个极其恐怖的顶尖天骄!

        连城玦眼神淡然,边走边回答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思虑再多也无用,还不是要亲自去面对,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家事,江湖事,天下事,难事,我自一力了之!”

        连城玦走在最前面,身形巍然如山,旁边的林语血默然愣了一瞬,不自觉地落后一个身位,心有明悟,“受教了,我强自我强,强人无难事。”

        县令刘沛和郑貂寺静静听着随行,街道两旁挤满了百姓,郑貂寺回头看了一下,入目黑压压一片,身后跟着密密麻麻的离城百姓,如蝗虫过境。

        兵部紧急-抽调上百内卫下来维持秩序,也显得有些人手不够,都是大汉百姓不能武力镇压,只能手牵手连成人墙阻挡狂热的百姓们。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

        西漠,梵天脚下,小南城。

        纳兰嘉措一袭粗布麻衣行走在愈发热闹繁华的城中街道上,这里是生他养他的家乡,也是遇见‘心君’的地方。

        自他被广德高僧带上梵天,小南城也发展了起来,已然成为大武十三城前五的大城,周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纳兰嘉措的心却更加难受了。

        这个熟悉的地方是越发陌生了,纳兰嘉措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一座重兵把守的老宅门前,望着这座曾经自己的家,他的脚步再也抬不动了。

        视线越过雕红漆金的大门望见厢房,窗上贴着大红的‘喜’字已然黯沉褪色,纳兰嘉措不禁叹了一口气。

        “心君,若你还在,我的手便不想握佛珠了,握着你的手,或许更好……”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来人止步!”

        把守府门的官兵朝他冷喝,提醒他不可再往前走,纳兰嘉措皱起眉头盯着官兵看了好一会儿,才摇头叹息着转过身离开。

        人生两苦,想要却不得,拥有却失去。世间忧郁的人,大抵都是如此这般,春去还复来,良人不复归。

        “小南城的风景很美,可是没有你,与谁共赏?”纳兰嘉措慢步走出城,回首看着小南城,轻声呓语一声:“我等你回来。”

        周身佛法蔓延开来,法相庄严,宛如金身佛陀,一步一步登天行走,远离了这座朝思暮想几乎疯魔的地方。

        无数的百姓在城中跪倒一地,朝佛陀离去的方向虔诚叩拜,许多不信鬼神的青年瘫软在地,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妖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