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93章:潜龙在渊何妨,良人当安即好

第193章:潜龙在渊何妨,良人当安即好

        白夜神色自若,夹起一颗花生米就酒喝了一杯下肚,清香适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染上酒瘾,怎么也戒不掉。

        看着两个师兄谈诗论道兴致雅然,突然觉得这杯中之物也乏然无味了,他也作过两次诗,但是都是福至心灵真情流露,要说随时随地作诗他没那个本事。

        “喝酒喝酒!”

        连城玦招呼着,几杯绿蚁下肚,不胜酒力的他脸颊微红,连城火走上来拿起他面前的酒杯不让他再喝,被连城玦一把按住,与连城火对视一眼,拿过了酒杯又满上,始终微笑着。

        连城火哼了一声默默坐回床边,白夜微不可察的瞥了她一眼,连城火神色微有些黯淡,白夜看着连城玦说了声:“师兄,少喝一点。”

        师兄的心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妹妹一个人回到了凡间,这顿饭他要把他们几个陪高兴了,以后连城火也多两个人照应。

        连城玦哈哈笑了起来,看着白夜豪气干云的高声说道:“来一次凡间也不容易,这美酒佳肴对我们来说可不常见,得吃饱喝足了!”

        白夜也笑着,五个大老爷们儿谈笑之间推杯换盏起来,凡酒再烈始终是凡酒,哪怕今晚上喝得酩酊大醉只需要睡一觉就好了。

        一直到后半夜,桌上一片狼藉,白夜和林语血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连城玦则是缩倒在桌子底下抱着桌脚入睡,至于郑貂寺和县令刘沛更是睡在大门口头枕着门槛抱在一起。

        这一幕要是让外面的人看到,必定会掀起一阵惊呼。

        丫鬟泽兰走到桌边弯下腰想要把连城玦扶到床上,连城火伸手按住她的手腕拦住了她,摇了摇头,这里只有一张床,最多躺三个人,一张床,分不了…

        泽兰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她只知道独孤大人睡在了地上,地上那么脏那么凉……

        连城火没有管泽兰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何尝不心疼自己的哥哥,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可这酒局都喝到了这个地步,她不能让哥哥的一番苦心白费。

        走到床边抱起两床被褥分别盖在白夜和林语血身上,又把最后的床单盖在大门口的两人身上,屋中就再没有能御寒的东西了。

        连城火蹑着脚钻到桌子底下,张开双臂抱着连城玦,用身体给他取暖,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哥哥,她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这是她在世上最后的亲人,也是最爱自己的人,可自己一个凡人,又能够陪伴他多久呢?

        这一次酒席让五人睡了一个踏实觉,一夜无话……

        拂晓时分,白夜缓缓睁开眼睛,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窗外的天色才开始发白,淅淅沥沥的小雨不知道下了多久,屋子里面格外的冷。

        他俯下身子朝桌子底下望去,心头一莫名的疼了,连城火紧紧抱着连城玦,衣服都盖在了她哥身上,而她自己哪怕睡着了也在瑟瑟发抖。

        白夜轻手轻脚拿起身上的被褥轻轻盖在了连城兄妹身上,任飘进来的冷风拍打在脸上,他的精神逐渐清醒。

        若说凡人有情皆苦,长生无情更有何欢?

        诡秘圣经无声运转,天地间的灵气从周身涌入体内汇入九大丹田之中,井然有序,觉醒属性的冰火丹田绽放着璀璨的光芒,其余七个尚未觉醒的丹田熠熠生辉。

        他是九道之体,可逆天同修九种大道,但现在只有人道入道,其余八种大道还未开始修炼。

        主丹田中白夜唯一的道兵九玄天灵扇微微颤动着似在回应着白夜:潜龙在渊何妨,良人当安即好!

        若是师兄师姐和这天下平安顺遂,他宁愿不踏足这人人追逐的长生路,永不走出宁静美好的云烟村。

        黄巢、浑淡几个师兄皆是为了女人弃了长生,情劫难渡,再想起心魔宗上的日子,也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

        白夜盯着窗外下个不停的小雨呢喃,自己这一世肩上的担子太重,“沧海啊,你倒是一脚将死后名节踏得个明明白白天下归心,    身后纵有万古名,但也难求生前一杯酒……”

        咧嘴轻笑一嘲:沧海,也不过如此。

        身后响起一声嘤咛,白夜回头看去,连城火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身上盖住她跟哥哥的被褥眉头皱了一下,接着抬头望向窗前站着的小师弟。

        虽然李北棠兄弟入宗比白夜还要晚些,但是小师弟她只认白夜。

        连城火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忧郁的小师弟,想了想却是没有开口,报以抿嘴一笑,然后慢慢钻出桌底,给趴在桌子熟睡的林语血盖好被褥,才走到窗边与白夜并肩而立。

        “想什么呢?”连城火压低了声音柔声问道,自古修道难,长生美人两难全,小师弟怕是遇到了难以抉择的事情。

        白夜鼻腔重重吁出口浊气,摇头道:“只是想起黄巢师兄他们有些难受罢了,不管是有情道的黄巢、浑淡,还是无情道的姬昊、沈烟几个师兄师姐,都已经不在了,其实修道一路,不问善恶,但问本心!”

        如今情劫已有降临到他身上的趋势,完颜卿、无忧等几个女人,长生路上‘后宫’岂是那么好开的,一个不慎便有可能身死道消!

        “大世之中,烽烟滚滚,有人忍辱吞声,有人趋炎附势,有人立碑留嘱,唯我魔门绝不苟安,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寄人篱下活。”    连城火抬手伸出窗外握住一把冰凉的雨水,放声冷笑。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

        魔道的气节在心魔宗身上显现的淋漓尽致,公输独孤几个天骄门人不堕魔道太古之名!

        “其实这样也并非是坏的结局,我宗之祸,代表的是他们的恐惧,历代祖师都想振兴我门太古之威,现在也算是另类的实现了。”连城火轻声道。

        白夜没有回应她的话,直直的看着窗外出神,虽然在心魔宗上他只生活了短短不到三年时间,但是这是他进的第一个道门,认识了第一批师兄师姐,其中的感情难与旁人说。

        白夜忽然眉头舒展开来,冲连城火笑道:“别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就在武皇殿中修行,师姐要是想我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在这凡间,目前来说他是五个老爷们儿中权势最强的,自然要多担负起照料师姐的任务。

        两人有说有笑,没一会儿连城玦四人相继醒来,疑惑的看着身上的被褥,随即反应过来朝连城火讪笑两声,把被褥床单放到床上叠好。

        丫鬟泽兰靠在桌边打盹也睁开了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脖子,接着才站起来走向门口:“下雨了,我去取个火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