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92章:即兴赋诗助酒兴

第192章:即兴赋诗助酒兴

        连城玦片刻收起杀意,起身走进庭院。

        白夜看了一眼三顶蟒轿离开的方向,他很少看到连城师兄发怒,一改往日的温文儒雅,杀气腾腾,但同样的是每次连城玦发怒都与他妹妹有关。

        “希望不是我担心的那样,不然说不得我也要开一场杀戒了……”白夜眉头舒展,他的无敌道心已经真正凝聚,不会再像以往那样隐忍。

        心魔宗三十几人战死大半,活下来的不足十人,其中几个还隐居了,如今连城师姐回归凡尘,说什么也要平稳的生活下去!

        连城兄妹并肩走出庭院,丫鬟泽兰小跑过去跟在连城火身后,苏不启站在一把木凳上卯足了劲颤巍巍的喊道:“县老爷在北离客栈准备好了宴席给连城兄妹接风洗尘,大家伙要去的都过去,以后凡是要去连城祖屋的必须来我这里做好登记,由我统一安排时间!”

        在场百姓哄然叫好,人声鼎沸,有年轻人刚冲出去两步就被大人一把拉住,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跟在连城兄妹后边。

        白夜与林语血来到连城玦三人身旁,苏不启小跑过来,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喘着粗气,“祖屋我已经让乡亲们打扫好了,碗筷被褥一应俱全!”

        连城祖祠是天子专门下令兵部修建,祖屋就在祖祠一里外的地方,这个距离不会让祖祠祭拜的百姓打扰到连城家的生活。

        连城玦点头道了声谢谢,牵着连城火走向城中央北离客栈方向,白夜与林语血静静的陪在一旁,一行人默然不语。

        身后跟着浩浩汤汤一条街的人,皆是连城家邻近的百姓,不管手中有着多忙都丢下手里的活计赶了过来。

        仙人还乡,离城百年不遇的盛事!

        ……

        北离客栈

        离城县令刘沛领着麾下几名县官站在门外侯着,夕阳的余晖洒在街道上拖出长长的物影,一袭灰袍的师爷望着街道尽头,轻声说道:“我听说三位王爷去了祖祠那边,会不会出事?”

        刘沛凝了一下眉头又舒展开来,挥手摆了摆示意,开口道:“我们办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不要妄言大人物的心思。”

        琐碎嘈杂的脚步声慢慢响起,连城玦几人的身影率先出现,后面跟着一群庞大混乱的百姓,如洪流肆虐而过。

        “都打起精神!”

        刘沛领着手下县官迎出大街,伸手将连城玦五人‘请’进客栈中上了二楼雅间,跟随来的百姓由师爷安排在大厅中就坐。

        雅间中,刘沛最后落座,瞧着眼前气质高雅的五个年轻人,与他想象中的‘仙风道骨’不一样,但一样有上位者的气场。

        雅间靠墙陈列着数十道礼部紧急运来的礼物,皆是药草灵禽道兵等非凡之物,这些礼物中最贵重的是一件低阶圣兵,来历极其不凡。

        白夜盯着一只灵禽目不转睛,连城玦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那是一只洁白的灵鹤,眸子灵动懂人言,连城玦露出笑意:“师弟也对仙鹤有兴趣?”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白夜入的是魔道,而各大道互相排斥,仙鹤只服仙道修士……除非你比它强很多,以绝对力量压制!

        “我答应过一个人,带她骑一次仙鹤。”

        想起那一袭青衣,白夜攥紧了桌底下的拳头,心头千思万绪,她的身上迷雾重重,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去在乎她的感受。

        林语血也扫了那仙鹤一眼,淡淡收回目光,他当然知道这是给连城师兄准备的礼物,对这些外物他提不起兴趣。

        “以师弟的战力,驯服也不难。”林语血伸手抓起果盘上一把瓜子嗑了一个,这只仙鹤才开启灵智不久,相当于人类苦海中期左右。

        白夜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有把握驯服这只仙鹤,看了一眼连城玦微笑不语,他们师兄弟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连城玦笑了笑,他贵为仙朝第二天骄,与扶摇公主争太子位的人物,什么样的奇珍异宝没有见过,在这堆重礼中也就那件圣兵‘阴阳八卦棍’合乎心意……他正缺一件称手的仙兵。

        他也考虑过道兵问题,一直没有考虑好,直到看到了这根‘阴阳八卦棍’,心中才做出决断,棍兵搭配他的九宫天幕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仙鹤,他还不需要装b到那个程度。

        一位紧身束腰的貌美侍女敲了敲门,端着香气四溢的菜肴进来,一连四位美貌女子走进屋里上菜,来回数趟,桌上摆放好二十一道各式菜肴,只留下一个侍女端茶倒水伺候,其余三人有序离开顺带带上了房门。

        一直正襟危坐沉默不语的县令刘沛起身开酒,讪笑道:“招待不周,见谅见谅!”

        他入道不久,但是对于独孤的名头早有耳闻,这是他离城走出去的盖世天骄,作为离城县令他脸上有光,得到过不少的优待。

        连城玦提起翡翠筷子招呼着:“各管各的,不需要我招呼,这人间的饭菜好久没吃了,今晚上吃好喝好,不醉不归!”

        县令刘沛给几人一一倒上离城独有的美酒‘绿蚁’,白夜几人相继动筷,修道以来便逐渐辟谷不食人间烟火,这顿饭白夜馋了很久。

        离城处于大汉北部,与匈奴遥遥相望,有着塞北之光的称号,许多文人墨客都曾来此地写生踏青,吟诗作对。

        县令刘沛提议连城玦即兴赋诗一首,以助酒兴,连城玦沉吟不语,筷子在桌面有节奏的轻轻敲打。

        “塞北胡茄老冯唐,

        烂柯山上还复局。

        曾教山河辞旧色,

        关山日月化霜寒。”

        连城玦筷子点在桌面静静的沉醉了一下,然后才点了点头,这天下不缺郁郁不得志的人,汉初名将‘冯唐’便是其一。

        冯唐易老    李广难封,封狼居胥谈何容易。

        “好!好诗!”

        县令刘沛拍手叫好,这首诗讲述了冯唐‘曾教山河辞旧色,关山日月化霜寒’的辉煌战绩,但是却像是烂柯一梦未曾得封侯拜相,然而自己却是老了,徒生伤悲。

        “好诗!”

        林语血由衷赞叹一句,细细品味着其中的意境:“子在川上日,逝者如斯夫,这首诗立意岁月如梭,时光一去不返,往事随风,当真是妙!”

        白夜不懂诗,学着郑貂寺‘只听不说’端坐着,目不斜视,两人暗中拿余光互相瞄了对方一眼,暗道……同道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