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90章:八苦,最苦是爱别离

第190章:八苦,最苦是爱别离

        青年怒急,右手按向腰间佩挂的汉刀,白夜脚下一动,轻风拂过,下一秒站在青年身前拍了拍他正拔刀的肩膀,青年闷哼一声踉跄坐倒在地上。

        青年一脸惊骇,瞳孔急缩,道:“你是人是鬼?!”

        他听闻过世间有神奇的修士存在,移山倒海无所不能,从来没有见过,也一直不信世上真的有修士。

        心里的自尊给他彻成一口‘清高’的井,他就像那井底之蛙一样坐井观天,不知天外有天。

        井蛙谈天言海,夏虫语冰说霜。时耶?命也!

        青年这样的角色引不起白夜嘲弄的兴趣,淡淡的转身走回连城兄妹身旁,微微落后一步距离把舞台交给他们。

        白夜的出手化解了连城兄妹对同乡出手的局面,也让这些平民百姓真正的知道修士的真实存在。

        苏不启佝偻着背慢慢走过去扶青年,一把没有扶起一个趔趄差点倒在青年身上,青年闪电般的跳了起来叫道:“叔公,别碰瓷啊!我可没钱!”

        苏不启悻悻的收回伸出去的‘援手’,露出一副‘你小子上道’的微笑,说道:“陈二狗啊,叔公都给你讲了那么多的神仙故事,非得吃个亏才肯相信,跟你那死老爹一样不见棺材不落泪。”

        陈二狗脸涨的通红,要不是苏不启一碰就倒他绝对揍了上去,半天憋出一句:“圣人也是人,也会死,不见得比我们高大上到哪里去!”

        “唉!你小子……”

        苏不启看着他叹了口气,孺子不可教也,圣人都到了面前还不赶紧拜师,要是换作年轻时候的他二话不说就跪了下去。

        陈二狗紧捏着拳头忍着打人的冲动,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暗道‘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默默地站到了人群后方。

        这里说到底是天子为连城家建的祖祠,是连城兄妹的主场。

        陈二狗的挑衅只是一个小插曲,白夜五人并没有放在心上,一个凡夫俗子而已,犯不着动气。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其实不该由穷苦百姓口中说出来的,天道不偏颇富贵便是对穷苦人最好的善待。

        十年寒窗想胜过别人世世累积?命运其实很公平,凡人就应该有凡人的觉悟。

        白夜抱手在一旁冷眼旁观,实力越强,凡人越如蝼蚁一般。

        场上肃然到了极点,极其压抑,离城百姓大气不敢喘!

        连城玦牵着连城火走到庭院中间巨大香炉前面,拔出六根明黄长香分出三根递给连城火,两兄妹抬头看着祠堂中的牌位重重呼吸一口气,才齐齐抬脚走进祠堂。

        父连城百里之神位,母连城马氏之神位。

        一眼望见供台上的两块墨玉牌位,两兄妹瞬间眼泪决堤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五六年光阴匆匆过去,两兄妹都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经历过世态炎凉才懂得父母的不容易,再次见面却是天人永隔,子欲养而亲不待。

        悲哉六识,沉沦八苦,不有大圣,谁拯慧桥。

        “爹!”“娘!”

        连城玦两人双手敬香重重一跪,这一刻他们不像是修士,而是一个离家多年后回家的稚子孩童,不像其他人一样三叩九拜,两兄妹只是望着两方牌位上的名字入迷,想起儿时一家四口的平凡的生活,时哭时笑,又看到了‘爹娘’。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三餐粗茶淡饭,那时不知其中真味,现在心中酵出无尽的余香,甘甜如乡间潺潺的山泉。

        白夜眼睛泛起一阵酸涩,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自己一家人天各一方,师父和大哥形踪不定,烟儿远在北凉,想要团圆起来也不容易。

        一旁的林语血低着头闭着眼睛,同样心有触动,双手紧握,指甲陷进血肉不自知,像个木头一样。

        众生沉沦八苦,少有超脱,这人间早有‘人间地狱’之称,便是那上古普渡众生的观世音菩萨立下大志‘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也做不到让人人都超脱,憾负一生。

        众生八苦,爱别离最苦!

        不知道跪了多久,连城玦将香抬过头顶重重磕下头,却是没有抬起来,伏地痛哭,大哭无声……

        连城火还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之中,回过神来也只是呆呆的望着两方墨玉牌位,以金汁书写的名字是那么刺眼。

        看了一眼旁边的哥哥,连城火径直站了起来走到香炉前把三根香插了上去,深吸一口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

        她缓缓闭上眼睛,没有继续说下去,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是绝对不会离家修道的。

        她扫了连城玦一眼,哥哥是这天下有名的天骄,自己不能做他帝路上的绊脚石,也算不枉娘亲当年的期望。

        “离城变得更好了呢!”连城火伸手抚摸着母亲的牌位,眼神恍惚了一瞬,那么苦的都熬过来了,却是留下了最大的遗憾。

        连城兄妹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空,沉浸在了里面。

        庭院之中的人越来越多,连城兄妹还乡的消息盏茶间传遍整个离城,无论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放下手上的事情朝这里赶来。

        甚至消息说帝都有几位王公贵族已经在来的路上,欲一睹连城兄妹的风彩,其中的意味耐人寻味。

        白夜告诉这里辈分最高的苏不启,连城火回到凡间长住,苏不启惊呼连连连忙安排乡亲去收拾连城兄妹的祖屋。

        月上柳梢头,连城兄妹并肩走出祠堂,朝庭院众人深深鞠了一躬,良久才抬起,连城玦扫过整个庭院拥挤的人群,庭院外也挤满了人,达官贵人平民百姓挤在一起。

        此时的连城祖祠气氛肃静,空气都似乎要凝滞,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连城玦以世俗礼仪拱起双手,道:“感谢各位乡亲父老的关照,小子在这里谢过,以后火儿会一直住在离城,希望大家能和睦相处,要是火儿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容一些!”

        “好!”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一声又一声的应好响起,接着庭院中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好’,恍若平地惊雷。

        连城玦又弯下腰鞠了一躬,接着立起身,长身而立,望着挤在人群中央的白夜三人露出一抹歉意,牵着抿着嘴唇还有些恍惚的连城火走了出来,人群自动给他们让出一条道路,有的青壮年甚至攀上院墙坐着只为了庭院中不那么拥挤。

        三顶绣着四爪蟒龙的八抬大轿在院外相继落轿,离城百姓震惊莫名,一下子来了三个这天底下权势滔天的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