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89章:化凡

第189章:化凡

        林语血微凝着眉头,“执法殿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即使是佛道第一天骄纳兰嘉措都只能在山门外求见,况且你父亲是人帝,他会让你修炼其他大道?你不如派人多打听打听。”

        这方天地乃是人间界,大汉地界几乎囊括整个天下,各大道门隐藏在这人间之中,门人已经入世与凡间相通,以大汉的力量找一个人不会太难。

        “不……这件事我要亲力亲为,我要让黄巢哥知道……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那个喜欢他的女孩子。”刘长锦道,年少时的怦然心动印在了她的心里,只是她不明白,儿时一直能赢陈祺钰给他当新娘,怎么现在不行了……

        豆蔻不经年,抬望眼,顾盼思君。春秋几度新凉?美人不恋旧山河。

        白夜几人都能感受到刘长锦话中的坚决,这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贵为公主却不贪恋权势,有种男儿身上的英武之气,巾帼不让须眉!

        长锦公主是除了楚国世子项阴嫚之外,白夜见到的第二个奇女子,与连城火不同,这二女都主动承担了不该承担的重担,着实让他刮目相看。

        白夜紧紧攥着玉扇说道:“原本我以为大汉都是些例如三王子师尊那样的渣滓货色,没想到还有公主这样好的女子,他日公主若是需要帮忙,我等必须鼎力相助!”

        对于三王子刘盛的师尊,白夜极其厌恶,若不是他他也不会与慕容丫头分开,丫头至今下落不明,这笔账白夜都记在了大汉身上。

        刘长锦揉着红肿的眼睛,撅着嘴道:“你也别怪三哥,玉儿姐也香消玉殒了,为了这个他甚至与父皇断绝了父子关系,他……也不好过。”

        白夜闭上眼重重呼出一口气,“以后再说吧,我们这边也会寻找黄巢师兄,谁要先找到了就知会对方一声。”

        刘长锦点了点头,心里一阵酸楚,连忙逃一般上了小轿,白夜目送着一行人远去,没想到修道与凡间掺在了一起……

        “走吧!”

        连城玦在身边走过,白夜默然片刻摇了摇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抬脚跟了上去。

        ……连城祖祠

        一座黑瓦白墙的宫殿氏建筑,高大雄伟,十分气派。

        连城玦两兄妹有些失神,祠堂是按照他们记忆中的家修建的,这一刻他们仿佛感觉回到了小时候,两人外出游玩晚归,偷偷摸摸回到家门口张望,不敢进屋。

        白夜五人到的时候见到许多人进进出出络绎不绝,皆是神色虔诚的在庭院中的巨大香炉中取出三根明黄色长香捏在双手中,进到祠堂内跪在蒲团上三叩九拜,低声许愿,然后把香插在牌位前的小香炉里,一个接一个,井然有序。

        连城火看到众人跪拜的牌位,猛地捂住嘴巴止住哭声,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那是她日思夜想的爹娘!

        连城玦搂着她的肩膀,让连城火的头贴在自己肩上,没有出声安慰,一向淡然从容的他双目也湿润起来,爹去世的早,娘艰难的把他拉扯到懂事的年纪就熬不住了,临终前把尚未记事的火儿托付给他,两人相依为命多年,可如今火儿道基废了成了凡人……而他还活得好好的。

        思念与愧疚交织在了一起,便是隐隐有当世第一天骄之名的连城玦也泪崩了。

        连城玦觉得双脚重如山岳,却是妹妹连城火转头看着他,“哥,回家。”

        “好。”

        连城玦抿起嘴轻轻应了一句,不知是哭是笑,与连城火手挽手一起走向祠堂中。

        一步步走向百姓们祭拜的祠堂,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人,有几个老人注视许久猛的一惊,瞳孔放大,“连城小子……回来了?!”

        连城玦兄妹一走五六年,离城因为两人得到天子重视,百姓生活蒸蒸日上,离城的人无不对其感恩戴德,常常来连城祖祠祭拜。

        连城玦看向须发花白的老人,抿起嘴轻声道:“二叔公,身体还好吗?”

        连城玦手心发冷,这一句话开口就代表着妹妹真正回到了凡间,他强行平复心情让自己镇静下来,火儿的事他必须要安排妥当。

        老人叫做苏不启,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浪荡游子,常年混迹烟花柳巷,直到老了身体不行了才收敛性子等死。

        “好得很,倒是你小子出息了,你小子运气比我好多了。”老人看着连城玦走了神,眼神越来越差了。

        苏不启道:“四十多年前我听说世间有圣人存在,能够飞天遁地,拿着一把菜刀就偷偷出了门四处奔走妄图拜入圣人门下,终于在第二十七年的时候让我遇到了一个圣人,可是他说我天赋太差难以修炼……等我回家,爹娘已经去世了好多年!”

        浪荡一生,无儿无女,老人看着连城玦唏嘘不已:“我以前不信命,现在不得不信了,你小子可别夭折了,我们离城有今天的景象全靠你的存在!”

        此时,大多数人想起了连城玦,一阵惊呼后向地上跪去,往日拜了那么久的圣人,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蔓延在庭院之中,跪拜连城玦的人无论如何也跪不下去,仿佛有一股无形托着他们,连城玦的声音响起:“各位叔叔阿姨,大家都是看着我们兄妹长大的长辈,千万别跪我。”

        连城玦说话间向祠堂里供奉的牌位看了一眼,好像爹娘还在看着他们一样,手腕一抖撤掉庭院中的力量,有人刹不住连跪了下去,连城玦拉着连城火避开了他的跪拜。

        苏不启走到祠堂门口朝着众人高声喊道:“行了,听小子的,你们一个个长辈当着别人父母跪他,不是让他难堪吗?”

        德高望重倚老卖老的二叔公开口众人不得不听,这老头儿没什么积蓄,常常去别人那里蹭吃蹭喝一蹭就是好几天,大伙都有些怕他。

        “哼!什么圣人,我不信这世上真有神鬼之说!”有膀大腰圆的青年挣脱家人拉扯跳了出来,他刚成为城中的预备捕快,自恃年少有为,拿鼻孔瞧着连城玦一脸轻蔑。

        白夜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青年,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这张狂的性格即使遇不到修士也会惹出麻烦。

        青年瞧见了白夜不善的眼神,心头火气升腾,瞪着白夜恶狠狠的喝道:“装腔作势!今天我就要拆穿你们的伪装!”

        白夜不以为然笑了笑,抬脚走向青年:“手底下见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