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88章:长锦公主的决心

第188章:长锦公主的决心

        白夜踱着步子,一改往日的懒散,双眸一凝,冷厉的气势磅礴四散,到现在他才正视起自身的战力与势力,足以与任何天骄硬碰硬,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一手保命绝技-遁匿战法!

        不立威如何扬名?不扬名如何在人间开疆辟土?人道修的就是个权势名利,哪一个人道有成者不是一方王侯将相,不是一言可改天下局势?

        九玄天灵扇在掌心浮出,轻轻摇动,白夜真正实现了转变,拥有一个天骄该有的心气。

        沿街的百姓驻足观望着一行人,许多目光聚焦在白夜身上,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人如是说着:我见过不少‘圣人’,没一个有他这般如龙的气势……

        林语血好奇不已,轻轻撞了白夜肩膀一下,道:“死战的话,师弟的战力如何?”

        死战?意味着不死不休,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白夜摇着玉扇,气势如虹,咧嘴大笑道:“神桥之下我无敌,神桥之上一换一!”

        “哦?”

        这次不仅是林语血,即使是连城玦的神情都凝重了一刹,他们并不怀疑白夜话里的真假,而是惊讶于他的战力,越大阶战平!

        当世有这样的战力天赋的人屈指可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便是林语血也难以做到这一点,可是,师弟是哪来的自信出此狂言?

        他们见过白夜几次战斗,底牌虽多,还不足以越大阶战斗,想来是还有杀手锏隐藏着,深深的好奇在连城玦两人心里扎根,是什么样的杀手锏能够越大阶战斗?

        白夜没有给他们解惑,既然是底牌,当然是隐藏得越深越好,苟王师兄李长生看似平平无奇,却是灭宗之祸中少有的活下来的弟子,足以说明稳健的重要。

        别的师兄都是一路战斗,苟王师兄是一路苟,倒是与之前的白夜有些异曲同工之妙,走的路不同却是殊途同归。

        “对了,师兄对楚风他们三个了解多少?”白夜兴至心头,楚风韩立李长生是除了洛研之外唯一经历灭宗之祸活下来的三人。

        连城玦挑了挑眉头,罕见的开口,“楚风是少有的幻属性修士,修的噩梦之道,同时是九道十三甲之画甲转世。而韩立也是九道十三甲中的阵甲,将九幽黄泉阵刻入血肉中,人阵一体攻防无双,加上此人心性怪异,身上无数的丹药、符篆,打不过就跑,没人抓得住他。至于李长生……此人太过稳健,不沾因果,从不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他在的地方必是绝对的安全!”

        林语血轻声接过话题道:“楚风曾经画地为牢困住比他高一阶的修士,活活吓死在噩梦中。韩立最巅峰的一战有一次他入世历练,遭遇三个高他一个大境界的大修追杀,竟让他重伤两个然后跑了。”

        白夜眯了眯眼,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存在,显然这三个师兄都不是一般人,阵甲画甲那可是九道十三甲,在某一道登峰造极的人物!

        连城玦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笑道:“其实沧海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据传天尊道道皆有高深的境界,全能的神!”

        连城玦的笑容有些难明的意味,仿佛知晓白夜的身份一样,不过连城玦只是敬仰的谈了一句,没有继续往下说。

        白夜乐得自在,笑了笑没有接话,转眼瞧着城中的一砖一瓦,沿街百姓纷纷让开道路站在街边,皆是慑于几人卓然的气质。

        忽然,前方有一支抬着小轿的队伍迎面而来,前后护卫着的都是大汉官兵,小轿两侧各跟随着一个貌美的女子,宫女打扮。

        一直陪同不语的郑貂寺惊道:“长锦公主不是一直在帝都吗?怎么来了离城。”

        连城玦道:“公主出行不是小事,你们没有接到消息?”

        在凡间,公主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无比,即使是汉帝都对其极为宠爱,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权势滔天。

        五人慢慢站到街边看着小轿靠近,白夜心头一跳有种不详的预感,长锦公主他曾经在咸阳见过,刁蛮任性,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

        果然,小轿在几人面前落轿,两个宫女一齐掀起轿帘,刁蛮公主刘长锦探头朝白夜方向看来,白夜心里暗叫不妙,这长锦公主果真是冲着他来的。刘长锦走出描龙绣凤堪称谋逆的小轿,迈着小碎步走到几人面前,淡淡的扫了一眼,除了白夜他都不认识。

        五人向她行了一记拱手礼,刘长锦知道白夜是修道之人并没有在意,她今天来是有事找白夜,一件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事。

        “你知道黄巢哥在哪里吗?我之前太任性了,我希望他可以过得更好,我真的好想看他一眼!”刘长锦红了眼眶,泫然欲泣。

        白夜最怕女人哭了,叹了一口气,“咸阳一别我也没再见过师兄,不过执法殿的人说过师兄还活着,但是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陈祺钰师姐还活着的时候黄巢就带着她隐居了,那个时候他虽然弃了长生好歹心里还有个盼头,现在陈师姐不在了,师兄会去哪里没有人知道。

        “执法殿?”

        刘长锦倔强的昂着雪白的脖颈不让眼泪流出来,她曾听父皇偶然间提起过这个地方,好像是一个传说中的修道圣地,却没有了解清楚,眼泪一下子止不住淌了下来。

        “哎,你别哭啊!”

        白夜急了,他最瞧不得女人哭了,一时间僵在原地束手无策,连城玦四人站得远远的,都在暗中发笑,原来师弟怕女人哭。

        “给我说说执法殿是什么地方?怎样才能找到他们?”刘长锦毫不顾及形象的抬起手臂用袖口抹了下鼻涕,抿嘴笑着看向白夜,竟有种凄美的感觉。

        白夜整理好思绪缓缓说道:“就像你们有刑部主掌刑罚一样,执法殿相当于这整个天地的刑部,要想见到他们不容易,你这凡胎肉体的随便受到点磕磕碰碰都受不了。”

        道门之中没有凡物,一花一草一砖一瓦都非比寻常,还有些灵草毒虫,白夜刚进宗的时候吃了不少亏,道门对于凡人来说便是九死一生的禁地。

        “你让你父皇派人打听一下吧。”白夜说道,不忍心看她相思成疾。

        “不!”

        刘长锦摇头像波浪鼓一样,带着些哭腔坚决的道:“我自己的事绝不假手于人,我要修道,修到足够强的地步去见黄巢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