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187章:立庙宇,夺气运

187章:立庙宇,夺气运

        连城火倚在床边,滋味难言,在仙朝醒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连城玦对自己的关爱,现在能回到凡间做一个凡人她有种解脱的感觉。

        连城玦是当世超一流天骄,是仙朝重点培养的人物,大道争锋无数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光环太多约束也更大,连城火真的不想再拖累他了。

        连城玦三人端起茶杯,气氛一下子凝肃起来,连城玦放缓声音低沉的道:“小子以茶代酒敬郑叔一杯,郑叔修炼上遇到难题可以到仙朝来,力之所及,小子在所不辞!”

        郑貂寺苦笑着饮下这一杯意味深长的酒,咂了咂嘴觉得有些苦涩,连仙朝都搬出来‘恩威并施’,这个连城火他得慎重对待。

        连城玦招呼着郑貂寺坐下,又从怀中掏出仙朝入门令递给郑貂寺,缓和了紧张气氛道:“离城的变化挺大,我回来都差点认不出来了,也就认得这北离客栈。”

        他敞怀一笑,好像屋子里就他们四个大老爷们儿,他没有叫连城火过来敬茶,这多半会让她心里难受。

        “这都是因为你小子的原因,听上面说你现在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就在你离开的那一年兵部下令为你父母修建祠堂,前年还下令在城郊给你建了庙宇供百姓们祭拜。”郑貂寺郑重收起入门令,唏嘘不已。

        他无心修道争锋,对修界的事知晓不多,他的眼里只有离城这一亩三分地。

        听到父母的消息,连城火的泪水止不住往外流,连城玦余光扫了她一眼,自从与他的误会解开,火儿的心性变了很多,似乎以往的强势都只是伪装。

        连城玦桌子底下的手微微颤抖,再次说起父母,他的心情难以平复,眼眶深处涌动着酸楚的热流,轻声道:“郑叔,我想去瞧瞧爹娘……”

        他觉得爹娘两个字太沉重,沉重到需要郑貂寺的言语支持,他没有勇气带着成为凡人的妹妹到爹娘牌位面前。

        连城玦徐徐闭上眼睛不让泪水流出来,似哭一般颤着声音低语呢喃:“我答应娘照顾好火儿的。”

        郑貂寺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的道:“人各有命,既来之则安之吧,凡人未必不好,她可以得到长生以外的任何东西。”

        这一刻郑貂寺像个智者一样开导着连城玦,连城玦及时收起情绪,感激的道了声谢,他不想让妹妹觉得是自己的负担。

        “走吧!”郑貂寺拿着桌边的佩刀率先站了起来,把佩刀在腰间挂好,连城玦过去牵着连城火,给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郑貂寺看了一会儿打开门走了出去,连城玦五人跟在后面。

        离城的街道格外繁荣,许多慕名前来祭拜仙人独孤,沿路不少人侧目看向一行人中的连城玦,这个人怎么跟庙宇中的独孤仙人那么像?

        他们看着一行人逐渐远去,不知道的是他们祭拜了无数次的独孤与他们擦肩而过,有的是独孤的虔诚信徒躲到偏僻角落朝他远去的方向跪拜,天地间有神秘的气运降临下来落到信徒头上。

        白夜元神已进入坎境自然看到了信徒的跪拜,心中戚然,这是何等的风光,自己何时才能做到这一步?

        这还是连城玦的身份没有暴露,否则会有大批百姓沿街跪拜。

        丹田中九玄天灵扇微微颤动,绽放出九彩玄光,天地中降临的气运有一部分被牵扯进白夜头上,强行吸收,鲸吞海饮像是掠夺一般!

        白夜暗自惊讶,悚于九玄天灵扇的恐怖,居然可以强行吞噬气运,已然决定要常去蕴含气运的地方。

        连城玦和林语血也看到了天地间的异常,极为震撼的看着白夜,林语血笑了笑:“行啊师弟,隐藏得很深啊,这一手……很恐怖。”

        掠夺气运,这样的手段一旦传出去,必是惊世骇俗,便是羽化仙朝都是广建庙宇发展信徒来汲取气运与信仰之力,白师弟这一手有些离谱了。

        连城玦拢了拢衣袖,也仅仅惊了一瞬,看了一眼不为所动的白夜,“师弟的心气差了,隐忍太过,有人锋芒毕露有人锋芒内敛,师弟少了些锋芒。”

        白夜闻言点了点头,这正是他所欠缺的东西,无法像连城玦他们那样搅动风云。

        林语血说道:“师弟的战力天赋很强,就是境界低了,提升境界需要庞大的资源,要资源就要得到重视,这些东西是息息相关的,强者越强,这是一个不断蓄势的过程。”

        “受教了。”

        白夜恍惚了一下,感悟颇深,沉吟道:“此汉武之争,我欲借势而起。”

        他就早打算三分天下,一举统一,此次汉武之争正是他帝路上的第一块试金石。

        连城玦从连城火身上收回目光,轻声道:“现在三界的眼光都聚集在凡间,确实是扬名的机会,不过大汉那边也不简单,天教,鬼谷纵横,墨家等数方势力推波助澜,大武的形势岌岌可危,各方势力不下注大武的话,基本上没有可能翻盘。”

        “兵圣曾与鬼谷子有过一战,兵圣小败分毫,鬼谷子去了咸阳,兵圣不知去向,再加上汉帝之子乃是泰泽殿圣子,背后与神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仗不好打!”林语血挑了挑眉。

        白夜咂咂嘴,咧起嘴角道:“同辈之中我无惧任何人,靠山……咱也不是没有。”

        一语落下,霸气侧露,白夜锋芒初露,隐忍至今,已然有了极大的资本帝路争锋!

        连城玦两人看了白夜一眼,若有所思,他的师父执掌沧海魔郎令,不弱于任何一方道祖势力,千百万年的积蕴,如今拥有怎样的力量谁也不知道。

        神之魔郎,天下无双!

        沧海之名声震寰宇,万古以来战力第一人,几乎九世成帝,一手终结黑暗动-乱镇压魔祖上天于泰山禁地,开创属性之道,创出神道修行之法,这是一个充满了传说的人物。

        连城玦不由想起七岁那年误入剑冢得剑魔传承之时剑魔是如何敬畏沧海:这样的人物,后世万万年再无人可逾越。

        他是当世唯一的剑魔传人,少有的拥有大帝完整传承的人,连城玦呼出一口浊气:“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黎明到来,这一世的盛世直追太古,无数天骄如过江之鲫,各种圣贤大帝传人出世,皆欲争一争那帝路,鲤鱼跃龙门!

        仙朝的最大的优势在于那泰山禁地之巅的长生殿曾是仙祖执掌,仙道最为亲近天地万物,修道更为顺畅。

        白夜扫着沿途的风景,心中已有计较,遇事当杀伐果断,激流勇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