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86章:捕头,郑貂寺

第186章:捕头,郑貂寺

        白夜磨了磨牙,他从小虽然被师父管得严,但是没有受到过姐姐的摧残,他怎么可能现在认一个姐。

        而且认一个姐还得搭一个哥,权衡一瞬间白夜就得出结论:不划算!

        白夜看着连城玦这个当世气运最强之人,说道:“要不是师兄的气运太强,我都不敢把化石拿出来。”

        话落,袖手一招,指间青铜戒指幽光闪烁,巨大的化石出现在门前,光滑如镜的玉髓切面可以看到消瘦的小黑狗。

        连城火抽了抽鼻子,斜眼道:“这样的小狗你也拿得出手,看起来跟寻常百姓家的家犬没什么区别嘛!”

        白夜耸耸肩膀,道:“那也是千年前的家犬,能形成化石肯定有些不凡的地方。”

        林语血与连城玦紧盯着化石切面,两人对视一眼,带着惊意,林语血一字一句的说道:“好强的上古神道气息,莫非与哮天神犬有关?”

        连城玦摇头沉吟道:“不对,哮天神犬没这么小,而且他已在封神中逝去……这小狗身上还隐隐有一种幽冥气息,应该与地府冥王犬有关。”

        林语血仔细感应了一下,确实如连城玦所说还有一股隐藏更深的幽冥力量潜伏在小黑狗身上,他对连城火道:“冥王犬虽比不上哮天神犬,也是犬中王族,师妹可捡着宝了,冥王犬混迹幽冥之中可镇阴邪,与它相伴的生灵都会延年益寿,除了忘川城伺养了几只之外还没有在其他地方出现过!”

        连城火闻言激动不已,跑到化石面前蹲下身子瞧着小黑狗,玉髓切面散发出幽冷的气息让她感觉浑身舒爽。

        “不过只有忘川城和胭脂教有冥王犬的认主方法,有公输师兄在胭脂教那边,拿到冥王犬认主方法不难,等你安顿下来了我就去那边走一趟,顺便跟师兄叙叙旧。”连城玦道。

        公输在心魔宗灭亡之后因为千指的原因进了胭脂教,冥王犬诞生于幽冥却是妖族,胭脂教乃天下第一的妖道领袖势力,有冥王犬的认主方法不足为奇。

        在他们看来,公输极为神秘,除了入道渡劫从来没有在人前显露过他的实力,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智慧。

        几人都好奇当初宗主为什么那么执意让公输做少宗主,论天赋战力太初姬昊等人也不差,人脉来说姬昊更是无人可以,偏偏宗主宁愿宗门覆灭也不更改少宗主。

        林语血幽幽的说道:“我听说楚风韩立李长生他们归隐山林了,洛研师妹在北凉也过得不好,如今只有我们三个还算好一些,大家同门一场,我接下来准备去看看他们,希望能帮他们重燃斗志!”

        楚风韩立李长生三人是白夜唯一没有见过的存活下来的师兄弟,心魔宗的规矩有些另类,很多人白夜都没有见过。

        至于李北棠两兄弟,是死是活,白夜也不知道。

        白夜接话道:“我也准备去北凉一趟,洛研师姐那里交给我,心魔宗的人,不能寄人篱下,活就要活得神采飞扬!”

        他与洛研相识过一段时间,曾经还与她和浑淡一起去看望带着陈祺钰归隐的黄巢师兄,这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儿,白夜戾气暴涨:“老天真是瞎了眼,怎么我们宗门师兄师姐们一个个都这么苦,这天不要也罢!”

        林语血凝眉道:“师弟切不可对天地不敬,冥冥中自有因果报应。”

        报应?

        白夜收敛戾气,冷笑一声,朝窗外看去,淡淡道:“我以我心敬天地,天地也当敬我。不过我看这天地高高在上惯了。”

        王化曾望着天空摇头叹息:天道刍狗九万年,俯执牛耳观人间。

        白夜以前不懂,现在懂了。

        林语血沉默下来没有再说话,他的遭遇更加苦痛,这老天对不起他,即使他遇到死劫都挺了过来,他也不会去感激任何人。

        造化确实弄人,一个不小心就弄死了。

        就在这气氛渐渐凝重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连城玦轻声说道:“进来吧!”

        房门徐徐打开,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一身深蓝大汉官服,前面绣着一个大大的‘捕’字,是位从九品的捕头。

        观他气息已经是苦海初期,算得上是道友。

        中年捕头一眼看到连城玦,那高深莫测的气息让他感到震惊,惊讶道:“连城小子,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连城玦笑了笑,向白夜他们介绍道:“这是郑貂寺捕头,是我爹以前的挚友,算是我为数不多的熟人。”

        连城玦招呼着郑貂寺落座,六人围坐一桌显得格外拥挤,连城火与丫鬟泽兰坐到了床边,把酒桌让给了一群‘爷们儿’。

        郑貂寺解下腰间官刀靠在桌边,瞧着屋中的几个年轻人,看着连城玦乐呵呵的笑道:“人以群分,果真如此,连城小子看来在外面混得很好啊!”

        白夜微笑不语,连城师兄如今在仙朝如日中天,在三界都是顶尖天骄,岂是很好那么简单。

        连城玦给郑貂寺倒了杯茶水推到他面前,打哈哈道:“还行吧,比不上郑叔在家里来得快活,外面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郑貂寺饮了口茶水润润嗓子,看了一眼已是凡人的连城火,若有所思,问道:“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连城玦这次回离城,兵部传下了汉帝密令,直接告诉县令要好生招待,否则以叛逆罪论处,连城玦没有召见,县令也不敢贸然登门,只是让他守在这里,因此他才会来得这么快。

        让他心安的是连城玦跟以往相比除了多几分洒脱外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那个待人以温的连城小子。

        连城玦不禁顿了一刹,忍住叹息,说道:“这次回来倒是有事求郑叔……”

        连城玦自顾自说道:“火儿要回家,以后郑叔多加照拂一下,要是遇到难事第一时间通知给我。”

        郑貂寺眼神微凝,连城玦起身向他深深作揖,道:“连城感激不尽!”

        林语血与白夜一同站了起来,朝郑貂寺作了一揖,齐声道:“师妹(师姐)就劳郑叔照拂了。”

        白夜一语发自肺腑,连城火是他的师姐,就这么废了道基成了凡人,他的心里酸楚难言。

        郑貂寺扶起鞠躬俯首的连城玦,叹息道:“你们兄妹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以前我没能力照顾你们,现在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会倾尽全力的。”

        在连城玦离开离城的时候,县令破格提升他做捕头,郑貂寺明晓事理,不过一人得道    鸡犬升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