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诡秘之上在线阅读 - 第184章:回归,家乡

第184章:回归,家乡

        远在西漠的九圣山上,密室之中云倥偬守着昏迷不醒的少年将军,心里推算着差不多是时候醒了。

        想起九圣山一行,危机重重,运气稍微差点就殒命在此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出现在他心头,云倥偬向天老讨教如何能更快精进修为。

        天老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苦海只是修道的门槛,你的根基打得差不多了,你继承了我的恶魔之心,勉强可以施展天魔变了!”

        一张黑色卡牌出现在云倥偬身前,散发着不可名状的力量,卡牌上刻画着一位皮肤黝黑而瘦高的男子,在他的脐下生长着一条腥红长舌,丑陋的脸上充斥着无尽的嘲笑、蔑视与恶趣味。

        “好长的舌头……”云倥偬莫名想起某本杂书上让人血脉贲张的图画,这么长的舌头应该很讨女孩子欢心吧!

        云倥偬伸手接住卡牌,一道信息传入他的脑海:暗夜恶魔-混沌。他猜测这应该是天老的根底,恰在此时天老的声音响起:“就如同你们地星有人有兽有草木一样,我们也有许多的种族,诡秘之神是我的称号,暗夜恶魔才是我的根脚,待你将天魔变修行到炉火纯青之际就可以施展天魔解体,但是对于你们来说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极有可能遭到反噬失去心智化身为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的天魔。”

        “好在我们这一族的形象与你们人类形象相似,小心一点是很难被人发现的,你最重要的是守好心智,一旦有失控的迹象必须马上解除天魔变状态!”

        云倥偬凝着眉头,问道:“你们本就是天魔,为什么还有天魔变这种东西?”

        天老答道:“我们平常是处于一种无相无形、无处不在的状态,比如信仰、黑夜等等,极少时候会用到天魔变凝聚实体,可以说我们几乎是不死的。”

        云倥偬来了兴趣,想到一个更大的问题,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道:“你们不会一族只有一个‘人’吧?”

        “对,也不对,我们每一族都是一男一女,阴阳守衡,但一出生就是进化到了极致,因为我们每一位都代表着或黑夜或天空或深渊……”天老道。

        云倥偬二指夹住卡牌,既喜且惧,跃跃欲试,还是勇气不够将之收了起来。

        嗯……水……

        床上的少年将军发出一句断断续续的呓语,随即眼睛慢慢睁开,一阵无神,云倥偬倒了杯水给他喝下,少年将军的眼睛才恢复起光彩来。

        “快!快去救人!”少年将军猛地坐起,一把拉住云倥偬,野兽一般盯着他嘶哑着声音吼道。

        “你冷静一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粮草为什么会失踪?”即便知道是五剑侍劫的粮草,云倥偬依然好奇对方是怎么劫的粮草,要知道这是凡间,三万兵马就算是神桥大修也容易陷进去。

        少年将军呼呼喘了几口粗气神色渐渐平静下来,他低沉的嗓音道:“我们中了毒,有人在我们水里下毒,否则我们是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劫了粮草!”

        中毒?

        云倥偬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词:内奸!

        武皇殿里居然出了内奸,这绝不是小事,粮草关乎两国交战的走向,好在这一次让他们解决了,但是始终不是办法,指不定在哪个关键当口上又被人阴了。

        “实不相瞒我也是殿中弟子,我是后土阁云倥偬,粮草已经让我们找到了,师兄不必担心!”云倥偬安抚道,心里却是想着要跟夜哥好好商量一下如何解决内奸的事情。

        安顿好少年将军,云倥偬让他好好休息,然后走出密室,与牛力合计一番,随即向九婴妖君告别,急匆匆下了九圣山。

        ……

        离城,大汉北部靠近边境的一座小城,这里的人世代以放牧为生,地处高原地带,延绵无尽的大草原,风景优美。

        连城玦五人在经过一番简单盘查后走进这座在大汉并不起眼的小城中,没有惊动任何人。

        “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师兄何不高调一些?”林语血道,这是兵圣名言,多少人在外打拼不就是为了能够风风光光的回家。

        “火儿想好好看看家乡的风景,体验一下从前的感觉。”连城玦一脸宠溺的看着连城火,微笑道。

        连城火走在最前面,看着城里的每一处建筑与繁华景象,离城的变化很大,偶尔能看到一处记忆中熟悉的场景,她离家多年又回到了原点要融入这里,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害怕。

        连城玦揉了揉她的脑袋,道:“近乡情更怯,要不我们去北离客栈坐坐,看看能不能见到一些熟人。”

        连城火点点头,朝着城中央方向走去,那里有离城最大的客栈,儿时她经常跟小伙伴跑到客栈外边眼巴巴的望着客栈进出的达官显贵,偶尔也会胆大的进去遛一圈然后被撵出来。

        一路闲庭信步,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白夜乐得轻闲,瞧着这座平凡的小城景象,偶尔看到一个小家碧玉的少女,忍不住多看一眼,惹得对方羞着脸快步走远。

        远远的一座出众的建筑映入眼帘,硕大鎏金的‘北离客栈’招牌反射着耀眼的阳光,带着沧桑与沉淀的气息,大门口往来者络绎不绝,多是穿着平常的百姓。

        连城玦轻声道:“这客栈懂得变通,平民百姓的钱也是钱,赚多赚少都是赚,我们那个时候这里进出的都是些富人。”

        连城玦笑了笑,他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不过没有上去打招呼,修士与凡人是两个世界,夏蝉冬雪是不会有交集的。

        跟着心事重重的连城火走进客栈,一个麻衣小二殷勤的凑上来招呼着几人,林语血眉毛挑了挑,大厅里人声嘈杂鱼龙混杂,他不太喜欢这种场所。

        “来间雅间。”

        连城玦丢出一锭金子,气质悠然,带着大家风范,修者独来独往,时常闭关,多半喜欢清幽的地方。

        这次跟妹妹回家他极其上心,见惯了大场面的‘上位者’连城玦俨然把离城当成了自己家的后院。

        “好嘞!您几位尽管住下,保证给各位上最好的招牌菜!”小二掂了掂手上的金子,暗道这几位来头不小,一出手就如此阔绰,必不是一般人。

        小二领着五人进了一间雅间正要离开,连城玦抬手叫住了他,轻笑道:“去告诉郑捕头,连城玦回来了。”